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没看错,这两位,应该就是所谓的战师吧?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放松下来,张悬才觉得全身疲惫。

    与对方战斗,看起来赢得轻松,实际上,却精神高度集中,差一分一毫都不行,只战斗了几分钟,整个人宛如掏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战斗力,名师服饰又和我们不太相同,应该是……”

    董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看过不少书籍,知道战师这个职业的可怕,之前没想到这么多,此时张悬一提醒,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,还真有可能就是!

    不然名师比斗,有很多辅修,很少直接比修为的。

    “战师?”

    剩下几人对望,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也对,恐怕也只有这种传说中,战斗力最强的名师,才有如此实力!

    同级别下,以一敌四,依旧让他们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张师连战师都能赢得这么轻松,岂不也达到了战师的标准?”想起什么,胡夭夭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轻松?”张悬苦笑着摇头:“他手下留情了,不然……能不能赢,还未可知!”

    外人看起来,他赢得是很容易,实际上却并非如此!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?”众人不解。

    你用的茅草,对方用的绝品灵器长剑,对战这么多招,一招都没还击,怎么可能是留情?

    “如果这次我用的是绝品灵器,两人的胜负,还在未定之天!用了野草,此人心高气傲,必然不会占兵器上的便宜,这就限制了剑法的施展,再加上,故意斩断圆木,给他留下真气锋利之感……这才逼得不停后退,否则,想要胜过,难!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这次比武,看起来只是招数上的争夺,实际上,还没开始,就使用了心理战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对野草也不介意,但张师手起草落,碗口粗的圆木瞬间斩断,这一招,让其感到了心悸。

    想必那位鹿城也是如此,这才不敢与野草接触,从而导致了一招失去了先机,再难挽回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想这么多了,这是赤萤果,调整状态,尽快服用,争取再回去前,突破桎梏!”

    调息了一会,感觉身体恢复,张悬这才手腕一翻,将赤萤果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真拿到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眨巴眼睛,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山洞外守着,亲眼看到鹿城、吴虚二人冲进去,然后失望的回来,从未见过张师进去……赤萤果怎么真到他手上了?

    “我从山谷后面找到了另外一个入口,提前潜了进去!”

    张悬随口道。

    巫魂的事不能说,自然只能用其他借口,至于山洞有没有其他入口,现在东西到手,估计也没人去查证了。

    “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满是惊叹和赞扬。

    这种好运气都碰上了,将他请过来,真是太对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脉灵液,每人一葫芦,恢复体力,就开始冲击半圣!”手腕一翻,取出四葫芦地脉灵液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四个葫芦明显比卖给吴虚的那个小得多,不过,装满了灵液的话,价值也是不菲,绝对超过之前的一元重水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张师!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刚刚出售了一葫芦,他们知道价格,这么多,绝对超过五十枚上品灵石,现在却直接送给他们……

    这份恩情,简直难以偿还!

    眼眶全都一红,知道突破成功,才不辜负对方的希望,四人立刻满是斗志。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有紫阳兽和金源鼎守在周围,也不用担心有人过来捣乱,四人盘膝坐在地上,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,全都将状态调到最巅峰,开始服用赤萤果。

    不愧是提升半圣突破几率的圣药,吞服过后,精神顿时变得更加强大,灵魂也更加清晰,胡夭夭接受过张悬的专门指点,突破的最快,当先成功。

    然后是董欣。

    这女孩,经历了长老院的事,心智比以前更加坚定了,紧跟在后面突破,成了半圣强者。

    再后面是薛真阳,他听过王颖等人讲解的基础知识,修为更加扎实,虽然在众人中只排第三,却水到渠成,修为更加稳固。

    三人都顺利成功,龙苍月却没那么好运气了,接连失败。

    连续冲击了四次,感到身困力乏,知道今天再冲击下去,弄不还只会走火入魔,只好停了下里,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四大学会会长,本来没任何差距,而现在,其他三个都成功突破了,就他无法成功,心中的落差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,不是张师的座下学徒,就是徒孙,徒重孙,得到过指点,而我……因为想得太多,太过骄傲,走的并不近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胡夭夭等人,或多或少都和这位张师有关,都受到过他的指点或者恩惠,而他……因为担心太多,没和这位有过太多交集,结果……就无法突破桎梏!

