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师塔,一共七层。

    第一层用来治病、疑难墙之类的都设立其中。

    第二层及后面的五层,分别是一星医师到六星医师的考核机关。

    整个医师塔,和炼器学院的器海一样,也是机关和阵法的融合,考核的人,进入其中,不光要有丰厚的医学知识,还要有治病的经验。

    治病不是炼器,药材千万种,同一种病症,可以轻松开出数百种、甚至成千上万种不同的药方。

    因此,医师塔的考核,不能像器海那样死板,其中留下了无数先辈意念,对考核者的药方进行检验。

    有这些意念检测,其他人考核,没太大问题,但……这位张悬就不一样了!

    先辈林的诸多药方都被他批的一文不是,先辈留下的“正确答案”,肯定也不放在眼里……一旦开出更好的药方,负责审核的先辈意念,必然羞愧难当……

    然后、然后……就和先辈林一样,轰然倒塌了!

    医师学院成立了不知多少年,无数先辈的经验居然都比不上这家伙……

    难怪糜院长、赵院长甚至一向冷漠的卫院长,都对他和颜悦色,甚至赐予长老令牌……这家伙简直就不是人!

    体内真元涌出,护住身躯不被碎石迸溅,看着眼前不停坍塌的大殿,孙元眼泪流淌。

    尤副院长掌管医师塔,负责这里的所有事宜,这位张悬将这里弄成这样,而且还是在规则下做到的……所有责任,就只能他老师一个人承担!

    不就一株十叶花嘛……

    这些好了,整个医师学院都完了!

    先不说这些建筑,单说名声,肯定会彻底扫地。

    一个刚来学院的新生,横扫整个医师塔,无人能抗,四大引以为傲的关卡,最长的都没坚持十分钟……

    再加上学分全被一扫而光,还欠人家很多……不用想,学生肯定会跑光,医师学院明年必然成为十大学院垫底,连惊鸿院都不如!

    这他妈叫啥事!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马上告诉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悲凉,突然想起老师,他貌似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还沉浸在教训了一个新生的愉快之中。

    身体一震,从废墟中冲了出去,很快来到尤副院长的小院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只见副院长,依旧在浇花,打理药园,似乎外面的事,一点不知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药园的灵气,这个小院布置了厉害的阵法,灵气都跑不出去,声音自然也进不来。

    外面医师塔倒塌的动静虽大,对他却没有一点影响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怎么样,将那小子抓回来了没?”

    见他走来,尤虚轻轻一笑,淡淡看过来。

    孙元嘴角一抽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?他难道不是去找赵院长、糜院长等人告状了?妄议一位高级名师,这是死罪……”尤虚冷笑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去找人告状,而是去了医师塔……”

    见老师还沉积在自己的想象之中,再也忍不住,孙元开口。

    “去了医师塔?他去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尤虚不解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还是跟我出去看看吧,看看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解释了对方也未必相信,孙元只好道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尤虚越发奇怪,不过见学生如此认真,只好点了点头,跟在后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院门,就看到一片废墟出现在眼前,以前高耸的医师塔,已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医师塔?发生了什么事?难道强敌入侵?”

    嘴唇一抽,尤虚差点没疯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医师塔,医师学院最标志性的建筑,居然塌了……到底谁干的?

    难不成异灵族人入侵?

    “不是、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正想开口,一个洪亮的声音轰然而起,瞬间响彻整个医师学院。

    “我张悬,特向医师总部申请【医师生死斗】,挑战医师学院六星医师副院长尤虚,还望批准!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声音结束,一个医师令牌猛地飞上天空,紧接着,一道光芒笔直射来,出现了两个巨大的字?!巴?!”。

    “医师生死斗?”孙元眼睛一黑。

    医师生死斗,是医师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争执,进行的比试,与名师挑战类似。

    只要总部同意,双方就可以进行各种比试,决出生死,彻底解决恩怨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……考核六星医师,是为了进行这个!”

    孙元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一个新生没有学分,而考核六星医师,没有学分进不去医师塔,所以……先去了疑难墙,得到了学分,这才一次性考核六星医师成功!

