“烧了?”

    “是让你救树,又不是杀树!”

    “荒谬,简直荒天下之大谬!将树弄死,谁不会?还用你来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所有人先是一呆,随即全都怒吼。

    这丫有病吧!

    将众人说的一文不值,让他救治,居然要将树烧了……

    这颗菩提树是皇室玉家的命根子,几人拼命挽留,都生怕得罪陛下,被砍了脑袋,这家伙吹得牛气哄哄,本以为有什么妙招,居然开口要烧……真是疯了!

    玉神清也是一晃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张师信誓旦旦,说的诸多老者哑口无言,他觉得可能真有本事,听到这话才明白……你闹着玩呢?

    菩提树本来就快要死了,再烧,还怎么活?

    “怎么了?想救菩提树就动作快点!”见玉神清一动不动,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救?”玉神清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你确定这是救?不是看它还有些枝芽,想彻底弄死?

    “不错!”点点头,张悬双手背在身后,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不像开玩笑,玉神清迟疑了一下,转身吩咐那位叫罗富的老太监:“按张师说的做!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对方烧树的举动很荒谬,但身为名师学院院长,再加上诸多传奇事件,让他疑虑,还是觉得有必要相信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几位老者已经在这里接近两年了,菩提树没有一丝好转,可以说,死亡已然倒计时了,既然张师如此自信,不如死马当活马医,即便真死了,也可以说是命数使然,没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“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“别听这家伙信口雌黄,菩提树已经奄奄一息,再经不起折腾……”

    见真听了对方的话,让人取油取火,赵老等人全都满是着急,急忙上前。

    菩提树已经和病入膏肓的老人一般,随时都会挂掉,还要去烧,嫌死的不够快吗?

    “诸位别着急,张师乃名师学院……高明的名师,既然这样做,必然有他的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差点将张悬的身份说出来,一想到暂时保密,玉神清当即改口。

    “名师见多识广,眼界宽阔不假,可……养药上,我们几人绝对是鸿远帝国最顶尖的,还从未听说过什么烧树,能够救药的!”

    见陛下被眼前这人蛊惑,赵老再也忍不住,雪白的胡须抖动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鸿远帝国养药世家最巅峰的存在,每个都牵扯一个传承,这么多年来,见过诊治药物的诸多病例,还从未听说过,烧树可以救药的。

    和饮鸩止渴一样,与药理完全相悖,绝对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术业有专攻,就算是名师,也不可能所有职业都会,毕竟,没人能有孔师这种本领!”又一个老者也道。

    传说,孔师不光是名师的鼻祖,更是精通诸多职业,甚至,现在流传的职业,有很多都是他编纂、整理的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就算是很厉害的名师,可……名师也不是什么都会,也有失手的时候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几位老者的话,玉神清心中也满是动摇,不过,一想起对方的身份,还是咬了咬牙:“诸位不用多说了,我意已决,听从张师的安排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老太监已经带人将油和火折子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这位陛下,关键时刻还能坚定的信任自己,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,安排人将油泼的满树都是,一切准备妥当,这才将火折子点燃。

    “天下养药家族,没有一万至少也有八千,给药物治病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,数之不清,你们几个,在鸿远帝国算得上不弱,难道就代表,已经知晓了一切给药物治病的手段?”

    不着急点油,张悬转头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赵老等人哑然。

    天下知识、各种传承何止数万,谁敢说都见过?

    就算当年的孔师,也不敢这样说吧!

    不然,也不可能路过一个偏僻的国度,被两个小儿,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菩提树灵性并非死亡,而是沉睡,你们没弄清楚就妄自下药,差点将其害死不说,还弄的整株树都有些不伦不类……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不再多说,手指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火折子落到油上,熊熊大火,立刻燃起。

    “真烧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老等人,一个个嘴角狂抽。

    和这株菩提树接触的时间长了,已然有了感情,看到被烧,心中还是难以割舍的。

    玉神清更是眉毛乱跳。

    火焰一起,再无法回头了,也不知道相信眼前这位,到底应该不应该。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表情,看着眼前的火焰,张悬神色淡然,燃烧了片刻,眉毛一扬:“灭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急忙上前,各自真气吐出,将菩提树笼罩。

