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张悬吐出一口气,乌黑的双目,释放出精光。

    “心境刻度增长了2.0!”

    这次师字炼心,心境刻度比上次效果大了一倍,增加了整整2.0,本来就达到了19.1,而现在,一口气突破到了21.1。

    考核七星名师的要求,就是心境达到21,现在的他,单论心境,已然可以媲美七星名师!

    四星名师,却有七星名师的心境刻度,传出去,绝对能将无数人活活吓死。

    名师最难增长的不是修为,也不是辅修职业,正是心境刻度。

    一趟出来,增长这么多,的确是来对了,几天的时间,的确没有浪费。

    心情激动,正打算将书卷收起,就见上面光芒一闪,一个身穿白衣,面容儒雅的青年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是个光线形成的虚影,十分清晰,宛如真人。

    “能不落巢穴,找出我心得的缺陷,你很不错!”

    青年二十三四岁模样,微微一笑,看向张悬,眼中满是赞赏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孔师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虚影,虽然年轻,但和第一次天认名师的时候,梦中所见的老者,有七、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如果猜的不错,这应该是孔师年轻的时候!

    孔师,三十岁前,达到了九星名师,这里是封圣台,也就是他刚刚封圣的时候,对应的名师级别,为六星……二十三、四岁,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姓孔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孔师笑了笑,也不会多说:“我现在只是一道意念,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,你既然看出了我心得留下的问题,明白了我的意思,咱们就算有缘。这卷是我突破圣域的心得,其中也蕴含了修炼功法,赠与你,仔细领悟,或许能对你以后的修炼,有极大的好处?!?br />
    “蕴含了功法?”张悬低头向书籍看去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内容,和外面岩壁上雕刻的一样,唯一的不同,就是孔师亲笔,蕴含着他浩然的气息。

    刚才在外面,就用图书馆收录了文字,并未看到什么修炼法诀???

    难道,研究的不仔细?

    看来以后要好好看看了。

    “另外,这些字体中,蕴含了我封圣后的精、气、神,好好利用的话,会对你有很大帮助?!?br />
    青年孔师继续笑了笑:“言尽于此,修炼毕竟要靠自己,好好努力吧,希望还有再见之日!”

    说完,原本就有些虚晃的人影,随时都会崩散。

    “别忙……我还有事要问你,我看过古籍,好像你也中了先天胎毒,不知如何才能解决?”

    见他要消失,张悬哪敢犹豫,顾不上所谓的书籍,急忙看过来,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身中先天胎毒,查看古籍,孔师也中了,现在有机会当面去问,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也中了先天胎毒?”听到他的话,青年孔师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张悬忙道:“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吾道不孤也!”

    没回答他的话,青年孔师双眼放光,一声大笑:“终于也有人和我一样了,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话音未落,青年孔师的声音消散。

    几万年前留下的一道意念,本就保持不了多久,能说这么多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乱翻白眼。

    我问你话呢,你还没回答我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孔师?

    不是说孔师,胸怀天下,以苍生为己任,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吗?

    怎么感觉跟自己一样猥琐?

    听到自己中了先天胎毒,非但不说解决方法,还一脸兴奋……什么吾道不孤,什么跟你一样……跟你一样倒霉吗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还说太好了……好你妹??!

    张悬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本想着,遇到孔师意念,肯定能询问出先天胎毒的解决方法,结果……啥有用消息都没有,反被对方笑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算了,估计这时的他,也没找到解决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郁闷,想想也就恍然。

    这道意念,是孔师刚封圣留下的,那时候,不过二十三、四岁,最多六星名师,先天胎毒也没解决,说不出来方法,也是很正常的!

    真想询问,应该问达到九星的孔师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摇摇头,不去想这些,再次将桌上的书简拿起。

    由竹简编制而成,虽然经历了几万年的时光,却没有丝毫损坏,上面的字迹,并非墨汁书写,而是用特殊方法雕刻上去,一个个圆润饱满,带着惊人的气魄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将这些字临摹一遍,我在书画上的成就,也必然会增加不少!”

