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三个人,个个须发皆白,一袭名师长袍,折射着光芒,还没落下,就激荡出惊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七星名师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胸前闪耀的徽章,张悬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这几个居然都是七星级别的名师,虽然看不出具体等级,却明显超过鸿远帝国范围了。

    “有劳诸位久等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落下,当中一个老者,微微一笑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宛如在耳边响起,让之前嘈杂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哪里话!”

    “能让前辈指点,是我们的荣幸!”

    下方的众人齐刷刷抱拳。

    岩壁前参悟的,基本都是半圣、从圣级别,就算是名师,也不过六星下品、中品,和前方这三个,还是差了很大一截,不知具体姓名的情况下,称呼前辈,属于后辈的礼数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修炼中人,没必要客气,在下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伍然,这些年,负责封圣学会的诸多事宜,是青竹帝国的一位名师,大家可以称呼我为伍师!”

    老者捋着胡须,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伍然?难道是……封圣学会的当代会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这位伍师,不光对孔师这篇封圣心得有很高的领悟,更是青竹学院的院长!”

    “青竹学院?你说的是……青竹一等帝国的那个名师学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青源封号帝国下属四十六个一等帝国,一共就四所学院……青竹虽然排名不是最高,却也不是鸿远名师学院可以比拟的,做为一院之长,学问和实力,毋庸置疑!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来,能听他的课,我们赚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自我介绍,下方顿时议论纷纷,都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封圣学会每天都会来讲课,不过,平时的时候,都是些普通会员。今天堂堂会长,七星级别的一位院长亲临,让不少人都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青竹学园,在四大学院中,虽不是排名第一,却也不是倒数,做为一院之长,实力和地位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亲自给他们讲解孔师留下的心得,简直荣幸之至。

    “我身边这位,是王廖王师和孙劲孙师,各位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向他们诉说,我会根据难易程度进行解答!”伍师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王廖?我听说过,一篇【孔师问道论】传响数十个一等帝国,据说这篇文章,让最少三百多人有所感悟,从而突破桎梏,是青竹帝国,十大名师之一!”

    “这位孙劲我也听过,也是青竹帝国十大名师之一,独创的【从圣破境法】,引起万人空巷,我曾花了高价买过一本,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伍师介绍的两个名字,下方再次哗然。

    这两个,也不是无名之辈,相反还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青竹帝国,距离这里,乘坐圣兽也要半个月之久,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认识,我废话就不多说,先给大家讲一下,孔师这番心得的由来!”

    介绍完自己,伍师则环顾一周,开始讲解。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孔师所处的时代,正是异灵族攻占大陆,占主导地位!那时,人类朝不保夕,生命岌岌可危。出生于这样一个时代,孔师虽然突破圣域,成为天地认可的圣人,依旧担心人族,想为人族出力……因此,这个心得,虽有突破圣域的喜感,却也有忧国忧民、忧患天下的复杂情绪,融入其中!”

    “忧国忧民,忧患天下?”张悬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孔师留下这东西,只是为了提醒后人,修炼需谨慎,切莫鲁莽,啥时候有这种感情了……这联想的有些太广了吧!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就恍然,这些专门研究的“学问家”,通常都会将简单的东西,弄的很复杂,从而显示自己有学问,实际上……作者自己看到,也会一句mmp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就像前世,鲁迅大文豪的一句“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?!?br />
    后世各种解读,说他充分展示了无聊、孤寂之类云云,各种有文采,各种厉害……而实际上,就是个病句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伍师,明显也有这类“学问家”的潜质。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,带着这种感情再去读这篇心得,就能这正体会孔师的心境!”

    伍师继续道:“就像这句‘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?!褪潜灰炝樽迦搜蛊认?,人族惨状的真实写照。翻译过来,就是虽然吃的粗粮,喝冷水,弯着胳膊做枕头,但孔师为人类而努力,自得其乐,并不孤单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郎朗,讲解眼前的心得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,张悬眼皮乱翻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对方讲的错了,而是,他们在看心得时候,直接将孔师拔高到了仰望的地步,根本没从本质出发,这样理解,虽然也不错,却和孔师真正的意境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刚开始,还觉得这家伙的七星名师到底怎么考的,完全名不副实,仔细揣摩了一下,也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前世的专家,就真实专家吗?

    不也有很多脑子被虫子钻眼的吗?

    名师大陆,孔师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,只要是名师,都会将其当成偶像,这种观念根深蒂固,只要是他留下的东西,必须向高大上的方向来研究,才能让无数人信服。

    不然,就是离经叛道,不尊重师道。

    他不一样,拥有天道图书馆,任何事都不盲目信从,再加上穿越而来,对孔师没这么大的敬畏感,也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,反倒比其他人看的更远,了解的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心中正在感慨,前方一个从圣,似乎感悟了什么,全身一阵轰鸣,当场突破。

    张悬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本以为对方说的异想天开,肯定没啥效果,没想到真有人突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是信念!”

    心中一动,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个伍师,也知道这样解释是不对的,有些偏离意思,但名师对孔师都有一种崇拜和坚定的信念,只要将这种信念扩大,或许就能突破桎梏。

    圣域和从圣,相差的不仅是修为,还有心境!

    难怪这个封圣学会在他看来明明很扯,依然能让无数人维持崇拜。

    “不错,已经有人突破……好,我现在就给大家讲解,第一个难以理解的句子‘静而无忧,燥而意乱。处之泰然,择静怡之。纵无前进之力,亦可破之……’,意思很简单,只要心境沉稳,安静无忧,就算真气不够,同样可以突破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有人突破,满意的捋着胡须,伍师继续讲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孔师留下这句话,本身就有问题,正是图书馆所说的九个缺陷之一。

    心境固然重要,也要与力量相容,做到知行合一。

    只有心境达到,真气会自然而然运转,做到无为而治,才能顺其自然的突破。

    其实这句话,孔师是勉励后辈,不要光顾着真气修为,还需要心境上的磨砺,结果到了对方口中,变成突破的秘法了……

    难怪……明明有九处错误,却都没人看出!

    不是这些人太笨,而是他们将孔师想的太过伟大,从而曲解了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,在下讲解的可有什么问题,让你如此发笑?”

    正在摇头,觉得对方这个理解不听也罢,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就见伍师眉头皱起,笔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讲,这位却在哪里发笑,让他满是不悦。

    虽然七星名师有容人之量,但这里是封圣台圣地,不容人肆意亵渎。

    没想到,被对方看到,张悬略带尴尬,挠了挠头,一抱拳:“在下听到精妙处,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,这才发笑,失礼之处,还望见谅!”

    对方就算错了,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,不想去做那个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恍然大悟?呵呵,你一个归一境的小家伙,听得懂吗?”

    “孔师这篇心得,是针对从圣强者的,还恍然大悟,你知道讲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恍然大悟,来,你突破个给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周围诸多修炼者,全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从圣强者,都不敢说能够听懂,你一个归一境的小子,还听到精妙处……真是大言不惭!

    脸皮咋这么厚呢?

    见他这样说,伍师也是眉头一皱:“哦?既然是精妙处,请问何处精妙?不妨讲出来,与大家探讨一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就不献丑了!”张悬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我在这里献丑?”伍师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这样理解,张悬呆了一下,忙道:“我是说,我水平低,讲出来也是贻笑大方,还不如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的课,有了心得,讲出来是贻笑大方,你的意思是我的课……不值一提,贻笑大方?”伍师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我是说自己水平低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“水平低,却能听到精妙处,情不自禁的发笑,那我的课岂不水平更低?”伍师眉毛扬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