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错,这些天我不联系诸位,是因为到了突破关键,不能分神!”

    紫阳兽道:“如果不是主人,我现在依旧是圣域一重巅峰,想要突破,完全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它说的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除了被揍,就是被放在千蚁蜂巢中,连身体都舒展不开,强烈的愤怒,也是顺利突破的基础。

    神识境,和灵魂、心境有关,这些暗无天日的羞辱,让其精神变得更加坚韧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个经历,就算有洪猿兽的内丹,能不能突破,也是未知之天。

    众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修炼者闭关,几个月、甚至几年都是常事,对方不过闭关半个来月罢了,时间不长。

    “紫阳兽前辈曾是老院长兽宠,为学院做了多少贡献,不用我说,想必大家也都知道。张师为了让它突破,苦心孤诣,耗费心血……你们竟然诬陷他是异灵族人!陆封,如果今天你解释不清,这个诬陷罪,肯定是跑不掉了,就算闹到青源帝国,我也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眉毛一扬,赵丙戌当先发难。

    你说张师殴打紫阳兽,是异灵族人,现在人家受害者都出来辟谣了……还有什么话说?

    脸色扭曲,陆封身体颤抖,头上青筋暴起,郁闷的快要吐血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次得到消息,十拿九稳能让这位张悬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做梦都没想到,会有这样的反转……

    一侧的董欣,也娇躯乱颤,快要晕了。

    她亲眼看到,对方指挥下属对这位紫阳兽殴打,狠辣无情,怎么转眼间,就变成帮它突破了?

    突破,有这样不顾及生死狂殴的?

    “不对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心中一动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急忙抱拳:“木师,金源鼎前辈,诸位长老,在下有个想法,不知当讲不当讲!”

    “今天只为弄清真相,有话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木师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到张悬派人殴打紫阳兽前辈,现在前辈却帮他说话……会不会是受到了某种威胁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?又或者,殴打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其屈服?”

    董欣道。

    前几天才被打的死去活来,现在不但没敌意,还认主,换做谁,都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变化这么快,除了真心臣服,还有一种,那就是……言不由衷!

    “你是说胁迫?”木师皱眉。

    诸多长老也都一愣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也不是没有过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胁迫,说的话并非真心,就算他们是名师,也很难辨别。

    “不错,人人都知道紫阳前辈,对老院长,忠心耿耿,院长到底是生是死,还没有确切消息,它就认了别人为主,我反正不信!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,陆封满是赞扬的看了董欣一眼,哼道。

    老院长去了遗迹,一直没回,学院定性的是失踪,具体是不是死了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真要这样,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主人,死没死都没确定,就认其他人为主,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这位张悬,掌控了某种消息,以老院长的生死进行胁迫,逼迫紫阳前辈认主,帮他说话?又或者,是……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特殊手段?”

    陈乘巡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和陆封是一条线上的,已经没办法退缩。

    木师沉思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那位老友真没死,而别人以此为要挟的话,依照紫阳兽忠心耿耿的性格,倒是真有可能改口。

    “因为无法判定是不是受到胁迫,所以……紫阳兽前辈的话不足为信!”

    陆封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屁!”

    没想到它亲自辟谣,变成了这样荒谬的论证,紫阳兽脸色涨红,气的大喝:“我说的每一句话,都发自内心,怎么就不可信了?”

    “前辈不要激动,异灵族人手段众多,更擅长灵魂迷惑之术,没办法确认,你是不是被迷惑之前,你的话,我们实在很难辨别!”

    陆封道。

    上古时期,巫魂师职业,曾投靠异灵族,因此,后者对魂魄掌握极高,你前几天才被打,现在却说出截然相反的话语,换做谁,都觉得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陆院长,这个推论成立的话,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,你已经被异灵族人蛊惑,故意要加害一位拥有明理之眼的名师?”

    自从进入房间,就一直没说话的莫高远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错!拥有明理之眼的名师,对人族的作用之大,可想而知,陆院长一直针对,该不会已经是异灵族的人了吧?”

