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六星巅峰医师,对身体掌控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,体内中没中毒,哪能不清楚!

    刚这一下,他就知道,剧毒已经侵入心肺,达到了就算是他,都无法治疗的深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他在不知不觉中,已然中了剧毒!

    周天炉鼎解毒**不是将毒解了吗?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不错,你根本没解……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解?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身体颤抖,尤虚急忙运转真气,想要压制体内的毒性,却感到丝毫作用都没有:“难道,你的毒液不在那些青泔灵液中?你……耍诈!”

    他将喝进去的尿液全都排出,涓滴不剩,还中毒了,难不成这家伙用圣兽的尿液只是障眼法,其实真正的剧毒,在另外的地方?

    “耍诈?”

    张悬冷冷看过来,声音带着质问,直指心底:“我向你求售十叶花,态度诚恳,言语没有丝毫违礼之处。你不卖也就罢了,却诱骗魏长风去云雾岭采集云雾花,害得他遭到圣兽围攻惨死……可是我耍诈?”

    边说边向前走,身上带着一股气息,让人不敢与之正面接触。

    “让人去采云雾花?这……这不是让人送死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二人的矛盾是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还以为,这位张悬挑战副院长,只是为了出名,没想到,是后者无礼在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台上浩然如同钟鸣般的声音,下面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在场的不少人,都知道张悬挑战尤副院长,却不知道根由,听到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台下的指责,和魏长风死了的话语,尤虚心中一慌,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我得到云雾花,你非要活的才行,好,我将云雾花救活,你再次出尔反尔……可是我耍诈?”

    张悬继续向前,目光如电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尤虚身体发颤,无法反驳,再次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说十叶花,没成熟,不能出售,我用特殊方法,消耗真气让其成熟,依旧不卖,置名师信誉于不顾……这也是我耍诈?”

    言语如刀,张悬像是要刺穿对方的灵魂,声音更是宛如洪钟,响彻整个高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连续说了三个“我”,尤虚嘴唇哆嗦,想要解释,却解释不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一点错误都没有,就算想反驳,也无从辩驳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原来张师找尤副院长买药……不卖还故意为难,这有些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还挺佩服尤副院长,没想到是这样的人,简直就是医师学院的败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张悬的话语听在耳中,台下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之前,不少老生都觉得,张悬做为一个新生,挑战副院长不知天高地厚,无视尊卑,听到这才知道,全是后者逼的!

    堂堂六星名师,出尔反尔,言而无信,别说张师,换做他们,也绝对会怒火中烧,难以原谅。

    “我培育出来的药物,想卖就卖,不想卖也没什么!难道就因为不出售给你,就要背上罪名?”

    见台下的舆论一边倒,尤虚稳住脚步,牙齿咬紧。

    “十叶花你的确想卖就卖,这个由你,我说不出来什么!不过……医师生死斗,我想挑战就挑战,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张悬面容冷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尤虚全身僵直。

    比试解毒,都不是对手,比试其他,肯定更没希望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医师生死斗,他根本就不可能获胜。

    这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就算对方不敢杀他,也架不住随时挑战??!

    挑战一次剥一次皮,来上几次,不死也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……我认栽!你说怎么赔偿,我赔偿就是,大不了那株十叶花给你?!币灰а?,尤虚道。

    “赔偿?”张悬向前:“你赔得起魏长风的命吗?”

    尤虚后退:“那你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……为魏长风抵命!”

    张悬冷冷看过来。

    魏长风被杀,全都因为这家伙,所以……他只有一个想法——杀人偿命!

    他为了女儿,为了身为父亲的执念,被圣兽活活打死,而你这个罪魁祸首,又怎么可能活在世上!

    “抵命?”尤虚脸色狰狞:“我堂堂医师学院副院长,六星上品名师,为他一个小人物抵命?凭什么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哈哈!”张悬大笑出声:“那我就告诉你,凭什么!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,独自解决疑难墙五百零三道疑难杂症!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,病症台留下四百三十二种诊断的方法!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,重新给出先辈林诸多病症,新的医治方案,让诸多传世的病症,更容易解决!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,冲击六星医师,毫无错误,留下解决七十三种病症的最正确处方!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毁了医师塔,但却留下了更多治疗疾病的药方,让总部愿意为我开启医师生死斗,你居然问我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凭的就是医师身份,堂堂正正;凭的是生死斗,我胜了你!”

