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隆??!

    玉神清一离开,房间没了真气加持,立刻坍塌下来,碎屑、石头乱飞。

    诸多年轻才俊,急匆匆窜出房间,看着满地的废墟,和一边喊“误会”一边走远的皇帝陛下,一个个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……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柳家公子柳泉,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刚义正言辞的将人家撵走,毫不留情,彻底得罪,下一刻就冲过去说误会……

    能变得再快些吗?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沈君更是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刚他见陛下生气,还帮衬来着,现在一下变脸,自己立刻成了笑话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这家伙还教训吗?”

    柳泉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陛下都说是误会,还要不要继续教训?

    “必须教训,不过,找几个面生的,别让人知道是谁就行了!”沈君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如果陛下一直是之前那副态度,这家伙就算能让飞儿公主青睐有加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皇室,始终讲究脸面,陛下不同意,她说破了天都没办法!

    现在直接冲出去,明显态度变了,他的压力立刻变得更大了!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先打的他不敢胡思乱想,不然,实在消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商议如何教训张悬的细节,玉神清已经追出了皇宫,只见玉飞儿和洛七七正站在不远处,早已没了张悬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张师呢?”

    急忙上前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鸿远帝国的皇帝陛下,但对方是名师学院院长,地位比他更加尊崇。

    真要得罪,甚至不用出手,只需向外声明,名师学院再不守护鸿远帝国,他们玉家的王朝,用不了半个月,就会被其他虎视眈眈的帝国吞并!

    玉家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,并不是自身多强大,而是……名师学院在这,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找麻烦罢了!

    因此,仔细说起来,他就算是皇帝,鸿远帝国的地位无人能及,但和名师学院的院长比,还是差了很大一截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朝野内,踏虚境以上的官员,一百个最少有九十九个都受过名师学院的好处,一旦出现变故,肯定听从对方,也不会听他的!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!

    本以为,对方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名师,就算侥幸得到几位院长欣赏,也不算什么,毕竟他的身份也不弱于十大长老……做梦都没想到,居然是新任院长!

    还是十大长老承认,木师钦定的!

    正因如此,再顾不上身份,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说有要事要去处理,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玉神清一呆。

    “父皇,张师,是我的救命恩人,到底哪里得罪你了,让白音师对他出手?”

    玉飞儿实在忍不住,再也不顾什么君臣礼节,父女辈分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魔音对碰,别人不懂,她擅长灵魂,知道一些,白音师偷袭在先,张师才怒而反击。

    里面明显有父皇的影子,不然就算给白音师十个胆子,也绝不敢动自己的客人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玉神清哑住,过了一会,只好说出实情:“就在宴会开始前,炼魂殿被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闯关通过,并且将其中的灵气吸收光了,先祖雕像也被破坏,我怀疑是张师所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自从来到皇宫,老师一直和我在一起,怎么会去你所说的炼魂殿搞破坏!”

    洛七七摇头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皇宫,二人寸步不离,老师又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,让她不知道?

    “破坏炼魂殿的,我怀疑是巫魂,张师不是发了一会呆,一动没动吗?”玉神清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那里发呆,是知道今天我过生日,给我准备礼物,专门帮我创了一套炼魂法诀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的话,玉飞儿忍不住开口,眼眶一红。

    她没说过自己过生日,张师来到这里才知道,紧接着就耗费心血,创出一套功法,结果……这样还被误会了!

    甚至遭到攻击……

    他会不会因此伤心欲绝?

    “创造功法?”玉神清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现在就将他创出的功法默写出来,你看看,创出这种级别的功法,还有没有时间,去炼神殿捣乱!”

    玉飞儿一咬牙,取出纸笔,龙飞凤舞,时间不长,将张师给她传的那套功法默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手接过,玉神清只看了不到半页,就全身僵直,浓烈的羞愧,涨红了脸蛋。

    这套炼魂法诀太强了,甚至比他们家的祖传千锤凝魂诀都要强大!

    如此功法,就算木师这种级别的名师,想要创出,没有几个月都难以做到,对方临时创出,必然耗费了无数心血……

    而自己居然怀疑他捣乱!

