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柱子断了,但大殿有加固阵法笼罩,一时间倒是塌不下来。

    最多掉了些尘土,并不影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白音师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双方交锋,只在一瞬,白音师重伤吐血,将柱子撞断,再加上房子乱晃,众人终于从沉醉的琴音中清醒过来,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奏乐奏的很好,怎么又是吐血,又是后退,还将柱子撞断了?

    白音师,一向名气很大,也很温柔,今天这是搞的哪一出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玉神清也是一愣,急忙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悬。

    他是知情者,再傻也知道,白音师如此反常,肯定和这个青年,敲击的酒杯、盘子有关。

    “是魔音对抗!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想起什么,忍不住嘴唇一抖。

    魔音对抗,是强大魔音师之间的竞争,与武者生死斗一样,十分危险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一方陨落。

    不是让白音师来试探这位张悬是不是擅长灵魂吗?

    怎么开始魔音对攻了?

    这位张悬……难道还是一位魔音师?

    张悬考核魔音师,知情者只有守在魔音阁的勤工俭学的学员,以及两位院长,其他人知道的并不多,因此,就算是玉神清是皇帝陛下,也不太清楚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见他又敲桌子又敲酒杯,再不明白,就真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张师是我的贵客,一旦有所差池,皇室颜面何在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白音师为何会动手,但知道肯定和父皇有关,玉飞儿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知道女儿说的对,玉神清点了点头,忍不住开口:“白萱音师,还请停下吧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魔音对抗的凶险,还以为白萱依旧执行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陛下的话,白萱正想回答,立刻感到对方敲击的声音,再次传来,强烈的压迫感,让她情不自禁再次后退,只能急忙弹琴化解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噔噔噔噔!

    连续后退了七、八步,因为真气沸腾,每一下,都脚掌踏入地面,深达半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脊背再次撞到大殿的墙壁上,这次有加固阵法阻挡,身后光芒一闪,立刻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感受到背后有了依靠,白萱顿时松了口气,突然想起什么,身体一晃,紧贴着墙面,轻轻一笑,红唇轻启。

    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”

    是一首相思的歌声,虽然缠绵,让人为之迷醉,但张悬却眉毛一扬,猛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对方本来已抗衡不住他的魔音,但背靠加固房间的加固阵法,以阵法之力,居然将攻击化解了。

    阵法说白了是按照特殊方位布置,能将灵气汇聚起来,进行攻伐、迷幻以及诸多效果的特殊法宝。

    加固阵法,之所以能够巩固城墙,让其不倒,并非让其更加坚固,而是将进攻在上面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就好像海绵。

    力量化解,?;さ亩?,自然也就坚固了。

    白萱本来十分被动,看到了加固阵法,隐藏其中,张悬的攻击,就好像击在了棉花上,消散于无形,攻击力弱了,对方自然回过神来,以歌声进行反攻!

    相思断肠!

    对方唱的是相思的歌曲,他要是无法反抗的话,恐怕会立刻肠穿肚烂,死于非命!

    可以说,借助加固阵法,对方从刚才的防御,一下变成了主动进攻,被动的反而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每一个职业都不容小觑!”

    虽然被动,但张悬没有丝毫慌张,反而淡淡一笑,手掌在桌面上一拍,满是酒水的杯子立刻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歌,我敬白音师一杯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,也夹杂了魔音攻击,瞬间将对方的歌声化解,下一刻,酒杯笔直向前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向并非白音师,而是不远处的墙壁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酒杯和墙壁一碰,立刻摔碎,碎片四分五裂,落了下来,让人奇怪的是,这些碎片,还没落在地上,就悬浮在空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碎片一停,之前稳固大殿的加固阵法,像是被恰巧碰到了核心,立刻停止运转。

    这些加固阵法,张悬来的时候就用明理之眼看了,阵法最核心处在什么地方,早已了然于胸,此刻酒杯中蕴含他的真气,看起来是碎片乱飞,实际上则是他有意为之,只一下,就让所有加固阵法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以说,和他的一脚破阵法,原理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“阵法停止?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话,正等着白音师停下的玉神清,没想到对方先是唱歌,紧接着张师起身扔酒杯,随即阵法停止,才刚反应过来,想要继续说话,就见前方的白音师没了加固阵法帮助,再也承受不住魔音进攻,再次鲜血狂喷,向后飞了而去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背后的墙壁,没了阵法防御,那还承受得住她的硬抗,只一下,就塌了一片。

    吱呀呀!

