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大学院,每十年,都有一定份额的学分,提供给学生。

    根据学员多少,热门不热门,学分完成率如何……诸多条件,进行评定。

    医师学院是排名第五的大型学院,根据多年来的评定,十年的时间内,可以支配十万学分。

    学生看书、在学校内使用,基本能够回收,形成循环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,能让疑难墙,无法分配学分,硬生生坍塌……说明得到学分的数量,超过了十万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超过了整个医师学院十年学分的总合!

    “老师掌管学分和任务分配,学分不够发的……糟了,要出大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一件事,孙元嘴角一抽,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的老师,尤虚,正掌管着学院的医师考核和学分分配,十年的学分,都被一个人得到,其他做了任务,却没学分的学生,会不会跑过来找麻烦?

    轻的,辱骂一顿,重的,恐怕都敢动手!

    学分牵扯学员的修行,拿不出来,违背了整个学院的规则,做为主管副院长,就要当先受到惩罚!

    还以为这家伙会跑过去找赵院长告状,没想到,人家还没去,只闯了个疑难墙,就将他老师,推上了风口浪尖,谁都救不了!

    医师学院,要是因为这件事,引起无数学生不满,开始退课的话,整体实力,必然下降,弄不好会从排行第五,下跌好几个级别。

    届时,不用多说,这个副院长肯定干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胡师也意识到了这点,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位张悬,不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肯定是故意找麻烦,孙元转了一圈,没发现踪迹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?他解决完疑难墙就走了,好像去病症台了……”胡师道。

    嘴角一抽,孙元身体一晃:“病症台?他去那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病症台设有机关,可以让辅修医道的名师,感受到病症的神奇,顺便也能检测药方的准确……他过去,应该是想检测一下自己的医道实力吧……”胡师道。

    病症台和疑难墙一样,也是医师公会有的东西,能让学习医道的名师,检验有效的药方,而不是乱开药。

    “他连疑难墙都能闯过……还用检验实力吗?”

    眼睛一黑,孙元差点没哭了。

    疑难墙,可是整个学院最难的,总结了所有疑难杂症,这里轻松过关,十分钟解决五百多症状……如此医术,还用得着去病症台检测?

    “那……糟了!”

    胡师也反应过来,正想说些什么,再次听到一声轰鸣,远处烟尘升起,似乎又有什么倒塌了。

    “是病症台,快过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嘴唇一抽,孙元快要疯了,带着胡师等人急匆匆赶过去,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身体情不自禁的一晃。

    病症台,偌大的通道已经坍塌成了废墟,一个老师站在跟前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“周师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孙元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这位周师,也是他的同门师弟,尤副院长的亲传学生,负责病症台的维修和检测。

    “一位新生,说要来检测,就让进去了,谁知……进去不到三分钟,就变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嘴唇哆嗦,周师到现在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个新生叫什么,他人呢?”

    知道现在不是纠结为何会塌的问题,孙元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张悬,人……去【先辈林】了!”

    周师道。

    “先辈林?”

    孙元一愣:“先辈林是集合先辈意念的碑林,上面写满了他们一生,最有名的救人事迹,以及解决疑难杂症的药方!用来供后人鉴赏学习的,去哪里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说疑难墙、病症台,是为了检测医术,赚取学分的,先辈林则是用来瞻仰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学院有名的大医师,都会铸碑留名,将他一生中解决的疑难病症,以及药方写上,让后人崇拜和瞻仰……

    这地方和学分没关系,只是激励后人的所在,跑过去干什么?

    “还是过去看看……”胡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孙元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这地方虽然和考核学分没关系,但这位张悬实在太邪性了,还是过去看看为好。

    几人急匆匆赶过去,依旧没来到跟前,再次听到地面晃动,紧接着是无数石碑爆炸的声音。

    剧烈的晃动,震的地面出现裂痕,整个医师塔,都出现了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急忙来到跟前,见先辈林满地的废墟,孙元等人全都疯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彰显先辈辉煌事迹的地方,怎么也能破坏?

    难道……出手攻击了?

