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然不是,你们输了的话,五枚赤萤果,我愿意以五十枚上品灵石的价格购买!”半圣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枚?”张悬摇头:“拿出五千枚上品灵石,我现在就可以卖给你!”

    为了这些赤萤果,胡夭夭等人准备的一元重水、诸多阵盘,都超过这个价格了,五十枚买五个……真是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想买也可以,少了五千枚,谈都别谈!

    不过,仔细说的话,五十枚上品灵石,也是不低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说话要慎重,你虽然天资不错,实力也很好,但在我眼里,不算什么!就算名师之间不允许随意杀戮,但教训你一顿,让你修为全废,还是能够做到的!”

    眼睛眯起,半圣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钱改威胁了?”

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威胁,而是事实,无论名师还是什么,实力还是最重要的!”冷哼一声,半圣双眉扬起,身上的气息像利剑般激射而出,压的周围植被全部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气息,胡夭夭等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半圣他们也见过不少,但眼前这位,如同一柄锋利的宝剑,随时都会破空而下,就算一般的从圣强者,都没有这种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谁的拳头大,谁有道理?”不理会对方的压迫,张悬略带玩味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名师虽然讲究规矩,但规矩是拳头来打破的!我劝你们识趣点,乖乖将赤萤果交出来,免得伤了和气,否则,不介意对你们进行名师挑战!届时,非但没有灵石,弄不好还只能躺着回去?!?br />
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半圣冷冷一笑,带着傲然之气。

    名师之间虽然不能抢夺,但不代表不能比斗。

    这里有没有其他名师坐镇,以对方的实力,就算故意打压,也没人能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大家年龄相差不大,实力不如,也是你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说,我们也没办法,阿紫,过去干死他!”

    见对方决意用武力解决,张悬摇了摇头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一头紫阳兽就从山谷中飞了过来,落到半圣跟前。

    为了不泄露千蚁蜂巢,张悬将紫阳兽取出的时候,放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之后,距离只要不是太远的话,还是可以轻易做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半圣没想到,突然多出个圣域二重的紫阳兽,脸色一变,脚掌在地上一点,正想飞起,就见一个粗大的手掌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身体一下僵直,连翻了七、八个跟斗,撞在不远处的山壁上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他虽然战力惊人,但紫阳兽这种圣兽,天生就能越级战斗,再加上级别超他太多,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知道逃不掉,脸色低沉的快要滴血,半圣手腕一翻,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,身体一晃,化作一道剑芒,笔直向紫阳兽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动作,张悬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难怪这家伙如此自傲,的确有骄傲的资本,单凭这一剑,别说半圣,就算一般的从圣,恐怕都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,与之对上,估计也只有吃亏的份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遇到了紫阳兽!

    这头名师学院的圣兽,各种战斗见过不知多少次了,怎么会怕一位半圣,淡淡一笑,粗大的手掌凌空一抓,一颗碗口粗的大树就被拔了起来,当成木棍,抬手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对方的长剑距离紫阳兽还有七、八米,就被抽中脑袋,再次倒飞而出,贴在岩壁,满脸鲜血。

    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,完全没战斗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挣扎着从岩壁上跳下来,半圣服了一枚丹药,缓解了一下伤势,牙齿咬紧:“大家都是名师,你却让圣兽长辈出手,是不是有**份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紫阳兽如此强者,肯定是?;に抢慈〕嘤┕某け?。

    同辈之间战斗,你却让长辈出手,传出去,也不光彩!

    “长辈?”张悬摇摇头:“这是我的兽宠,怎么就变成长辈了?驯兽师战斗,没说过兽宠不能插手吧!”

    “你的兽宠?”

    半圣一呆。

    他见过不少驯兽师,就算达到七星,也最多驯服高自己多一、两个大级别的,眼前这小子,不过踏虚境,却驯服了一头神识境的圣兽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踏虚、蚕封、半圣、从圣、逐空、神识……整整差了五个大级别!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张悬神色淡然,招了招手,紫阳兽立刻走了过去,巨大的头颅乱蹭,显得异常亲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嘴角一抽,半圣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早知道,对方有这么强大的兽宠,是这么厉害的驯兽师,打死也不找麻烦??!

