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赵老,这位张师,是我专门请过来帮忙治疗菩提树的,对养药职业,也有很深的造诣!”

    见老者阻拦,玉神清急忙介绍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专门请来的专业养药人,要不是他们,这株圣域菩提树肯定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治疗菩提树?就他?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?不会又是什么骗子,害得我们豁出老命吧!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,赵老面带不悦。

    “赵老哪里话,张师是有大本领的人,和以前那些不一样……”玉神清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?嘿嘿,每次不都这么说?结果呢?”

    赵老一甩衣袖:“如果你不相信我们老哥几个,我们走就是,没必要请来一个又一个,害得我们之前的努力白费!”

    “不错,陛下不相信我们,离开就是!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老者也来到跟前,一个个都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“哪里话,如果不相信,我怎么可能将玉家最重要的菩提树交给你们治疗……”玉神清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相信就不用再请这些不三不四,乱七八糟的人了,我们会用尽全力,至于能否救活,只能靠天命,我还真不想,再来一次抢救!”赵老哼道。

    这些年玉神清请了不知多少养药人,其中不乏沽名钓誉的,非但没治好,还害得菩提树随时都会死亡,是他们这些人豁出性命救治,才得以保存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每次见带人过来,他们都满是头大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这位,不过二十岁,就自称养药人,还有很深造诣……能信任才怪。

    养药,虽然没确立为特殊职业,却有着独特的传承,而且和医道一样,不光是学会些理论就能做好的,更多的是实践。

    二十来岁,就算一出生开始学,又能学习多少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玉神清满脸纠结。

    要说张师炼丹、炼器上的能力,他肯定不怀疑,但养药……还真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回答,就见身边的青年,理都没理众人,笔直向菩提树走了过去,树前面布置的阵法,儿戏一般,根本阻挡不知,眨眼功夫就来到跟前,伸手在粗大的树干上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没想到说了这么多,这小子居然还敢靠前,而且去摸树,赵老等人顿时炸开,一个个头发竖起,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。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摸过大树张悬摇了摇头,看向一侧的玉神清:“如果这群家伙想走,撵走就是,反正也没什么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从那里面来的?鸿远帝国,养药世家就这么多,你是谁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年纪不大,口气不小……”

    诸多老者同时炸开。

    之前玉神清请来了不少养药人,虽然也很多拥有名气,但对他们还是挺尊重的。

    毕竟,鸿远帝国,他们几个算是最巅峰的存在了……这家伙,见了前辈,不问好倒也罢了,居然说让自己等人离开!

    还说没什么用……

    好大的胆子!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,一个如此简单的病症,都看不出来,还能不能救活凭天命……你们是来治病的,还是要这株菩提树早点死的?”

    张悬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来到之后,他用明理之眼,就看出了一些问题,不过不敢确定,这才上前用图书馆检查。

    和看到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病症不复杂,单凭外表诊断,却是极难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老眉毛一扬,冷哼一声:“简单?你知道这株菩提树患了什么病症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说了,你们能听懂吗?”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群家伙,在这里不知多久了,连啥病症都不知道,查都没查出来,解释肯定也不清楚,与其浪费口舌,还不如不去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气的快要炸了,赵老等人不停哆嗦。

    鸿远帝国养药世家,他们几人绝对是最巅峰、最强大的,一向都是瞧不起别人,还第一次被人这样瞧不起。

    说了能听懂吗……

    小子,你从哪里冒出来?这么狂,这么拽,家人知道吗?

    “好了,陛下,别耽误了,不然这株菩提树,早晚都会被他们弄死……”

    沿着院子转了一圈,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被我们弄死?好,你倒说说,怎么会被我们弄死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小子,说话越来越过分,赵老再也按耐不住,几步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大有对方说不对,当场将其打死的气魄。

    也难怪,圣域强者,再加上养药世家的巅峰人物,早已受惯了别人的尊重,就算玉神清陛下,都礼遇有加,不敢恶言相向,这家伙倒好,年纪不大,就这样肆无忌惮……

    一点都没将其放在眼里!