    级别相同,再向总部申请生死斗,也就名正言顺,顺理成章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他要挑战老师的医术,彻底将其逼死!

    这是医师间的争斗,堂堂正正,光明正大,用医术压人!

    难怪这家伙,之前在别院的时候,专门说再问最后一次,显然,给老师机会,可惜……老师没当回事,只把他当成一个普通新生,毫不在乎……

    这下好了,人家不光将医师塔弄的彻底废掉,还开口生死斗……这下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生死斗?不知天高地厚,也好,刚好想教训一顿,自己送上门来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一侧的尤副院长没想到一个新生居然跟他挑战医师生死斗,脸色阴沉下来,手掌一翻,代表身份的六星医师徽章取了出来,咬破手指,鲜血滴了上去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光芒一闪,徽章飞向天空,发出一个宏大的声音:“我尤虚,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快就做出决定,孙元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刚才光顾着震惊了,还没来得及细说这位张悬的逆天举动。

    谁知,就耽误了这一下,老师就答应了对方的比斗,这下该怎么办?

    医师生死斗,和名师比斗一样,一旦答应,消息立刻传回总部,如果临阵退缩,将会受到惩罚,轻则取消医师资格,重则直接格杀!

    换做以前,一个新生挑战老师,他肯定觉得对方是在找死,但……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些,直觉告诉他……老师和对方就算必上一万场,也绝对赢不了一次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绝对的碾压!

    “老师,你不应该答应,这个张悬没那么简单……”实在忍不住,急忙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这个学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尤虚脸色一沉,一甩手臂,冷哼出声:“一个小家伙而已,不算什么,敢和我争斗,我分分钟弄死他!你先回院子里,温些美酒,等酒热了,我也该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不再理会对方,身体一纵,笔直飞了起来,向徽章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对方就算再有天赋,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家伙而已,他一辈子沉浸在医师职业之中,跟他下战书,不是在找死是干什么?

    “温些美酒?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差点哭了,分分钟是有人会被弄死,不过……只能是你,而不是对方!

    急忙喊了一声,结果却发现老师已经飞远,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去劝阻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老师和对方争斗,没有一点胜算,再也忍不住,笔直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炼丹学院院长,钟鼎淳的住所,糜长老正在拜访,抱拳问道:“钟院长,你这边有紫阳兽前辈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钟鼎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位钟院长是个黑胡须的老者,一身衣服十分朴素。

    “该查的我都查了,也亲自去了一趟雷远峰,可惜什么都没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面容带着担忧,钟鼎淳道。

    得知紫阳兽被异灵族人抓走的消息,他就开始追查,六、七天过去了,什么都没查到,就算是他,都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时间耽误的越久,紫阳兽活着的可能性也就越小。

    难不成,老院长尸骨未寒,留下的这个兽宠就这样死了?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任何消息,这些天,我让学院的学生,将各自的飞行灵兽,都放出去了,四处探查,结果……一点痕迹都没留下,就好像紫阳兽前辈,凭空消失了一般!”

    糜长老摇头。

    他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紫阳兽前辈是接受了他的邀请,才去雷远峰考核学员的,谁知……学员考完了,它不见了!

    要不是他,这位前辈也不会消失……因此,心中一直满是自责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不说这个了……只能寄希望紫阳前辈吉兽天相,不出现太大问题吧!”

    摇摇头,钟鼎淳看过来:“我听说,你对那个叫张悬的新生很上心,还想收为学员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惜……没那个福分!”

    糜长老苦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没那个福分?”钟鼎淳满是疑惑:“这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天赋,能让你这个万年枯树也要开花?”

    “他的事,太过神奇,你听我解释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捋着胡须,糜长老正打算将这位张师的光荣事迹,说给对方听一下,就感到地面一震,随即远处一阵剧烈的轰鸣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看到医师学院中间,那座高耸的医师塔,轰然中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钟鼎淳急忙走出院子,还没来到医师塔跟前,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“我张悬,特向医师总部申请【医师生死斗】,挑战医师学院六星医师副院长尤虚,还望批准!”

    (推荐朋友本书,未来拍卖店。另外,**情节,求月票支持?。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