    疑难墙、病症台,是因为闯关太快,机关承受不住,自己坍塌,就算责怪,也怪不到他头上,只能怪机关本身的缺陷,没考虑到有人这么快解决这么多难题。

    可……先辈林,不牵扯考核,塌的这么粉碎,该不会是动手了吧!

    肆意出手破坏医师学院的东西,尤其是先辈留下的财富,绝对是罪大恶极,足够送上名师法庭,被直接审判了!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奇怪,就见一个中年人一脸呆滞的走过来,满是恍惚,宛如受了什么打击,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叶师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急忙喊道。

    依旧是他的师弟,负责先辈林的维护。

    因为医师塔这边归尤副院长掌管,主要岗位的老师,基本都是他的学生。

    看到孙元、胡师等人都在,叶师这才反应过来,转头看向眼前的废墟:“都错了,没想到都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师,到底发生了什么?是不是有人用蛮力攻击先辈林?”孙元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蛮力?”叶师摇了摇头:“你们自己看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解释,取出一个记录玉晶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孙元、胡师等人急忙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里面光芒一闪,出现了先辈林完好无损的样子,紧接着一个青年走了过来,不是张悬又会是谁!

    这位张悬,几步来到第一个石碑前。

    这是医师学院刚刚建立时,第一位院长的碑文,上面阐述了他一生的贡献,最大的一个就是解决了犬妖症。

    犬妖症是当年流行的一种诡异病症,被犬类灵兽咬上一口,三个月内便会发作,就算圣域强者都难以逃脱,一开始浑身蜕皮,然后长毛,短短几天,就会失去理智,变成见人就咬的怪物。

    当时这个病症蔓延,为祸四方,这位院长,经过整整半年的苦心钻研,终于配制出药方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药方只是预防,而不能根治,为了解决隐患,学院出动无数高手,将已经患病的修炼者斩杀火化,控制了病症蔓延,这才真正解决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杀戮很多,却等于救了更多人,因此,这位院长也被人崇拜,流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在疑惑,就见那位张悬,看了石碑一眼,嘴唇张开,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犬妖症,是犬类灵兽,体内血液有毒造成的。只需使用葵麻两钱、红叶四钱、紫晓根半两配合犬类灵兽的心头血,熬炼一个时辰,就能解决!你将患者全部斩杀火化,用的药方,价格还是我这个数十倍之多,真不知有什么可自豪,可流传后世的!难道是想让后人觉得你的举动丢人吗?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石碑中先辈留下的意念,似乎知道他的药方更适合治疗病症,当年的杀戮,的确错了,一阵剧烈晃动,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悬走向第二个石碑,和第一个一样,看了一眼,重新说出了一个药方,蕴含了先辈意念的碑文,再次觉得愧疚,主动炸开。

    一路向前,一路开口。

    从看石碑,到开始说话,连两个呼吸都没有,但每次开口,必然有一个石碑爆炸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他说的药方,都要比石碑上留下的,更加高级,更加有效,还……更容易配制!

    “以医道比斗先辈,让他们自叹不如……主动毁去留下的痕?!?br />
    孙元、胡师等人各自嘴角乱抽。

    终于知道为何叶师精神都有些恍惚了!

    守护先辈林,早已对这些先辈佩服的五体投地,觉得他们的举动全都是正确的,结果……有人来说全是错误的,而且还得到了他们的认可……遇到这些,没当场崩溃,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疑难墙、病症台、先辈林……整个医师塔最重要的四样,三种都彻底废了,老师到底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怪胎?”

    将先辈林如何摧毁的情况看了一遍,孙元忍不住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说出先辈缺陷,导致碑文摧毁,非但没有过,还有功劳!

    要是传到医师公会,肯定还会受到褒奖……

    看一眼,知道药方有误……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对了,张悬呢?先辈林坍塌,又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孙元这才反应过来,忍不住急忙看向左右。

    “孙老师,不好了,张师去第二层,打算闯医师塔,考核医师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不知谁喊了出来,话语还没结束,就听到大地一阵晃动,无数碎石飞掠而下。

    随即看到眼前宽阔的房间,瞬间倾覆。

    “医师塔……完了!”

    孙元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