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声音,张悬情不自禁的回头,顿时愣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郑阳、王颖几个。

    这些小家伙,不是在校外修炼吗?啥时候跑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跑到这里倒也罢了,这么多人,怎么混进来,而不被抓的?

    他满是奇怪,对面的陆封也没想到,这几人跑上来专门问出这话,愣了一下,轻轻一笑:“我听须院长说过你们三个,年纪不大,对武技和修炼却理解极深,由简入繁,直指大道……是天才中的天才。能受到须院长的重视,足以说明能力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是武技学院的客座长老,也是名师学院的长老,自然与我同辈!”

    客座长老的地位,要比一般的长老还要高。

    他尽管是院长,也只是长老辈份,也就是说,和对方相同,就算年龄有差距,却是实打实的同辈之人。

    “是同辈就好!”

    郑阳等人点了点头,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张悬,齐刷刷来到眼前,跪倒在地:“学生郑阳(王颖、刘扬),见过老师!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武技学院新聘的三位客座长老,居然是……张悬张师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张师的学生,和陆封院长同辈,那……陆院长岂不矮了一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下不光所有老生愣了,学院的诸多老师、长老、院长也都呆滞在原地。

    武技学院聘请客座长老的事,很多人都知道,也有不少人去听课了,这三人年纪虽然不大,但对修炼理解之深,让人倾佩不已。

    聘为长老,的确是名副其实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对修为了解的如此彻底,会是某位隐世大能的传承,做梦都没想到……老师是这位张悬!

    他还是新生……自己的学生却成了学院的长老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其他人只是震惊,台上的陆封院长真的人如其名,要疯(封)了。

    刚嚣张的说,如果你的辈分高,可以随意教训我,结果……这三人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长老同辈的话,张悬是客座长老的老师,岂不要称呼他为……叔?

    脸色乌黑,只觉得一口气压在胸口,陆封快要喘不开了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!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不说这三人与他平辈了……这下好了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想拒绝都难。

    脸色淤青,憋了一会这才开口:“张悬虽然是你们的老师,但他依旧是学院的学员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学员,肯定有老师,那我想问一下陆院长,家师,拜了谁为师父?”郑阳看过来。

    陆封面容一僵。

    这个张悬最近闹得沸沸扬扬,他自然也打听过,来到学院就昏迷,根本没有拜师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他虽然进了学院,却没有认师父。

    “没拜……”面容难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家师的学员证可有?”郑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陆封再次停顿。

    学员证,需要拜师之后才能领取,不拜师的学员,虽然可以听大课,但学员证办理上,牵扯诸多学院,比较麻烦,最少也要开学一、二十天后了。

    现在才开学五、六天而已……自然不可能办出来!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学员证,也没拜师,为何说是你名师学院的学员?有何证据?”郑阳继续道。

    陆封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人家连学员证都没有,更没拜师,也就是说,学籍都没有……没有学籍,怎么能称得上学生?

    不是学生,却是客座长老的老师,辈分比你还高,你敢阻拦,就是大逆不道,侮辱长辈!

    “他虽然没有学员证,却在学院里面居住,还组建学会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来学院不足六天,已经弄塌学院两处,折腾出无数风浪了,现在却跟我说,他不是学生……搞什么?

    如果不是学生,早就打出去了,怎能任由如此胡来?

    “好了,陆封贤侄,在学院居住,我是拿了糜院长的令牌,组建学会,则是无数新生抬爱,用不着纠结!”

    张悬开口:“你阻拦我,知道是为了学院好,并不怪你。不过,这位尤虚,比斗输了,我还是要带走的,你做晚辈的,就不要争执了!”

    “贤……侄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老气横秋的话,陆封院长差点没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给个台阶,你就上??!

    要说你是院长,还不马上指点天下?

    “郑长老,王长老他们居然是……张师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还是亲传……”

    赵丙戌、糜院长等人也一个个满脸发懵。

    本以为陆封院长插手,这位尤虚,肯定要救走了,做梦都没想到,杀出三位客座长老!

    最坑人的是,这位张悬直接称呼陆封院长为贤侄……这样算起来,他们岂不也是晚辈了?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跟我凭资论辈……不管怎么说,你都只是个四星名师,今天就算说出花来,也别想将人带走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继续说下去,肯定会被带到沟里,再也爬不上来,陆封哼道。

    每个修炼者,因为体质不同、天赋不同,拜师也不相同,如果这样论的话,到处都是师父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陆封院长,堂堂名师,学院的代院长,在这里纠缠来,纠缠去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就见一个淡如兰花般的身影,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让他看了第一眼就心动不已的美女老师,洛若曦。

    “洛师!”