    驯兽师,一向和兽宠一起战斗,这件事传出去,没人能说什么,只是……谁能想到,眼前这家伙,居然驯服了一头超越自己五个大级别的兽宠!

    这还怎么打?

    再敢出手,绝对是找虐!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是要用名师的方式比斗吗?我如你所愿,驯兽是我辅修的一个职业,让兽宠出手,也代表了我的实力,来吧,你可以尽情出三招,我让阿紫也出三招,别客气!”

    张悬笑道。

    刚才这家伙不是嚣张的很,觉得吃定他们了吗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你要是能接住阿紫三招,算我输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半圣差点一口血吐出来。

    圣域二重的紫阳兽,真想出手,完全可以将其秒杀,还三招……一招都接不??!

    “驯兽师的确可以携带兽宠战斗,但……我们既然都是名师,过分依赖驯兽师职业,是不是有些舍本逐末?”

    脸色一红,半圣道:“你可敢和我比斗一场,只要不让这位紫阳前辈出手,其他手段任??!只要在战斗上能胜过我,我们转身就走,再不多说半句废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他手段任??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半圣咬牙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不借助紫阳兽,凭借他的实力,想要获胜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虽然吴虚不是对手,但刚才战斗,他也看了,只要出手,最少有九成九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输了,赔偿一百枚中品灵石,与你比上一次,也无妨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空手套白狼,肯定不行,要比,自然要有赌注。

    “一百中品灵石?好,你要输了,五枚赤萤果!”见他答应,半圣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输过……”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,输不输,不是靠说的,而是实力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半圣眉毛扬起,手中长剑一抖,发出清脆的鸣响:“来吧!”

    “先别忙,我再跟你确认一下,你说只要我不让阿紫出手,不管用什么手段,赢了都认是吧?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过,前提是战斗!”半圣道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战斗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冷冷一笑,半圣再次恢复了自信,傲然站立,整个人和长剑宛如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家伙对剑的理解,丝毫不比张悬弱,也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剑心境界,要不是如此,也不可能越级战斗,一剑射出,从圣都难撄其锋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小心!”

    见对方虽然被紫阳前辈狂抽了两下,实力却没有太大损伤,胡夭夭满是担心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张悬的确切实力,但级别在那里摆着,想要胜过这位半圣,肯定很难。

    不光她担心,薛真阳等人也略带担忧。

    不是不相信张悬,而是对方实在太强了,不论气息还是剑意,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说过只要不让阿紫出手,其他一切手段都可以的!”

    见众人的表情,张悬笑了笑,手腕一翻,眼皮一抬:“鼎鼎,该你了,过去把这家伙揍一顿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巨大的器鼎出现在众人面前,腹内火焰升腾,烧的周围一片炙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学院的守护圣器,金源鼎?”

    认了出来,胡夭夭差点没摔倒。

    学院有一尊守护圣器,虽然从未见过,却在书籍上看到过,强大无匹,紫阳兽前辈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位张师,将紫阳前辈驯服就够逆天了……怎么连这个护院圣器,都驯服了?

    薛真阳、龙苍月,也都眼前一黑,快要晕了。

    学院守护圣器都驯服……

    难怪要立他当院长,不立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真不让他当,这两样一带走,名师学院家底就等于被卷光了……

    胡夭夭等人震惊,对面的半圣只觉得心头有一万头神兽飞过,嘴巴和鱼一样张开,却喘不上来气,快要憋死。

    你驯服一头圣兽我忍了,可能你是运气好,遇到受伤的圣兽,有恩于它……可驯服一件圣器,而且如此厉害的圣器,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不过,时间上不允许他郁闷,对面的金源鼎,听到可以揍人,兴奋地快要跳起,一声疾呼:“放心吧主人,保证完成任务,看我金源鼎,分分钟将他炼成煤渣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半圣眼前一花,就见这家伙硬生生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手中长剑立刻被撞粉碎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下撞飞,胸骨断了十几根,脊背紧紧贴在岩壁上,砸出一个“大”字坑洞,鲜血不??衽?。

    (老涯拼了!现在是月票榜第十,上升一个名次,老涯加更一天!今天加更第一天,各位,月票呢?还请投给老涯!拜谢了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