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……”糜长老、赵丙戌全都沉默。

    二人见过这个青年驯兽、炼器上的天赋,但医师……每一个人的体质不同,修炼功法不同,就算相同病症,也有不同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这些不光是看书就能做到的,还需要实践和亲身经历。

    不少厉害的医师,都会四处走访,甚至亲历战场,只有不停救人,才能医术大进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医师越老,越让人相信,越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张师,就算天赋绝佳,不过二十岁左右,真的能战胜这位接近一千岁,经验老道的尤虚副院长?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吧……刚才我问了,很有自信!”赵丙戌道。

    虽然说的可以,言语中却还是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他见过对方炼器上的天赋和能力,至于治病……从未见过,的确不好揣测。

    “诸位院长放心,张师肯定可以获胜!”

    见三人满是纠结,一侧的中年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肯定?”几人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把握,眼前这家伙为何如此自信?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还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医师学院四大关卡,几位院长都听说过吧!”

    “病症台、疑难墙、先辈林和医师塔!”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每个学院,都有考核学生能力的关卡,就算他们是其他学院的院长,也都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五分钟破病症台、十分钟拆疑难墙、一路走过,先辈林崩塌……不到十分钟从四星医师冲击六星医师成功,让留存在医师塔中的前辈意念黯然认输,导致医师塔变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满脸苦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医师学院这么狼狈,都是他一个人干的……如此医术,怎么会输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糜院长、赵丙戌等人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也觉得奇怪,为啥好好的医师塔塌了,诸多医师为啥这么狼狈,没想到……全是这家伙干的!

    破病症台、拆疑难墙、弄塌先辈林,闯关医师塔……这是多厉害的医术才能做到的?

    一路碾压!

    “这一切,都因为尤虚……不卖药材给张师?”医师学院钟鼎淳院长,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“就目前得到的消息来说,应该是的!”

    中年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尤虚,我操你姥姥……”一声咆哮,钟鼎淳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。

    妈了个鸡,医师学院混到今天,容易嘛?结果你得罪个人,搞成这副样子,让我以后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?

    就算以后历史记载,我也将是最丢人现眼的一届院长了……

    在位期间,被一个学生扫了,而且如此彻底,连老窝都端了……你妹的,我他妈招谁惹谁了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,啥都没干,平白无故躺枪,尤虚,你不是副院长,而是专门过坑我的吧!

    “回头我就撤了他这个副院长,要他给学院打工,重修医师塔,不行,让他去洗厕所……”

    钟鼎淳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人家别的学院的副院长,都是帮忙招生,拉拢顶尖人才,各种正能量,这家伙倒好……出尔反尔,言而无信不说,还将如此天才得罪到死……

    传出去,还怎么有脸见人?

    名师,你妹的名师??!

    我当初怎么就找了个这样的垃圾玩意,当副院长……

    “节哀顺变吧!”

    见这位钟院长,抓耳挠腮,快要疯掉,糜院长等人全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得罪谁不好,非要得罪这个名师学院建校以来,最猛的怪胎,怪得了谁?

    幸好对方只拆了个医师塔,就跑过来进行医师生死斗了,如果再跑到医学院其他地方闯关……恐怕你整个学院都别要了!

    “幸亏我们惊鸿师,考核起来比较简单,不然……我怕惊鸿院也完了!”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卫冉雪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来到学院不过六、七天时间而已,考了个炼器师,弄的半边公会崩塌,记录通道彻底废掉;考了个医师更加过分,整个医师塔都没了,还顺带要干掉人家一位副院长……

    幸好她聪明,直接申请了六星惊鸿师,不用考核,不然,她们惊鸿院,估计也被拆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糜院长眉毛一跳,面如苦瓜:“那……我是不是该帮他申请个六星驯兽师?我怕他过几天想考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院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担忧的担忧,看热闹的看热闹,台上风声呼啸,尤虚副院长飞到跟前,落在高台。

    冷冷看向不远处的张悬,眼睛眯起,双手背在身后,带着主宰天下,掌控一切的气势:“就凭你,也想挑战我?不欺负你,如何比试,你来定吧!”

