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怎么办?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听到无法劝阻,卫冉雪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还想向张师学习惊鸿舞技,如果出了什么事,向谁学习?

    “别着急,医师比斗的确无法阻止,不过,如果真危险,可以劝他们放弃,只要认输……相信以我们的面子,另外一方也不能赶尽杀绝!”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这么办了!”

    愣了一下,也知道没办法,卫冉雪只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人用的圣域意念传音,速度极快,这边说完,台下这才哗然。

    在场的基本都是医师,听到用毒比试,全都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医师赌斗了,而是生死决斗,弄不好,死!

    甚至……两个都有可能死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个学生,跟堂堂副院长赌这么大……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?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刚来到就听到这个消息,洛七七吓得俏脸一白。

    “比试用毒?”跟在她身边的胡夭夭则眉毛一跳,不知想些什么,拳头情不自禁的捏紧。

    “拿出你的毒药,和我的相互交换,以半个时辰为期,谁先解毒成功,谁就获胜!解不了……那只能怪学艺不精!”

    尤虚一声大笑,眼睛不停放光。

    根据对方的战绩,比试医术肯定是无法胜过,而解毒……恐怕整个名师学院,都没人是对手!

    “好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嘴角扬起,尤虚手腕一翻,一个墨绿色的玉瓶出现在掌心:“这是我的!”

    手指一弹,真气托举下,瓶子缓缓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张悬随手接过。

    还没打开瓶子,就感到一股澎湃的力量在其中激荡,随时都会冲出来。

    明理之眼运转,低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顿时看到一股黑色的气息,在其中徘徊,就算是圣域一重巅峰强者服用,恐怕都会瞬间破坏生理结构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轻轻拔开瓶塞,一股凶恶的气息喷涌而出,普通人别说服用,就算嗅上一口,都会被当场抹杀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毒?”

    台下的钟鼎淳面容变了。

    身为医师学院院长,六星巅峰医师,可以轻易感受出玉瓶中药物的恐怖,就算是他触碰,恐怕都要九死一生,难以解决。

    “这毒很厉害?”糜院长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何止厉害,就算是我,别说半个时辰,就算十个时辰,恐怕都找不到解决的方法!”钟鼎淳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都解决不了?那……”糜院长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看看张师怎么解决吧……他的医术,比我强,我没办法,或许他能有手段!”迟疑了一下,钟鼎淳道。

    知道这位张悬的光辉经历,知道自己的医术和对方比起来远远不如,既然如此,不如先等等看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早有准备!”

    将瓶盖重新塞上,张悬看过去。

    难怪对方敢说比试解毒,这个毒药,果然可怕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,对圣域强者都有效果,你的毒药呢?”冷笑一声,尤虚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?”

    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虽然拥有毒师职业,但说实话,从来没配置过毒药,更别说能够毒杀圣域强者的药物了。

    让他直接拿出来,的确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有?如果没有,就代表你输了……”尤虚道。

    定好了比赛内容,他将毒药拿出来了,对方却没有,同样也是输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定下这个比赛项目,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鸿远帝国谁能拿出超越玉瓶中的毒药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,稍等一下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思索了片刻,张悬转了一圈,眼睛落在不远处的糜院长身上。

    “糜长老,你可有【青泔灵液】?”

    “青泔灵液?”

    糜长老愣了一下,随即一脸古怪:“你说的可是……圣兽的尿液?”

    “是,如果有的话,可否借我一些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青泔灵液,是圣兽的尿液的学称,显得不那么低俗。

    对于圣兽来说,尿液是日常排泄之物,但对低级的灵兽,就十分恐怖了。

    动物都是靠尿液来划分势力范围的,就算达到圣域也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不少驯兽师,都会备一些在身上,防止遭到灵兽围攻。

    “借这个?”嘴角一抽,糜长老看向一侧的钟鼎淳,也见他满脸迷茫。

    对方拿出如此厉害的剧毒,你没有与之对抗的东西倒也罢了,要圣兽的尿液做什么?

    这玩意对灵兽,虽然有很大的恐吓作用,可对圣域强者来说,完全没有效果??!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尽管奇怪,但对方开口,只好手腕一翻,一个一尺左右的大葫芦出现在掌心,手指一弹送上高台。

    随手接过,张悬晃了晃,一股腥臭味升腾而起,满意的点了点头,看向尤虚:“好了,这是我的毒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尤虚脸色如同锅底,差点没被口水当场呛死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我拿出剧毒,你拿一葫芦尿液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还你的毒药,你他妈当我瞎??!

