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师等人赶到张悬住处,这才发现,紫阳前辈施展大力量,将众人笼罩在内,没有一个受伤,不过……房屋没有照顾,全都变成了废墟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师,正站在一个高大的器鼎跟前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炼丹之前你跟我怎么保证的?一个小小的七级丹药就承受不住了,还圣器,圣个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是的确生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跟自己信誓旦旦,说炼制七级丹药没问题,这才耗费心力,施展师言天授,控制鲁丹师等人,帮忙炼丹,让步骤没出现任何错误!

    药物的年份足够,加上没出现丝毫错误,很快就成丹了!

    结果……成丹的一瞬间,拖后腿的不是鲁丹师等人,而是这个号称镇院之宝的金源鼎!

    没兜住丹纹丹药狂暴的气息,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虽然没伤到人,可……好不容易有的府邸,就这样彻底废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不知道你要炼制这么逆天的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被骂的狗血喷头,金源鼎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它是圣器不假,可也是器鼎,不是丹炉,让它炼制普通七级丹药,就已经很勉强了,结果还炼制出一枚超出掌控能力范围的……没被当场炸裂,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最后撑不住,这枚丹药,肯定能达到八级,现在,只是七级丹纹,浪费了这么多好药材……”

    也知道不怪对方,张悬哼了一声,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家伙最后撑不住,丹药的品级肯定还会增长。

    真是可惜了蒋青琴那颗凤梧树,还有诸多宿老给的高年份药材。

    “八级?七级丹纹?”

    一侧的鲁丹师,这才明白自己等人炼制出什么样的药物,一个个激动的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大哥,断续丹,本身就是七级丹药,你炼制出丹纹境界,已经很恐怖了,不少八星上品炼丹师都未必能够做到……居然还想着要炼制出一枚八级的?

    你这是要逆天??!

    “算了,幸好丹药没损伤,不然,把你弄死,也补偿不了!”

    又呵斥了两句,张悬这才消了气,将丹药装进玉瓶,这次看到木师等人,一抱拳:“木师,诸位长老!”

    “师叔……你刚炼制的这枚,可是断续丹?”

    木师认了出来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,也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七级巅峰的断续丹,炼制出烟霞丹云……这炼丹手法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

    满脸赞扬,木师忍不住问道:“断续丹,有让人断肢再续的能力,不知师叔炼制这枚丹药所谓何用?”

    这种丹药带有极大的生机,不说能医死人,肉白骨,却也差不多了,更何况还炼制出一枚堪比八级丹药的。

    “救个晚辈!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张悬招呼紫阳兽将它?;さ奈喝缪趟凸?,这才取出玉瓶。

    “师叔可要救治这个人?”木师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的身体太虚弱了,你这枚丹药威力太强,我怕就这样服用,会适得其反……”

    木师忙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堪比八级丹药的顶级药物,澎湃的生命力,就算是他,陡然服用,都承受不住,让一个昏迷不醒,骨肉如柴的女孩吞服,恐怕药效还没彻底发挥,就会被其中的药力,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虚不受补,这是定理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手指一弹,瓶塞拔开,紧接着一股精纯的灵气,从玉瓶中狂涌而出,一枚丹药,瞬间飞到空中,似乎随时都会逃掉。

    七级丹纹级别的丹药,虽然不可能短时间内生出灵智,却也有了趋吉避凶的能力,伴随时间推移,会变得和金源鼎一样,拥有人类的思想,再度进化,变成人形,都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想逃,过来!”

    似乎知道这家伙会有如此举动,张悬一声冷哼,手掌凌空一抓,一股特殊的力量将其笼罩。

    空中悬浮的丹药,受到了某种控制,不由自主的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知道这种级别丹药的特性,提前他就准备好各种手段。

    用真气扶住女孩的下巴,让其嘴巴张开,轻轻一弹,这枚表面满是丹纹的断续丹,笔直钻入咽喉。

    滋滋滋滋!