    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

    “这套法诀,完美契合我们玉家的体质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翻完,玉神清惭愧的钻进地缝。

    这套炼魂的功法,完全根据他们玉家的体质创造而出,外人无法修炼,所以,也不用怀疑,是不是前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如此高深的功法,可以预见,只要修炼,整个玉家的实力,将会最少提高三成!

    可以说,就这一份功法,别说只是毁了炼魂殿,就算将王宫弄塌半个,甚至整个都弄塌了,石碑全部毁掉,价值都远远超过!

    对方凝神创造功法,自然会发呆……而他却怀疑,故意试探不说,还将人家撵走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做得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罗富,张师的府邸不是塌了吗?马上邀请全国最好的工匠,立刻去修,天亮之前,要修出比皇宫都要辉煌的府??!”

    一转头,玉神清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老太监急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府邸,修筑加上阵法,肯定需要花费不少,但那又怎样?

    只要能道歉,重新交好关系,都值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悬不知道除了名师学院,鸿远皇室也要帮他修筑府邸,此时,已经来到雷远峰。

    高耸的山峰,白雪皑皑,显得很是清冷。

    走进之前紫阳兽所在的木屋,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子时还有些时间,胡夭夭等人也没到,刚好可以将踏虚境的秘法传给分身,让他也将实力提升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!”

    分身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之前伪装杨师,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连封师殿都弄塌了?”

    张悬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有了猜测,但当时的威力实在太强了,到现在都有些地方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是狠人借助孔师亲笔,造成的效果!”

    分身一道意念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张悬顿时明白。

    和他猜的没太大出入,狠人借助孔师亲笔,的确让气息变得纯正,不再有杀戮气息,而且威力也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当时分身,正是借助对方的力量,才如此威风,压的木师,连同十大长老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精神一动,将狠人所在的天道之册和孔师亲笔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表现的还行吧,我就说过,只要你将这个给我吃掉,肯定能帮你玩个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见到他,狠人就眼睛放光,讨好似得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吃掉,你想多……”

    摇摇头,张悬将孔师亲笔翻开,正想说对方“想多了”,突然一下呆住,惊呼出声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只见竹简上雕刻的字迹,消失了整整几百个之多,光滑的什么都看不到,宛如被人用刀硬生生削去。

    之前还有字的,他亲自翻看,并且以此师字练心,怎么……这才几天不见,就消失了?

    “不让我吞吃这些字,如何才能弄出这么强大的气势,连阵法都能碾压,房屋都能推平?”

    狠人道。

    “吞吃……你将这些字吞吃了?”

    张悬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早知道分身不靠谱,没想到和狠人在一起,这么不靠谱!

    这可是孔师亲笔,其中还蕴含了一套功法……你现在吃的,缺胳膊少腿的,还悟个屁??!

    “是??!”狠人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他承认,张悬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孔师字迹,无论那个名师得到,都妥善保存,传承后世,自己倒好,直接给吃了……以后真有机会见到孔师,肯定满是羞愧!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!

    不过,现在都这么样了,责怪这两个家伙也没用。

    毕竟当时的情况,杨师不出现,解释不清将会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不再纠结,仔细看了一下,整卷竹简,字迹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一,也就是说,如果还想让杨玄出现之前那种效果,这卷书册,还可以再使用两次!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摇摇头。

    孔师的功法,虽然很好,但他有天道秘籍,要与不要,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将竹简和狠人重新收到储物戒指,精神一动,将踏虚境的法诀传给了分身。

    有了可进步的法诀,分身也不犹豫,借助地脉灵液就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趁现在有功夫,张悬也刚好观察一下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魂力达到踏虚境巅峰,拥有了整整2000万鼎的力量,加上真气1700万鼎,和肉身800万鼎的话,已经足有4500万鼎的力量,比起一些刚踏入半圣的强者,都丝毫不差!

    踏虚境初期,堪比半圣初期,跨越两个大级别,恐怕真正的战师,也难以比拟吧!

    研究了不知多久,发现灵魂太强,肉身又有些跟不上了,这才停止修炼。

    这次待得时间不长,听到外面有灵兽飞翔的声音,知道胡夭夭等人来到,精神一动将分身收进千蚁蜂巢,紫阳兽放在茅屋后面,张悬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(最后十个小时,月票不投就浪费了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