    明明糜长老刚给你的,而且你连瓶盖都没打开……这他妈是毛的毒药?

    故意恶心我吗?

    张悬,我操你姥姥……

    羞辱人,不待这么羞辱的吧!

    不光他抓狂,台下看热闹的众人,也全都鸦雀无声,一个个眼睛瞪圆,像是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生死斗,随时决定生死的比试。

    尤副院长拿出的毒药,气息冲天,给人一种嗅上一口就会死亡之感,你拿不出毒药倒也罢了……弄一葫芦尿算什么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你悄悄拿出来,别人不觉得什么,当众问糜长老借,然后转手送给对方……

    能做的更明显一些吗?

    钟鼎淳也瞪大了眼睛,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六星巅峰医师,知道圣兽尿液,根本无毒,拿无毒的东西,与对方赌斗?这不是等着输吗?

    “糜院长,你这个青泔灵液……有什么特殊?”实在忍不住,看向糜院长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就是我圣兽不久前才尿的……”糜院长也满脸发懵,完全搞不懂台上青年到底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的毒药准备好了,如果不敢喝,就是你输……”

    将玉瓶中的青泔灵液递了过去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呼吸急促,尤虚眼前发黑,气的快炸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拿出毒药,对方肯定会输,谁知这家伙,直接要了一葫芦尿……真要喝了,就算赢了,也不光彩??!

    喝尿获胜……我日!

    可不喝的话,说明不敢比试,而输了,只能任由宰割……

    他可是六星上品名师,医师学院副院长……啥时候被逼迫成这样!

    “喝不喝,这么墨迹?比试内容,是你定的,我也没犯规!”见对方气的胸口鼓起,随时都会爆炸,张悬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故意羞辱对方。

    而是他真的没有毒药,毒师职业,他只看过红莲山脉的书籍,不过二星左右,想要配制出毒死圣域强者的药物,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    再说,就算能够做到,也找不到这么多珍贵药材??!

    他现在虽然有无数灵液,不算一穷二白,但在药物上,还是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药物,没有配方,怎么可能配制出毒药?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依靠天道真气。

    通过学习毒师,他知道天道真气,可以一念为救命良药,一念为剧毒。

    想要在解毒上胜过对方,只能用这个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天道真气太过精纯,一旦泄露,必然引起极大的麻烦,必须使用有气味的东西掩饰才行。

    美酒虽然也可以,能让洛七七这种人不发觉,面对圣者就很容易泄露。

    而青泔灵液,本来气味就大,加上对方喝了,肯定不会细嚼慢咽,仔细体会,这样一来,真气就能神不知鬼不觉,侵入身体,变成剧毒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别说六星医师,就算七星、八星、九星,都无法解决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并非毒药,而是一种精纯到不能再精纯的真气,可以随意钻入修炼者无法修炼的重要所在,就算发现,也无法驱除。

    也就是所谓的病入膏肓。

    “我们比的是解毒,你用圣兽尿液来冒充,还说没犯规?”

    面容狰狞,尤虚咬牙。

    “做为医师,你应该知道,圣兽尿液,也是一种药材,不然也不会成为青泔灵液??梢灾瘟啤究竦咧ⅰ?、【真气冰火式凝结】以及【圣兽鳞伤】等数百种不同的病症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是药材,自然也能当做毒药。你的毒药,不也是诸多药材配制而成,为何我的不行?我愿意服用你的,你不服用,那就认输吧!”

    张悬摆手。

    对于医师来说,万物皆可为药,圣兽尿液虽然骚气冲天,让人嗅上一下,就快要晕死,但的确可以当做药材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药物,就能当成毒药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不算违规。

    见对方逼迫,真不喝的话,只能认输,尤虚咬牙:“让我认输?做梦!我喝可以,不过,我们要同时开始!”

    “同时?不用了!”

    也不犹豫,张悬抬头就将玉瓶中的毒药倒入口中,随即玉瓶倒扣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干了,你随意!”

    (老涯在公众号发了天道作死榜排行第十的尤虚,大家可以看一下。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,添加关注即可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