    糜长老也捋着胡须,道。

    你说紫阳兽的话,不可信,那好……你的话又有几分可信?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两位反手一下,就将帽子重新扣过来,陆封憋的差点没吐出血来,只好摆了摆手:“好,我们可以不纠结这个问题,那……这位张悬,拥有异灵族属下的事,是没办法反驳的吧?当初紫阳前辈被抓的现场,我们都过去看过,异灵族人的气息、痕迹,这么明显,是根本遮掩不住的!”

    根据董欣的描述,他不光揍紫阳兽,还有一群异灵族人属下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关键、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在加上,在场的诸位,都去探查过,知道那些痕迹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糜长老、赵院长等人全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见过雷远峰战斗留下的痕迹,在加上张师现在的修为,没人帮助,不可能是紫阳前辈的对手。

    难道真有异灵族人属下?

    要是这样,真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名师,是禁止与异灵族人有瓜葛的,不然,有口都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“异灵族属下……你们说的可是这个?”

    知道今天的事,不说清楚,终生都有污点,张悬也不多说,手腕一翻,一个傀儡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相信诸位的眼力,可以看出……这是用异灵族人炼制而成的傀儡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以真人炼制的傀儡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全部点头。

    做为六星上品名师,又不像董欣那样,惊鸿一瞥,是傀儡还是真人,完全可以轻松认出的。

    “赵院长应该知道,我来学院前,曾和学院的洛七七、玉飞儿公主等人,进过一处遗迹,并且有幸得到了吴阳子前辈的传承!”

    张悬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赵丙戌点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,他之前就详细整理成册,通告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傀儡,正是前辈用大手法炼制的,我不过机缘巧合得到了而已!”

    张悬笑了笑:“名师是不能与异灵族人有交集,但将其炼制成傀儡,为人族所用,就算无功,也不应该有过吧?”

    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异灵族人,结果却是傀儡,这种东西,没有命令,根本无法害人。

    收服再多,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无意识的傀儡,而且锻造方法精妙绝伦,和传说中吴阳子的手法极为相近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看了一眼,木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傀儡,是吴阳子在异灵族人生前锤炼的,用尽了各种珍惜材料和方法,每一头都价值极高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这些傀儡,体内依旧蕴含杀戮之气,保留异灵族人的习性,就算吴阳子生前,也未必能将其驯服?你又是如何能让其乖乖听从命令的?”

    看出了关键,木师皱眉。

    这虽然是头傀儡,体内的杀戮之气,却丝毫不弱,而且看到人类,带着天生的敌视。

    如此强者,别说吴阳子,就算是他,都未必能够驯服,眼前这位只有归一境的青年,又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让其乖乖听话,是因为狠人,而解释狠人,就要解释天道之册,牵扯他最大的秘密,天道图书馆。

    因此……根本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傀儡,是异灵族人活着的时候,将身体一个个部件,硬生生换下来的吧!没出现任何排斥,说明……主观上,愿意这样做!吴阳子当年被异灵族人抓走,动静闹得很大,青源帝国分部都有卷宗,如果他真有让这些异灵族人乖乖被炼制,甚至听话的本领,又怎么可能被其抓走,一去不回?”

    木师接着道。

    身为七星名师,眼力惊人,知道这种傀儡的炼制方法,就算吴阳子很厉害,想要成功,都难。

    “木师说的对,这些就算是傀儡,又是如何炼制成功的?你这种实力,如何收服?”

    听到木师的话,陆封眼睛一亮:“除非,你是异灵族人王者,能让傀儡乖乖听话,甘心就戮,这才在死后,都听你的话!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是异灵族王者,但狠人是,甚至都有可能是其中的皇者!

    当初吴阳子能将这些异灵族人炼制成傀儡,正是这家伙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真要细说,图书馆的秘密就难保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炼制成功,我真不知道,这是吴阳子前辈所为,至于收服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悬道:“是我老师担心我安全,特意驯服,交给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你老师?”

    陆封冷哼:“是哪位名师?说出来听听,我倒想看看,是哪一个名师,能将这么多无意识,只效忠异灵族王者的傀儡,驯服的乖乖听一个四星名师的话!”

    “我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满脸纠结,张悬还没解释,一个淡淡的声音,从房间外面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气息,瞬间倾覆而下。

    (快到月底了,求两张月票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