    丹药一进入体内,立刻像是烧红的钢铁进入了凉水,发出滋滋的声音,魏如烟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,不过,持续了不多久,就停了下来,依旧沉睡,没有苏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伸手在对方脉搏上搭了一下,张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,的确会和木师说的一样,虚不受补,承受不住药力,提前死亡,但眼前这位不一样,十叶花这样的圣药,都能硬生生毒死,一个七级丹药的而已,进入体内,就差不多化为毒体的养料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枚断续丹,还不足以将其救活,肉身却已然恢复健康,之前在母亲腹中留下的伤势,也彻底修复。

    “肉身恢复,就算灵魂昏睡,短时间内,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的魏如烟,随时都会死亡,现在尽管还没醒来,肉身恢复健康,已然没了生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断续丹入体,竟然都没醒来,师叔这位晚辈,到底得了什么???”木师满脸惊奇。

    连他都承受不住的断续丹,一个病人服用一点事没有不说,居然还没醒来,这病的有些可怕??!

    “是灵魂方面的伤势,肉身是恢复了,不过灵魂太虚弱了,以至于短时间内,难以清醒?!?br />
    解释了一句,张悬突然想到什么,忍不住看过来:“你可有滋养灵魂的圣药?最好是活的……越多越好!”

    他想不起来,也找不到滋养灵魂的圣药,眼前的木师或许可以。

    “滋养灵魂的圣药我有一些,不过,都是焙制好的,鲜活的……还真没有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木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张悬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焙制好的圣药,他要找也能找到,可惜对魏如烟来说,没用!

    必须是新鲜活着的。

    “张师,新鲜活着的圣药,我倒是知道一株!”跟在人群后面,一直没说话的钟鼎淳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是医师学院的院长,对药材知道的很多。

    “哦?在什么地方?”张悬急忙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鸿远帝国皇宫,有一株圣域菩提树,据说对滋养灵魂有极大效果……”钟鼎淳道。

    “圣域菩提树?”张悬皱眉,这种树,听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棵树是鸿远皇室的先祖,从莽原带回的,种植在皇宫内,有滋养灵魂的效果,正因如此,皇室子弟的灵魂都很强大!”

    钟鼎淳迟疑了一下:“不过,这是皇室最重要的东西,我怕他们不愿意借着使用!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借?”

    扶着下巴,张悬心中沉思:“刚好今天有宴会,先看看这株菩提树,对魏如烟有没有效果再说。没效果也就不用开口了,有的话,倒是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“多谢钟院长提醒了!”

    想通关键,张悬抱拳。

    “院长客气了!”

    钟鼎淳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又向众人询问了几句,发现这种滋养灵魂的圣药,的确不多,张悬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现在就派人来修复院子……”

    见堂堂院长的府邸,变成这样,连住的地方都没有,赵丙戌开口。

    “有劳赵院长了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早知道炼这个断续丹如此危险,就去城外空旷之地了,害得他现在都没地方居住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赵丙戌不再多说,和诸多长老转身回到学院,开始找人帮忙修理院落。

    从封圣台回来,就是中午了,然后去了长老院训话,再加上炼丹……一下午的时间,过的很快,不知不觉,已然天黑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一片废墟,张悬迟疑了一下,将魏如烟收进千蚁蜂巢,交代孙强、王颖等人,先去学院居?。ㄍ跤钡热宋г嚎妥だ?,在学院已分了住处),正打算去皇宫参加宴会,突然心中一动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楼舍院落倒塌,形成的一大片废墟,蔓延在地上,宛如一条驰骋的巨龙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地龙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废墟蔓延在一起,结合地势,和一头趴在地上的巨龙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,还不至于让他惊奇,而是他想起了吴阳子宝藏的条件!

    老宅,三星地龙之下!

    既然这是地龙……那三星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急忙抬头向天上看去。

    夜幕来临,繁星漫天,无数星辰隐藏在黑暗的虚空中,宛如星罗密布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星星……三星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眉头皱成疙瘩。

    对方只说了“三星地龙”四个字,并未详细说出,是哪三颗星,更没说,具体方位,这漫天的星斗,如何去找?

    地龙找到了,找不到三星,就无法定位,总不能将整个院落都重新翻上一遍吧!

    再说,如果翻上一遍能找到的话,所谓的宝物,肯定早就没了,根本轮不到他。

    身体一动,飞到空中,低头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倒塌废墟,在地上蔓延,与漆黑的天空交接在一起,看起来宛如一头巨龙随时都会飞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明理之眼!”

    知道这样找肯定找不到,张悬也不着急,眼中纹理蠕动,笔直向地龙和天空交接处,看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