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鹿兄……”

    吴虚急忙冲了过来,从墙上将其扣下来,喂了一枚疗伤丹药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吞了丹药,运转了一会真气,半圣鹿兄稍微清醒了一下,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张悬,觉得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你一个踏虚境的小家伙,有一头神识境的圣兽做兽宠,也就罢了,还有一件圣器……你是孔师的私生子吧?

    不然怎么这么多好东西?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说只要不用阿紫就行,其他手段任我选,我并没违背规定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气没上来,鹿兄再次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!

    他本以为对方只有一个紫阳兽,其他没什么了,只要限制,就可以轻松将其狂虐一顿,做梦都没想到……还有一个鼎!

    顶你个肺??!

    我是要和你比武,而不是和你的圣器……规矩是没违背,但这怎么打?

    根本没办法打好不好?

    “我说的,是不借助宝物,不借助圣兽,你可敢和我比试?就是用你自身实力与我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一咬牙,鹿兄道。

    生怕对方再拿出什么厉害法宝,他直接说用自身实力战斗。

    “哦,你要和我比武?”张悬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可敢答应?”鹿兄咬牙。

    他一向骄傲,结果今天受到的屈辱,比之前一辈子都多,要是不发泄出来,以后估计成就将会止步于此了。

    虽然堂堂半圣挑战踏虚境有以大欺小之嫌,但对方手段繁多,层出不穷,就算是他,都觉得未必有十足把握。

    “赌约加倍!”张悬淡淡看过来。

    想和他比武,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钱够,一切都好商议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目光一闪,鹿兄点头。

    “记住,刚才你输了,已经欠我一百枚上品灵石了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我输了,灵石会付,当然,你要输了,也希望能履行赌约!”鹿兄哼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样吧,我也不欺负你,给你一个时辰调息,待伤势差不多了再战斗,不然,我怕你输了不承认!”张悬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明明是好话,不知为何听到他耳中,却像是在嘲笑一般,鹿兄气的差点又一口血喷出,缓了老半天,这才深吸一口气:“好!”

    他如此强悍的战斗力,是经历了无数厮杀才磨砺出来的,知道关键时刻不能意气用事,一个时辰,虽然伤势不能完好,却能让其战斗力恢复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就够了!

    “吴虚,将你的小还丹给我两枚!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吴虚。

    “是!”吴虚点点头,虽然有些舍不得,但也知道鹿兄是为了他才受的伤,取出两枚丹药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还丹六级丹药,对圣域恢复伤势都有极大疗效,两枚丹药下去,就算不能尽复,也能有很大改观。

    接过小还丹,张口吞了下去,药力瞬间在体内融化,原本惨白的脸色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家伙,能撑住我撞一下还没死,实力……不简单!”

    看他恢复伤势,金源鼎看向张悬,紫阳兽也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兽一鼎都和这位鹿兄交过手,虽然看起来跟蹂躏孩童似得,但它们知道,这家伙的实力不简单,主人虽然也不弱,与之相比,恐怕还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通过明理之眼和天道图书馆,他自然知道对方的实力极强,他的确比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,真正战斗和力量强大是一回事,随机应变和判断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认为肯定不会输,但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要准备一下,正因如此,才让对方恢复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给对方恢复伤势,也给他一个缓冲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踏虚境的修炼功法?越多越好!”

    张悬看向胡夭夭等人。

    最快提升实力的方法,就是修炼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对别人来说,不算什么,但对他来说,只要天道功法凑齐,完全可以快速晋级!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胡夭夭等人点头。

    她们身为蚕封境巅峰强者,踏虚境的功法,准备了不少,一来,自己修炼,二来,也好给学会的属下们讲解,每人都抄录了不下几百本。

    集合起来,张悬眼睛扫过,立刻将其收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蚕封境的呢?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,形成了一本天道书籍,张悬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蚕封境的功法秘籍不多,我只有二十来本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有二十多本!董欣比较细心,可能比较多一些!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些,但也只有四十多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四人将蚕封境的功法也凑了一下,大概一百来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继续收录,整理完毕,张悬这才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和猜测的一样,踏虚境的天道功法,轻松凑齐,但蚕封境的明显还差了很大一截。

    不过,突破蚕封境的方法,倒是十分完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踏虚境初期,到蚕封境初期的天道功法,全部凑齐!