    宴会厅本来就被撞断了一根柱子,此时墙壁又塌了一面,再也坚持得住,一声轰鸣,直接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玉神清整个人都觉得疯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果然走到哪,塌到哪……

    都让阵法大师,将宴会厅加固了,结果还是这样!

    你是来参加玉飞儿宴会的,还是过来拆房子的?

    不过,此时也知道骂也没用,手掌猛地一抓,一道浑厚真气弥漫出去,将即将倒下的房屋撑在空中。

    圣域一重巅峰强者,虽然对倒塌的墙壁无能为力,但让其停止下落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都是女儿的生日宴会,房子塌了虽然不可能将这群年轻才俊砸伤,也有失脸面??!

    “承让了!”

    将白音师用魔音打的飞出去,张悬松了口气,淡淡一笑,尽显儒雅。

    这家伙用修为和他比试,肯定不是对手,但用魔音……不是找虐吗?

    说完承让,转身看向大厅中间的玉神清,义正言辞,大义凌然:“陛下,在下是名师堂亲自承认的名师,这位白音师,一见面就对我进攻,明显图谋不轨,我怀疑可能与异灵族人有关!还请陛下抓住审讯,切莫出了差错!”

    “异灵族人?”

    玉神清一晃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我让她试探你的,怎么又和异灵族人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另外,你将我女儿的生日宴会弄成这样,宴会厅都废了,我都没来得及说话,你义正言辞个屁??!

    “如果陛下不相信,我现在就通知名师堂莫堂主,让他过来审讯,或许就能得到收获!”

    见对方不说话,也不派人,张悬知道这位白音师与其相处久了,肯定不信,当即道。

    见这家伙还要找名师堂,玉神清气的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我让白音师试探你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,你将人打废了,房子都拆了,还振振有词,有理了怎么着?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宴会,你一来到,就弄成这样,面目全非,不管白音师是否对你攻击,这里都不再欢迎你!张师,还请回吧!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强忍住心中的怒火,玉神清哼道。

    虽然气的快要杀人,但帝王还是有帝王的尊严,对方又是名师,不敢做得太过分。

    “回?”

    没想到将有人偷袭,对方非但不审讯还让他离开,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请回吧!我鸿远皇宫,从今天开始,再不允许你张悬进入,你将不再是我皇室的客人!”

    玉神清道。

    对方是名师,而且和好几位院长关系不错,就算他气的要炸,还是不能将话说的太狠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场生日宴会,演变成这样,玉飞儿急忙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意已决!”

    玉神清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吗?还不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居然惹得陛下动怒,沈君差点没笑出声来,急忙站起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没想到参加宴会,参加的被人撵走,张悬满是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对他来说,本来也没打算多待,当即摇了摇头,站起身来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,等等我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玉飞儿,洛七七紧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见本来很高兴的生日宴会,弄成这样,玉飞儿也脸色难看,一咬牙,娇躯一晃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飞儿!”

    见女儿离开,玉神清更加生气,脸色阴沉的快要滴水。

    正想说话,就见一侧的老太监罗富,手腕一翻,一个玉牌出现在掌心,看了一眼,脸色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急忙两步来到跟前,老太监嘴唇颤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神清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新任院长,已经打听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敢说出声来,老太监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“打听出来了?是谁?陆封还是赵丙戌?”

    玉神清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对于名师学院院长,他是不敢有脾气的,不管对方在不在跟前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,是、是……张悬!”

    老太监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“张悬?刚走出去的那个……张悬?”玉神清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“是!”老太监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急忙站起身来,玉神清两步冲出房间:“张师,别忙走,我想,我们之间有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其他众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