    这些人最低都拥有踏虚境的实力,真气联合在一起,轻松就将火焰扑灭。

    没了火焰,众人这才看清,眼前的菩提树,已经黝黑,在没有半点生命气息了。

    也不解释,张悬两步来到跟前,对着树干就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连续拍了三十六掌,沿着粗大的树干转了一圈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后退了几步来到玉神清等人跟前,手掌举起,轻轻一捏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之前黝黑有些碳化的树皮,发出“吱呀!”的声音,猛地炸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这家伙到底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,赵老等人正想询问,突然全都愣住,一个个站在原地,浑身僵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玉神清也急匆匆看了过去,这才发现,炸掉的树皮之中,一根只有手臂粗细的树干,苍翠欲滴,宛如枯树长出了嫩芽,只是被外面的腐朽包裹,无法发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明明外面的树干已经干瘪死亡了,怎么树心里面,如此嫩绿?

    所有人都呆了,像是见鬼了一般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见过不少药物的病症,可这种奇怪的事,却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甚至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这株菩提树,并非死亡而是陷入了沉睡,灵性为了自保,藏在了树心,以?;じ饷婷涣肆樾灾С?,自然开始枯黄,和死亡相似!”

    见众人不解,张悬淡淡解释:“你们没察觉这些,反倒觉得它已经死了,强行灌输灵性,差点就将这唯一的根基毁掉!真要成功,菩提树就是真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全身一震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灵性没死的情况下,强行灌输灵性,很容易引起反弹,弄不好就是玉石俱焚,同归于尽的局面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幸亏他们没成功,一旦成功……菩提树等于是被他们硬生生治死的!

    “张师,菩提树……一直活得好好的,为何会沉睡?”

    玉神清忍不住看过来,其他人也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……通常情况下,应该是受到极大损伤,为了自我?;げ呕嵴饷醋?!既然两年前,出现这种情况,是不是曾在那时,发生过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图书馆只是介绍了缺陷,并未解释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就算是他,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没有??!”

    玉神清皱眉,摇了摇头:“两年前……名师学院老院长失踪,炼药学院的尤虚副院长曾来过一次,取了一根‘枝芽’离开,说是想培育试试,看能不能感应老院长的魂魄……其他时候,再没其他人接触过!”

    “尤虚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这家伙,当初害得魏长风死去,为了让魏如烟报仇,还被关押在自己的府邸没放出来呢。

    怎么又和这株菩提树有关系了?

    “是!尤虚院长,也是养药大家,我也曾请他过来看过,没看出问题……”玉神清接着道。

    尤虚是学院养药最好的名师,他也邀请过,但也没说出具体什么病症,自然就没救治成功。

    “具体何种原因,现在追究也没了意义,还是先想办法让其从沉睡中清醒再说吧!”

    知道两年前的事,扯得再多,也扯不清,再说跟他关系不大,张悬摆了摆手,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也明白这个道理,玉神清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身体一纵,再次来到菩提树跟前,张悬手掌再次在上面摸了一下,随即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片刻后,手腕一翻,取出一个巨大的酒葫芦,拔开瓶塞,顿时一股浓郁到极点的灵气笔直升起,让人眩晕。

    “地脉灵液?”

    几位老者和玉神清全都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凭借他们的眼力,自然可以认出,葫芦里的是地脉灵液。

    这种灵液蕴含大地之力,对药物有极大作用,是养药不可多得的宝贝。

    将灵液浇入嫩绿的树干,原本光秃秃的树上,顿时肉眼可见的,长出“枝芽”,一片片嫩绿的叶子,肆意生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灵性活了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玉神清和诸多老者全都激动的拳头一紧。

    重新长出叶子,而且肆意生长,就算再傻,也知道,这株菩提树沉睡的灵性,已经彻底苏醒了!

    地脉灵液,最多能让圣药更快速的补充灵气,可想让灵性苏醒还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位张师到底用了什么神奇手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