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郁闷,但毕竟是活了接近一千年的老怪物,郁闷过后,开始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“能通过疑难墙,说明疑难杂症,难不住他!”

    “闯关病症台,说明对新的病症,理解极深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先辈意念羞愧,甘愿毁灭碑文,说明对医道的领悟,达到了高深莫测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意念乱转,尤虚面容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怎么计算,和对方比,都没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心中一动,不知想到了什么,目光中闪过一道狠辣之意,拳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刚做好决定,就见对面的张悬看了过来:“既然尤副院长如此大方,那我就决定如何比试了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再顾不上刚才的气势,尤虚将单手举起:“你既然挑战我,如何比斗自然由我决定!”

    开玩笑,真要对方来,必然死定了!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说的有风度?”

    刚才还满是支持的诸多老生,听到这话,全都愣在原地,脸上火辣辣的,像是被抽了一巴掌一般。

    说完有风度,马上改口,堂堂六星名师,能要点脸说话算点数吗?

    “好,你说!”

    也没想到他会改口,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对方如何决定,他都不在乎,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,为……魏长风报仇!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是医师,医师不光治病救人,还要肩负社会的责任?!?br />
    尤副院长看过来:“其中……解毒,也是我们医师必须学会和能够解决的。我的要求很简单,和你比试解毒?”

    “解毒?”张悬眉毛扬起。

    医师比试,虽然不比名师那样,分为不知多少种类,却也可以轻易说出数百种,而解毒,正在其中。

    毒师和医师两个职业,互为天敌,想达到更高级别,获得别人认可,必须要会解毒,否则,别说无法对抗毒师,被人下了黑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有史以来,被毒死的医师比比皆是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“不错,医师不光要治病,还要会解毒,不然,再厉害,也只是个空架子!”

    尤虚看过来:“所以,这也是医术的一种,完全可以拿来比试?!?br />
    “找死,这家伙可恶!”

    听到尤虚突然变卦,说出比试解毒,台下的本就气的快要爆炸,恨不得上去狂揍这家伙一顿的钟鼎淳,忍不住暴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糜长老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解毒比试,?;刂?,生死难料!”钟鼎淳解释。

    “生死难料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赵院长等人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听过解毒比试,但具体规则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要解毒,首先要有毒药,其次……还要有受体!也就是说,先要有人中毒,才能解!”钟鼎淳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中毒?”

    既然是比试,肯定用的是最厉害的毒药,能解决还好,解决不了呢?

    岂不当场就会有人被毒死?

    “是啊,这种比试太危险了,医师很少去做,这家伙简直有违准则……”钟鼎淳咬牙。

    毒这东西,是乱解的吗?

    稍有不慎可是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先别着急,就算中毒也未必是人类,也有可能用试丹兽之类做实验。医师救死扶伤,怎么能拿人命开玩笑?”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就算试毒,也未必需要人类吧,灵兽也具有相同效果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回事……”钟鼎淳正想解释,就听到台上的张悬,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,解毒就解毒,说说规则!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!”

    见他同意,尤虚松了口气,轻轻一笑:“你我各出一份毒药,互相服用……谁能在规定时间内解毒,谁就获胜!”

    “以身试药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规则我提出来了,敢还是不敢?不敢的话……今天的比斗,就算你输!”尤虚冷哼。

    “互相服用毒药?如果解不了,岂不会当场毒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规则,太可怕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医师生死斗了,而是以命相搏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规则,所有人哗然。

    就连卫冉雪、赵院长等人也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难怪钟鼎淳听到这个比赛,如此着急,没想到规则这么狠!

    能够解决最好,解决不了呢?

    要知道不少毒药,都是见血封喉的,一沾上就死,想要解决,哪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正在震惊,觉得这位张悬肯定不会同意的时候,就听到他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!”

    “不能答应,太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一白,糜长老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可是听莫高远说过杨师的事迹,万一张师被毒死,恐怕整个名师学院,都难以承受对方的怒火!