    “你们在周围布上九九合灵阵法,如果没看错,是强行帮其灌输灵气,激活灵性吧?”双手背在身后,张悬淡淡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九九合灵阵法?”

    赵老一愣。

    刚才见这家伙说话难听,还以为和以前一样,是个沽名钓誉之徒,没想到,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目的。

    九九合灵阵法,是养药世家不传的秘法之一,可以帮助灵性丧失的灵药甚至圣药重新激活灵性,让其再次焕发青春。

    很多养药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株圣域菩提树,已经干枯欲死,经过他们多方面探查,应该是灵性消散,这才花费巨大代价,布置出阵法,想要激活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有问题?

    “不仅知道,如果我没看错,你们还应该,集合了十八种圣药的灵性,想要强行灌输进去,结果……失败了吧!”

    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赵老和其他几位养药人对望了一眼,各自哑住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他们的确集合了十八种圣药的灵性,妄图给这株菩提树补充,结果……失败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只有他们几人知晓,皇帝陛下都没说过,这家伙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难道就看了一眼?

    这不可能??!

    灌输灵性,十分麻烦,一旦失败,无??裳?,就算是他们,都看不出来,眼前这家伙,怎么可能看出?

    “这株菩提树,本身未死,灵性还在,你们却强行灌输另外一个灵性进去,妄图夺舍……它还能健在,没被你们玩死,真心命很大了。做出这种事,不知丢人,居然还在这里耀武扬威,觉得能够救活……谁个你们的自信和胆子?”

    眉毛扬起,张悬一甩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胡说!我们通过各种特殊方法检测,菩提树的灵性已经消失,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

    赵老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他们几位老家伙,可是检测多次,反复确认很多次了,如果灵性还活着,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不错,我通过金针测灵法,试验了三次,都没有灵性!再说,如果还有灵性,这株菩提树,如何会干枯,马上就要死亡?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用独门的青烟测灵法测试了,没有灵性,这点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又一个老者点头。

    圣药有灵,这是人人都知道的,一旦不确认灵性死亡或者消失,就灌输灵性进去,的确和他说的一样,等于强行夺舍,这不是救药,而是杀药了!

    大家都是著名的养药大家,一旦救药不成反变成杀药,以后还怎么有脸活下去?

    丢人都将丢死!

    “我们灌输灵性虽然失败,但却让原本干瘪的树木重新发芽,叶子变黄也得到了缓解,明显菩提树,已经向好的方向走了,只要坚持下去,必然能够救活,没必要听一个小家伙,在这里信口雌黄!”

    又一个老者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灌输灵性虽然失败了,但却让眼前这株菩提树再次泛绿,似乎再次焕发了第二次青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应该说明方向没错。

    “没错?叶子是变绿了,树根你们检查过没?可有恢复的迹象?树干你们检查过没?可是变得滋润还是更加干瘪?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迟疑。

    灌输灵性后,树根检查了,的确不太好,树干也变得更加干瘪,但……融合新灵性,也会有这种适应过程,难不成不对?

    “金针测灵法,可以检测药物的灵性,不过金针,一共多长,可刺入树干内部?如果灵性隐藏在其中,可能检测到?”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迟疑,张悬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那位老者哑然。

    金针测灵法,是通过金针扎刺,让灵性做出反应,来测试其存在与否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株药材,倒没什么,这么大的树,的确无法刺穿。

    “青烟测灵法相同的道理,可以测试清醒的灵性,而如果这株菩提树的灵性沉睡了呢?用这个方法测,是不是和消亡了一样?”

    张悬看向另外一位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老者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灵性沉睡,在青烟测灵法中,的确和死了没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说这么多没用,那你说说,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活这株菩提树!说不出来,扯再多都是枉然!”一位老者打断了张悬的话,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能救活才是最重要的,否则,说的再多都是假把式。

    “方法?”张悬轻轻一笑,转过头来:“陛下,麻烦你派人找几桶油和火折子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将这颗树树烧了!”

    (今天依旧三更!第一更到!各位大爷赏点脸,给点月票吧,呜呜,小的已经跪下了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