    “替我守护,我要修炼!”

    虽然没搜集到蚕封境巅峰的功法,能到蚕封境,张悬也觉得很满意了,笑了笑,吩咐胡夭夭等人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一个个对望了一眼,脸上满是古怪。

    要比武了,你再修炼……这佛脚抱的,是不是有些太晚了些?

    心中虽然疑惑,但对方既然说了,几人还是点了点头,将其挡在后面,紧盯着不远处的吴虚,生怕他趁机捣乱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吴虚还是鹿兄,在赤萤果上,有些急功近利,但在比试上,还是十分骄傲的,并未过来捣乱,全都全力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争取一个时辰后,实力能发挥到极限。

    见他们这种态度,胡夭夭松了口气,正想询问紫阳前辈,张师能够获胜的把握有多大,就听到一侧的董欣,情不自禁的“咦!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几人全都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……张师!”

    身体僵直,董欣忍不住向后一指。

    “张师?”

    胡夭夭等人看了过去,也全都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……张师的实力,好像是……踏虚境中期?”龙苍月有些忍不住,道。

    刚才张师出手,他们看的一清二楚,只有踏虚境初期,怎么几人就守在前面,警惕了一下吴虚等人,就感觉这家伙的实力,貌似……突破了?

    “不是好像,而是……的确是踏虚境中期!”胡夭夭点头:“应该是张师突破踏虚境初期已经很久了,积累足够,也到了快要突破的地步!”

    突破一个小级别,不算什么,如果之前就达到临界点,修炼突破,是很正藏的。

    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应该是这样,难怪张师敢答应和对方比试,原来马上就要突破到踏虚境中期了,不过……一个小级别差距不算太大吧……???”

    点点头,薛真阳正在自言自语,突然一下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样子,龙苍月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是名师学院最巅峰的学生,吃过见过的主,怎么今天跟在张师身后,一惊一乍,跟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般?

    “我怎么……感觉张师好像是踏虚境后期?难道我看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发白,薛真阳使劲揉眼睛。

    刚才他仔细看了,张师是踏虚境中期啊,怎么现在又感觉像是后期?就算错觉再大,也不至于大成这样吧!

    “后期?你开什么玩笑,我们几人都看了,的确是中期……”

    龙苍月笑了一声,正想嘲笑他最近眼力也不行了,眼睛也一下瞪圆:“我曹!”

    “貌似……还真是后期!”他也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见这二人疯了一般,胡夭夭、董欣急忙看去,不停揉眼睛。

    貌似……张师还真是踏虚境后期!

    难道,之前真看错了?

    不至于吧!

    四人同时看错?

    可……现在不管怎么看,都是踏虚境后期无疑,没有一点问题??!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不是踏虚境后期,是……踏虚境巅峰!”

    几人的震惊还没结束,董欣用沙哑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巅峰?”

    众人眼睛一花,胡夭夭一脸要哭的表情:“我怎么感觉,他在冲击蚕封境?好像就是在冲击……呃,不对,已经是蚕封境强者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再次发呆,果然发现,身后的青年,已然是蚕封境初期强者!

    从踏虚境初期到蚕封境初期,整整一个大级别……这家伙才用了半个时辰……就算亲眼所见,都觉得要傻了。

    “董欣,你从踏虚境初期到蚕封境初期,用了多久?”

    感觉下巴快要掉在地上,胡夭夭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年零四个月……我这种修炼速度,已经在名师学院都排的上号了……”

    董欣声音发干。

    当初他两年零四个月就提升一大级别,兴致勃发,信心十足,觉得天下英雄舍我其谁……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青年才明白,她那也叫速度?

    简直和乌龟没任何区别!

    难怪在长老院,这家伙说最近太忙,修炼的速度慢了,当时还觉得是不是在吹牛,亲眼看到才知道,根本不是吹牛,还谦虚的不要命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忍不住哆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跑过去跟十大长老说,张师真的很谦虚,很低调……这些的长老,会不会觉得她在吹牛,直接将其扔出去?

    (第二更到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