    “可恶,欺人太甚!他是圣域强者,和张师根本是两种生命层次,互换毒药……张师就算想下毒,也很难有什么作用吧!”

    卫冉雪也气的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毒药的威力,和修炼者的级别和实力有很大关系,就好像一滴水能淹死蚂蚁,用来对付大象却没有半点作用一样。

    圣域强者,生命层次发生变化,轻易毒死蚕封境高手的药物,就算吃了,也可能啥事没有。

    而送给桥天境的人吃,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层次不同,实力差异,抵抗力也就不同,怎么公平?

    “钟鼎淳?这就是你们医师学院的副院长?六星上品名师?”赵丙戌脸色也变得铁青,转过了头来。

    之前听到对方出尔反尔,就觉得有失名师身份,不过,药材是他的,实在不想买,谁也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但现在,一开口仗着圣域强者身份,与人家比斗毒药,想置人于死地,已经不是卖不卖的事,而是人品了!

    因为属于两个学院,平时和这位尤虚接触的时间不多,不知为人如何,但此刻听到,这家伙要开口要将一个学生弄死,真的是名师?

    名师,就算有些人品的确不咋样,可也不会做出这么有失威严的事情吧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钟鼎淳脸色涨红对方这样做,虽然按照规则,不算违例,却等于丧失了名师该有的风度。

    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怪钟院长,这位尤虚,我以前接触过,并非如此。只是现在年纪大了,对死亡越来越畏惧,只要能够活下去,什么尊严,风度,都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糜长老插话。

    这位尤虚,年纪已经到了圣域能够活着的尽头,一个随时都会死的人,只要能够活下去,怎么可能跟你讲道理?

    活着才是最大的!

    “有些人,面对死亡,宁愿选择名声,维持一辈子的形象;也有些人,多活一天是一天,名气不过是身后事,死了就啥都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糜长老哼了一声:“这家伙为了延寿,到处猎杀灵兽,提取它们的血液,念在同事,又因为老院长的事,太过悲伤,就没去找麻烦,没想到到现在都不知悔改!”

    “猎杀灵兽?”钟鼎淳第一次听说,忍不住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医者父母心,学医的,不光要救死扶伤,救人性命,就连受伤的灵兽遇上,能救的也都会出手。

    到处猎杀灵兽,只为了自己活下去……这真是医师所为?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是这几天探查紫阳兽前辈消息,无意中得知的!据说最近一年内,你们这位尤虚副院长,光半圣级别的圣兽,就猎杀了二十多头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多头?杀这么多半圣干什么?”钟鼎淳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件事,就算他是医师学院院长,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!”糜长老摇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也很奇怪,只是同事之间,只要没造成大的伤害,不方便细查罢了。

    “半圣圣兽,就算在鸿远山脉,都能算得上一方王者了,就算他是圣者,想要猎杀,也没那么容易吧!一年左右二十多头……”

    钟鼎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半圣级别的圣兽,对战从圣级别的强者,都丝毫不落下风,就算不如钟鼎淳,逃走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一年左右,猎杀这么多?

    再说,鸿远山脉,想找这么多圣兽,也很难吧!

    “好像和云雾岭有关,不过,二十多头半圣圣兽的消息,准确无误,你不相信,可以等他们比试完了,找这家伙单独问问!”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强忍住心中的疑惑,钟鼎淳点点头。

    云雾岭拥有整个鸿远山脉所有的圣兽,如果和这个有关,消息应该十之**了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这些,现在的情况,你身为院长,能不能阻止?”见两人还有心思谈论什么圣兽,卫冉雪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是二人的比斗,弄不好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医师生死斗,是经过医师公会总部同意,一经开始,再无法停止!我们插手的话,很容易引起矛盾……”钟鼎淳摇头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管,而是管不了!

    医师生死斗,通过徽章沟通了总部,这时候阻止,就等于在对抗整个公会,就算他是十大名师之一,也做不到这点。

    规矩,就是规矩,不能破。

    要不是如此,他能等到尤虚在上面耀武扬威?

    肯定早就冲上去先揍一顿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