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终于走出来了!”

    巫魂修炼到踏虚境,张悬便离开了院子,一路直行,时间不长,走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出了高耸的皇城,没了相似的建筑,这才认出位置。

    将身上的气息尽量收缩到最低,找到之前进入的宫门,找到宴会厅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精神一动,巫魂回到肉身,忍不住一口浊气吐出。

    这次巫魂离体,虽然没找到圣域菩提树,却也成功搜集齐了踏虚境的修炼功法,并且成功晋级,也没算白走一趟。

    顺便也知道了皇宫内,拥有擅长灵魂的高手,以后就算巫魂想要过去,也需要更加小心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修炼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睁眼,一侧的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老师修炼还真够下人的,不光没呼吸,连心跳都没了,要不是提前跟她说是在修炼,真怀疑是不是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点头:“宴会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人已经到齐……”点了点头,洛七七正想说话,就听到门外,一个太监的喊声响了起来:“公主殿下到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向外看去,随即就看到一个靓丽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玉飞儿,身穿一件紫色的长裙,上面镶嵌了无数宝石,夜明珠的照耀下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脸上化着淡妆,配合本就明艳的容貌,让人看去,忍不住心脏一抽。

    太美了!

    和地宫中见到的,宛如两个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,沈君立刻露出火热之色,急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理会这位满是恭敬的沈大少,玉飞儿一进入大殿,乌黑的双眸,就四处寻找,很快落到张悬身上。

    “张师,七七,你们……来了!”

    几步来到跟前,女孩一脸高兴。

    这位张师,一向让人捉摸不透,她虽然发了请帖,对方来不来,也是没把握的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飞儿,你今天真漂亮!”洛七七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要说漂亮,二人可以说不相上下,各有千秋,不过,今天玉飞儿明显细心准备了,看起来更加动人。

    “沈哥,这就是你说的贪财小人物?”

    柳家公子疑惑的看向沈君。

    刚才你不是接触了吗?

    怎么我觉的玉飞儿公主,关心他比关心你还多?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沈君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不用对方说,他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玉飞儿他早就当成了自己内定的女人,邢远和他争,都被收拾的很惨,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?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个贪财的小虾米,现在看来,并不是那么回事!

    “六公主,咱们好久没见了,知道今天你过生日,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……”

    将心中的不快,藏在心底,轻轻一笑,来到跟前,将一个玉盒打开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灵气,立刻激荡而出,让人呼吸都情不自禁的顺畅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域一重的水龙内丹?”

    不知谁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兽的内丹?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事手笔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整个房间,立刻哗然,一个个满是惊骇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圣域一重的水龙内丹,我听说这东西,能滋养修炼者的肉身,经常佩戴,还能让人心境沉稳,修炼迅捷,就特意去深海,找到一枚,送给公主!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,沈君轻轻一笑,语气中满是得意。

    水龙,并非龙族,只是生长在深海中的一种特殊圣兽,其内丹,具有避水,滋养身体,稳固心神的作用,价值极高!

    修炼者常年佩在身上,可以让修为愈发精进,肉身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一枚内丹的价值,数百枚上品灵石,都购买不到!

    不愧是沈君,一出手就让所有人都为之瞩目,其他人礼物,都黯淡失色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也没想到他会送出如此珍贵的东西,愣了一下,随即伸手接过,收进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身为公主,各种宝物见过不少,这株水龙内丹,就算珍贵,还不至于让她失态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!”

    见她收下,沈君嘴角扬起,转头看向张悬:“今天公主生日,不知张兄准备了什么礼物,也让我一开眼界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众人齐刷刷见目光集中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公主一进门,就问这位张师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再傻也知道,沈君这是直接发难了。

    “我?没准备礼物!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他是进入宴会厅前,才知道生日宴会的,哪有什么礼物?

    没有就是没有,他一向贫穷,拿不出圣域水龙内丹这样的宝贝,再说,就算有,也不舍得,毕竟和玉飞儿关系没有洛七七那样深。

    反正都拿不出来,还不如干脆承认。

    “没准备?咳咳!”