    感受到字迹中透露出来的澎湃力量,张悬心思活跃。

    孔师,能开创名师职业,书画上自然不弱,虽然留字的时候,才刚六星左右,但在书画上的领悟,已然不弱于一些七星,甚至八星的书画师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好好临摹,认真学习,书画一道上,达到六星、七星,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至于对方所说的功法,目前没看出来,只能回去好好研究了。

    正打算将书简拿走,突然心中一动,一本书籍从怀里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那本镇压狠人的天道之册。

    刚才弄坏了封圣台的岩壁,生怕遭到围攻,从戒指中,将其取了出来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将书籍打开,看向眼前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直跳动,看样子是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孔师亲笔,蕴含他的意念,不如……送给我吞了吧!只要我吃了,实力会恢复不少……届时,也能给你帮大忙!”

    狠人满是贪婪。

    “做梦!”

    张悬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啥事,没想到这家伙,想吃自己刚得到的书籍,真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“这些字迹你已经记在脑海,书籍要不要都没什么……给我的话,我借助字迹中蕴含的气息,让自己的杀戮之气,变得纯正,甚至……还能模仿出孔师的气息,替你教训别人!”

    被抽的连翻了几个跟斗,狠人停下来,继续道:“反正,被你这本书压着,我也逃不掉,我实力恢复的越多,你也越安全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本书你别想了!不过,我会想办法让你恢复实力!”

    摆摆手,张悬不在废话,将书简和书籍同时放在怀中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本孔师亲笔,自然不能让这家伙吞了,再说,要不是洛若曦,也得不到这东西,这本书,并不是自己的,而是二人共有。

    如何处理,还要与对方商议完了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说的不错,这家伙实力恢复的越高,自己也就越安全。

    有天道之册压着,不怕他反抗,再强还能强的过天道?只能乖乖听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“先不想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想这么多也没用,推门走出草屋。

    随即看到女孩的背影站在不远处的草地上,显得十分落寞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见他出现,女孩转过身来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受益匪浅……你呢?可有收获?”张悬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对方来这,似乎要验证某种猜测,孔师封圣的确切位置,已经找到,她有没有成功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有了些收获,不过……算了,不说也罢!”

    不想多说,洛若曦抬起头来:“你得到了师字炼心,也算没白来一趟,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回去?”张悬一愣,急忙从怀中将那本书简取了出来:“这是我们一起发现的,有你的一半,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这本书,是你找出孔师心得错误得到的,自然归你……”洛若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现在也明白过来,之前在封圣台,张悬并非肆意破坏,而是解决了孔师留下的难题,这才触发了某种禁制。

    是孔师故意留下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是我们共同得到的……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要不是对方带他过来,都不知道封圣台,更别说这地方了。

    现在都得到师字炼心的好处了,对方什么都没拿到,实在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孔师亲笔,别人得到,生怕被人抢走,你居然还要送人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态度,洛若曦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大白菜,而是孔师亲笔!

    这东西,放出去,圣域门阀都会争抢不已,眼前这家伙,却不当回事……真不知是真傻,还是假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告诉你,这东西对我没用,如果我想要,肯定能找到更多,你先留着吧!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洛若曦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用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对方为何会有如此自信,但看她的样子,不似作伪,就知道,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圣人门阀我不太清楚,或许……其中不缺乏孔师的手笔!”

    很快就恍然。

    对方极有可能是圣人门阀洛家的人,这种大家族,传承不知多久,孔师亲笔虽然珍贵,肯定还是能拿出不少的。

    再说,手中这个亲笔,只是孔师封圣时留下的,距离巅峰还有一定距离,这种大家族子弟,看不上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确实不想要,张悬不再多说,将书简收起,看了一眼周围,一脸疑惑的看过来:“这既然是折叠空间,我们该怎么出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