    看到是她,陆封院长急忙转身,抱拳道:“这件事牵扯名师学院的尊严,如果任由一个外人,带走学院副院长,以后还怎么向名师堂交代?”

    洛若曦秀眉一蹙,摆了摆手:“如何向名师堂交代,木辕自会去说,用不着你费心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是!”

    脸色难看,陆封院长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位洛师虽然年纪不大,却极有可能是圣人门阀洛家的人,连木辕木师都跟班似的礼遇有嘉,他可不敢废话。

    见陆封不在多说,洛若曦这才看向不远处的张悬:“你是不是……已经领悟了明理之眼?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会这样问,张悬愣了一下,并未隐瞒: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刚才和尤虚进行医师生死斗的时候,曾使用过,应该是那个时候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六星名师才能领悟的明理之眼?”

    “据说就算圣人门阀的天之骄子,都无法领悟,张师拥有?”

    “拥有这种天赋,只要不陨落,最少成就都是八星名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历史记载上,领悟明理之眼的天才,一共十位,其中六位达到了九星,两位陨落,一位因为重伤,修为无法进步,却也达到了八星级别?;褂幸晃?,考核七星后,失去了踪?!菟?,是和异灵族人战斗,临死前,爆发了九星名师的实力。因为没通过名师堂考核,具体情况谁也不知!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只要领悟了这种天赋,以后的成就,绝不低于八星!”

    “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张悬承认,台下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明理之眼,虽然号称六星名师有机会开启,但真正能够激活这种天赋的人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纵观名师堂的记录,都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张悬居然领悟了……难怪无论炼器、惊鸿还是医术,都爆发出超出常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种天资,就算是圣人门阀,都难得一见的。

    “明理之眼?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陆封院长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台下的诸多老生,都知道这种天赋的强大,他如何不知!

    可以说,以后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作死的尤虚,得罪这样一位超级天才……真的值得吗?

    难怪,这位洛师会替他出头,拥有这种天赋,以后成就无限,就算圣人门阀,也要与之交好,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洛若曦娇躯一晃,飞下高台,张悬正奇怪,上来阻止陆封,就为了问这句话,随即听到女孩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来找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娇躯进入人群,几个拧转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

    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拥有天道图书馆,他对任何人都能看穿,可这个女孩,却满是雾水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无论想干什么,晚上自会知晓,也没什么可纠结的,张悬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有洛若曦开口,陆封不再阻拦,交代郑阳等人带着已经被“毒”的死去活来的尤虚,向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知道这家伙让陆封院长都吃了亏,台下的老生纷纷让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知道这次闹得这么大,名师学院,应该再想来很难了,张悬忍不住摇了摇头,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十大学院,现在才挑战了炼器、惊鸿、医师三个,还有七个没去过,就这样走,实在觉得太过吃亏。

    “看来,以后再来学院,就只能挑战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学院的学生,没有学分和学员证,就不能自由进出学习,更不能安稳考核。

    而想要辅修职业达到六星,只能一个办法,那就是挑战!

    例如,想考核炼丹师了,完全可以去挑战整个学院,只要没人比得过自己,自然能得到六星徽章。

    “只想安稳考个试,为啥就这么难呢?”

    想到一旦挑战,肯定鸡飞狗跳,整个名师学院,都要大乱,张悬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只想当个学生,安稳学习,安稳考个试,结果……这位代院长不许,剥夺了他当学生的权利!

    那好吧,先回去休息几天,回头就挨个学院挑战一遍。

    顺便刷刷辅修职业,为考核六星名师做准备。

    心中感慨,大步向外走去,才走了不远,就看到一个持枪青年,一脸兴奋的冲了过来,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突破落叶枪法第十重,达到人枪合一了,张悬,我要和你比试,敢不敢接?”

    青年长枪抖动,发出龙吟虎啸之声,带着凌厉不可匹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薛真阳。

    昨天听了郑阳讲课后,就一直闭关,终于在刚才,突破了桎梏。

    听到张悬在此处,立即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枪法突破,他要一雪前耻,重振真阳会名声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吼声结束,对面的张悬还没回答就感到后脑勺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急忙转头看去,就见郑阳老师脸色低沉的看过来,一脸的不悦:“孽畜,还不拜见师祖!”

    (Ps:最近的情节可还满意?满意,请投两张月票,谢谢大家了。另外,你们知道啥是最强装逼么?今天会在公众号上用一个MV给你们揭示装逼的最强姿势,装逼都在无形中,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,关注之后,查看历史消息或者回复最强装逼,即可看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