    每说一句,张悬就向前一步,巨大的声音如同洪流,衬托的他宛如九天之上来的神祇,不可轻视和侮辱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连连后退,尤虚脚下突然一软,这才发现已经退到了高台边上。

    不错,对方没有耍任何手段,靠的是实力,靠的是生死斗,是堂堂正正的比试,他输了不认的话,反倒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。

    “自杀吧!”

    见对方脸色发白,话都说不出来,知道自信心已经被彻底摧毁,张悬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一颤,尤虚面如死灰,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,无比失败,与其活着,还不如死了更好。

    手掌举起,没有丝毫迟疑,笔直对自己的脑袋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手掌即将拍在脑袋上的时候,天空突然响起一声大喝,一个人影从空中笔直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伴随喝声,原本一脸黯然的尤虚猛地打了个激灵,随即看向张悬,眼睛透红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对我施展师言天授?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再傻也知道了,对方刚才施展了师言天授,借助天地的压力,让他失神,身不由己,要是人影的喊声晚上半步,恐怕已然自杀身亡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全身一动,尤虚向张悬冲来,狂暴的力量迸溅而出,带着无敌的碾压。

    圣域一重巅峰的气息全部释放,整个高台似乎都有些承受不住,快要崩塌。

    面不改色,张悬双手背在身后,傲然站立在高台,自带一股气息,似乎对他的攻击,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尤院长!”

    就在攻击即将落在张悬身上的时候,刚才的大喝再次响起,人影大手一挥,尤虚漫天的攻击立刻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见攻击消失,张悬叹息一声,暗道可惜。

    医师生死斗,既然是总部同意的,自然受到总部的监督和制裁,刚才尤虚那一掌,真敢落下来,估计已然被总部隔空抹杀!

    可惜,被人阻止。

    转头向人影看了过去,是个白须老者,身穿名师服,眉宇带着威严,一看就知道不凡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悬?”老者淡淡看过来,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。

    看到这家伙阻止自己斩杀尤虚,还在这里耀武扬威,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炼丹学院院长,陆封!”

    自我介绍了一下,陆封院长双目带着压迫,给人不容辩驳的力量:“尤虚,不管怎么说都是学院老师,堂堂副院长,就算偶有过错,也罪不至死。这样吧,我让他将十叶花赔偿给你,再赔偿你一些灵石,这件事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“作罢?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老家伙阻挡,这个尤虚,肯定已经死了!

    十叶花和灵石……这两样东西,能换来魏长风的命?

    “不错,学院有学院的规矩,你身为学生,挑战老师,已经违背规则,违背了师生之间的礼仪。只要今天这件事就这样算了,学院也会对你从轻处?!?br />
    大手一摆,陆封院长语气中带着仁慈。

    “从轻处罚?”张悬目光冷然:“如果我不要赔偿,只要他的命呢?”

    “要命?哼,这里是名师学院,还不允许你一个学生为所欲为?”

    见自己亲自出面,一个新生,不害怕感激涕零倒也罢了,居然还敢当众顶撞,陆封院长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再说,尤虚,并不只是医师,更是名师堂注册的六星上品名师,如何处置,需要名师堂和学院共同商议,还轮不到你一个四星的小人物,在这里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“你是学院院长?”张悬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这样问,陆封一愣,随即道:“不过,老院长失踪,炼丹学院又是第一大院,名师学院的诸多事情,都由我决定,算是暂代院长一职。放心,我做出的决定,说话算数,就算尤虚,也不敢反驳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丫不是院长,在这里插什么话?河边有青草,不需要多嘴的驴!给我滚一边去?!?br />
    听说对方不是院长,张悬眉毛一扬,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“不然,信不信,我现在就去挑战你的炼丹学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