    沈君一愣,准备到嘴边的话,噎到咽喉,差点没呛死。

    本来他想看看对方的礼物,一旦比不上,正好打压一下,也好证明自己的诚心,结果……人家压根没有?

    其他人也全都愣了。

    堂堂公主生日宴会,都接受请帖过来了,啥都没准备,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

    “张兄,这个玩笑开得一点都不好笑!公主诚意邀请,我们都准备了东西……你空手而至,未免有些太不尊重了吧!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,沈君冷笑。

    “张师是我的贵客,沈君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玉飞儿俏脸一沉。

    见公主替对方说话,沈君更加生气:“公主,今天是你的生日,大家都准备了礼物,而张师空手而来,明显没放在心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正想说,我没告诉他今天过生日,就见张悬摆了摆手,随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礼物就是尊重?谁的礼物贵重,谁就尊重多一些?你的意思……飞儿公主,邀请众人参加宴会的目的是为了礼物?”

    张悬看过来:“公主……是个逐利的小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会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的理论这么歪,一下被带到沟里,沈君一愣,脸色变得难看:“我只是说,你空手而至,对公主不尊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空手而至,对公主不尊重,你带了珍贵礼物就是尊重,意思还不是说,公主只看礼物不看人?谁有礼物,就尊重谁?”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:“你如此侮辱公主,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我什么时候侮辱公主了?”

    见他越说越远,沈君急忙看向玉飞儿,满是着急:“公主,你别听他胡说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洛七七,眼睛眨了眨,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她这个老师嘴巴真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人家过生日,你没拿礼物倒也罢了,居然如此理直气壮,振振有词,说的人家拿礼物的反倒跟有病的一样……

    其他众人也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都准备了礼物,拿出来吧,就等于在侮辱公主,不拿出来,又不礼貌……脸上一个个便秘一样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我邀请大家,只是为了聚会,谁再给礼物,就直接离开,不用再来了,我玉飞儿以后再不欢迎!”

    打断了对方的道歉,玉飞儿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铁青,沈君拳头一紧。

    拿了这么珍贵的礼物,本以为能讨的公主欢心,没想到,适得其反,没让其高兴,还惹得厌恶!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!

    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“都是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冷冷盯了张悬一眼,一甩衣袖,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说的越多,错的越多,还不如先保持沉默,回头再找机会,教训这家伙一顿。

    身为四大家族沈家的传人,年纪轻轻就达到如此实力,同辈之中啥时候吃过亏,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小家伙差点憋死。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郁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摇摇头不再理会这个快要被自己气死的家伙,张悬看向眼前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修炼灵魂?”

    刚才巫魂,沿着皇宫转了一圈,虽然没找到圣域菩提树,却也发现皇室对灵魂的重视,眼前这位玉飞儿既然是皇室成员,肯定也学习了。

    “是修炼了一些!”玉飞儿点了点头,略带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询问邢远,得知你们皇室擅长灵魂,闭目沉思,给你创了一套适合灵魂的修炼法诀,就送给你当生日礼物了!”

    张悬传音过去。

    跑人家皇宫,将石碑上的千锤凝魂诀学了,又将人家房屋的灵气吸收一空……得了这么大好处,自然不能亏待对方。

    不然心理上也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适合灵魂的法诀?”玉飞儿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学习魔音、惊鸿两大职业时,自己参悟的,适合你的体质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巫魂修炼,是秘密,不能告诉别人,偷了人家的功法,更不能说,只能修改一下,以魔音、惊鸿两大职业作掩护。

    反正他这这两个职业都达到了名师学院的最巅峰,别人想质疑,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玉飞儿牙齿咬着嘴唇,迟疑了一下:“我……不要!”

    “不要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他既然开口,必然是不弱的功法,甚至远超对方的千锤凝魂诀……

    对方居然不要!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院长,送人功法,竟然……被拒绝了!

    这……怎么个情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