    医师挑战,无非就两种,数量和质量!

    数量通常是指一个时辰内,解决病人的人数;至于质量,则是同样的病人,同样处方,谁的更容易炼制,更廉价,效果最好,谁就获胜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副院长,气势就是足!”

    “做为六星巅峰医师,对付一个晚辈,自然手到擒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副院长威武!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,医师生死斗,被挑战者,有选择挑战内容的权利,他一来到就开口让对方选择,立刻引得无数人赞扬。

    看到了没?

    这才是名师该有的气度!

    一个不知从哪里学了点医术的新生,就敢嚣张,即便让你先选,能赢吗?

    “这家伙肯定会输,一个新生有了点成就,就得意忘形,今天尤副院长肯定会让他原形毕露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听说还组建了什么悬悬会,新生来到学院不老老实实的,肯定要倒霉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刚来的老生,听到张悬居然敢挑战堂堂副院长,全都满是冷笑。

    这是名师学院,不是你们家的乡下,来到这里不乖乖盘着,到处找麻烦,看你怎么收??!

    “怎么,敢挑战我,说不出内容了?”

    听到台下的议论,尤虚气势再盛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模样,台下再次哗然,又有无数人崇拜。

    和众人的激动不同,赶过来的孙元,差点吓哭了。

    老师现在自信满满,要是知道刚才他见到的一切,估计就不这么想了……

    不敢迟疑,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有个事,必须要现在和你说一下!”

    想到这,不敢犹豫,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“现在和我说?看不见我忙着吗?”眉毛扬起,尤虚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学生啥都好,就是没眼色,没看到我正忙着吗?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管怎么样,都要说,不然我怕老师,会不知对方的实力,吃了大亏!”再不管老师的脸色,孙元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吃亏?”尤虚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,这位张师……就在刚才,已经考核六星医师成功!”生怕对方失去耐心,孙云忙道。

    “考核成功?一个新生,修为不够,也能成功?看来还有些本事……”尤虚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难怪能让糜院长、赵院长等人如此重视,还是有些手段的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又如何?

    一个新考核通过的医师而已,他可是沉浸在医道,近千年,会怕一个毛头小子?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他还去了疑难墙……一个人将上面的疑难杂症全部……解决了!”孙元道。

    “疑难墙,一个新考上的六星医师,也能解决?是不是一道题都没完成,就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尤虚突然反应过来,愣在原地:“你说什么?他、他全部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是,不仅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忙连忙将之前看到的快速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病症台倒塌?”

    “说的先辈林,羞愧的炸裂?”

    “考核六星医师成功,让医师塔崩溃,变成废墟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前这一切,都是他干的……”

    每听对方说一件,尤虚就觉得如同雷劈了一次,自己的身体,宛如一瞬间经历了春夏秋冬,又像从万丈高空被人扔下,随时都会吓死当场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几关,单说疑难墙上的问题,他一道都解决不出,这家伙一口气解决五百多道……

    还是人吗?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和这种人进行医师生死斗?

    跟我开玩笑的吧?

    还以为对方是个弱鸡,随手就可以捏死,做梦都没想到,居然是头翱翔长天的巨龙,随时可以秒杀一切!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我怕老师获胜的几率不大!”

    脸色涨红,孙元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尤虚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尼玛,这哪里是获胜几率不大,简直就是一点都没有!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真要和对方比试,绝对是送人头的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个情况,肯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干嘛早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气的快要爆炸,尤虚忍不住怒喝。

    早点说也好啊,现在都答应了,说有个屁用?讯息已经传到总部,就算想拒绝也晚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刚才不让我说,还让我温酒准备着……”孙元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不是我不想说,而是你不让??!

    “温酒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一抽,想起刚才的事,尤虚身体情不自禁的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就没卖给你十叶花吗?至于将整个医师学院弄成这样吗?

    还医师生死斗……

    就算今天胜了,弄成这样的局面,恐怕也要被院长活活打死!

    这他妈什么事!

    自己酿下的苦果,看样子就算是狗屎,也要含着泪吃下去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尤虚眼眶都觉得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