    早知如此,不管成为徒孙还是徒重孙,也必然拉拢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你差的并不是实力,而是信心!你性格有些阴柔,不如薛真阳刚猛,喜欢瞻前顾后,冲击半圣反而不如其他几人!”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要说他对几人突破有没有影响,的确有。

    他讲解的功法,讲解的问题,一针见血,直指大道,按照他的方式修炼,的确更容易突破。

    但,冲击半圣,不光是修为的问题,更重要的还有精神、心性。

    胡夭夭做任何事果决有魄力,董欣经历了长老院的事,也变的更加坚韧,至于薛真阳,一向勇猛,反倒是这位龙苍月,优柔寡断,做事喜欢瞻前顾后,想得太多,反而导致难以成功。

    “张师教训的是!”

    眼前一亮,龙苍月宛如醍醐灌顶,恍然大悟,再次盘膝坐了下来,双眉扬起。

    不成功便成仁!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体内的真气被调动起来,狂暴的气息,直冲识海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压在上方的桎梏,果然开始松动,最后轰然中塌。

    半圣,到了!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紫阳兽、金源鼎站在一侧,看到主人给龙苍月指点,全都暗自佩服。

    它们这位主人年纪不大,但对修为和人性的理解,已经达到了高深莫测的境界,一针见血,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……给人指点,从不藏拙,哪怕是对手还是敌人,都无比大度,这份胸怀,足以让无数名师,为之心服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师!”

    突破半圣,龙苍月再没了以前的骄傲,拜倒在张悬面前,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“回吧!”

    来这的目的已经完成,大家都突破了半圣,也没继续待下去的必要,几人再次踏上紫阳兽的脊背,笔直向鸿远城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鹿城、吴虚二人离开山谷,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鹿兄,你刚才是不是没施展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战斗的时候,吴虚还比较震惊,路上仔细揣摩一下,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自己这位鹿兄有何种实力,他知道的很清楚,很多强大的招数并未施展,就败了……很明显刚才的战斗,放水了!

    “没施展全力?”

    摇摇头,鹿城再也忍不住,身体一晃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!

    “鹿兄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居然伤势这么重,急忙扶着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再次喂了一枚丹药,这才松了口气:“鹿兄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多绝招是没施展出来,并非不想施展,而是……施展不出来!”

    恢复了一些,鹿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施展不出来?”吴虚不解。

    “嗯,他用的是一根茅草,看起来对我轻视,让我不方便与其硬碰,而实际上,他的剑招,每一下,都准确无比的击在我的破绽之处!让我体内真气无法贯通……强大的绝招根本就无法施展!”

    鹿兄苦笑道,虽然比试早已结束,一想到对方的眼力和强大,就忍不住瞳孔收缩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施展强大绝招,而是……体内真气被对方截断,绝招根本积蓄不出。

    好像河流被分段拦截一般,都无法顺畅的流淌,又怎么可能形成洪灾?

    “真气无法贯通?”吴虚愣住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位张师,强大的不光是越级挑战的实力,更可怕的是眼力,他仿佛对我的招数,全部了解,全部清楚一般,一眼就能看出缺陷在何处,然后加以拦击……其实,第一招我就知道自己输了,剩下的一百多招,也只是对方故意相让罢了!”

    鹿兄摇头。

    “故意相让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吴虚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这位好友的实力,知道的很清楚,一招就输……自己怎么没感觉出来,对方在让?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?那我就告诉你吧!我之前被紫阳兽和那个炉鼎打成重伤,虽然经过一个时辰的恢复,却也没完好……这点,你应该清楚吧!”

    鹿兄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吴虚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被打的时候,他就在跟前,如何不知。

    “我动用了秘法,将伤势镇压,咱们同门同源,这个秘法,想必你也知道!”

    鹿兄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胡波前辈留下的,胡波疗伤法!”吴虚应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