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卖?”听到对方果然说出这话,张悬面容铁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家伙,魏长风也不会死!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,居然还是不卖?

    果然名师无耻起来,比云雾岭的圣兽都要可怕!

    “不错!”尤副院长摆了摆手:“不成熟就出售,我还没这个习惯,你走吧!”

    知道得不到十叶花,魏如烟生命就岌岌可危,张悬强忍住快要爆炸的胸膛:“你的意思,不成熟就不卖,如果十叶花成熟了,就会出售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尤副院长点头:“药材不成熟,让我如何出售?你应该清楚其中的道理,并非故意为难!”

    “也是,既然不成熟不卖,那……我现在就让这东西成熟!”

    冷冷看了对方一眼,张悬一转身来到药园的十叶花跟前,手指一点,几滴地脉灵液钻了进去,紧接着天道真气,向里灌输。

    单纯用地脉灵液滋养的话,虽然也可以让十叶花快速成熟,但最少要一天左右的时间,用天道真气辅助就不同了,速度会增快不少。

    果然,真气和灵液进入,十叶花肉眼可见的增长,十来分钟后,十个花骨朵就完全绽放,散发出惊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十叶花,这可是圣药,正常情况,需要十年才能成熟,对方只用了十分钟……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已经成熟了,尤副院长,现在可以卖了吧?”

    张悬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尤副院长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说拿来云雾花交换,人家拿来了;说不是活的,对方弄活;说药材不成熟,当场催熟……这家伙不是来买药的,是故意打脸的吧?

    “怎么?十叶花成熟了,尤副院长又不想卖了?”见他这副样子,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!这株十叶花,是我一手养大,我说不卖,你难道还想强取豪夺不成?”尤副院长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“强取豪夺一位副院长,我当然不敢!”张悬摇摇头,目光如电,再次看过来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,你确定不卖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十叶花,就算烂在地里,也不会卖给你这种目无尊长,不守规矩的人!”尤副院长哼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不在多说,张悬转身就走,很快消失在院落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还以为这家伙,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,没想到说走就走了,孙元愣在原地,过了一会,实在忍不住看向眼前这位院长:“老师,一株十叶花而已,既然想买,就卖给他算了,何必闹的这么僵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怎么,翅膀硬了,想要教训老师了?”尤副院长眉毛扬起。

    “学生不敢!”孙元抱拳:“我只是听说过这家伙不少事,据说非常邪性,我怕……彻底得罪,引来麻烦!”

    “笑话!我尤虚,堂堂圣域强者,医师学院副院长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难不成还怕一个学生?”尤副院长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孙元满是担心。

    这家伙能让莫高远、糜院长、赵院长、卫冉雪院长,如此器重,必然有原因,自己这位老师,贸然得罪,会不会因此得罪了几位院长,甚至名师堂堂主?

    “没什么只是,这样……你跟过去看看,如果这小子,在糜院长等人面前说我坏话,散播什么不实讯息,就立刻抓起来,按照污蔑高级名师的罪名处理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冷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孙元迟疑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!低级名师,妄议高级,是大罪过!这家伙级别不如我,如果敢在别人面前乱说,就是找死!”尤副院长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见老师这样说,孙元没有办法,只好点了点头,从院子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低级名师,没有真凭实据,就乱议高级,算是违例,这位张悬只有四星,而自己的老师是六星巅峰,相差两个级别,真敢乱说,的确可以当场抓走。

    离开院子,左右看了一圈,刚好看见刚走出的张师,还没走远,悄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对老师的做法,不太赞同,但师命难违,还是严格遵守。

    “他是先找糜院长还是赵院长?”

    远远跟着,心中推测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的事,他听说了不少,无论糜院长、赵院长还是卫院长,都将之当成贵宾,如果真要找麻烦,肯定要找他们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,三人就算地位尊崇,和他们不属于同一个学院,最多当个和事佬,应该不会将他老师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找赵院长的可能性比较大,炼器师学院排行第二,对他也更加重视……”

    嘀咕了一声,正揣摩对方会找谁告状,就见前方的青年身体一转,笔直向医师塔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?去医师塔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眼睛眨了眨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想法,这个青年,不应该找几位院长申诉,找自己老师麻烦吗?怎么反倒跑到医师塔了?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急匆匆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医师塔人流如梭,张悬进入人群就没了踪迹,孙元找了半天都没找到,实在忍不住,找了前台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站在柜台里面,见他过来急忙抱拳:“孙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那天带张悬去别院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嗯,你可见到了那位叫张悬的新生?”孙元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悬?”女孩一愣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天你带着去见尤副院长的那个!”孙元皱眉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就是张悬?”女孩捂着嘴巴,眼睛瞪圆,像是见到了偶像一般兴奋。

    说实话,几天功夫,校园内无论老师还是新生,不知道“张悬”这个名字的人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你可见到?”见女孩眼中满是小星星,孙元满是无语,忍不住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都是啥嘛!

    你一个高年级学生,至于崇拜低年级的吗?

    崇拜归崇拜,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吧!

    “见到了,他刚在我这里,领了个表格,说要去闯一下疑难墙,赚点学分!”女孩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疑难墙赚学分?”孙元愣了一下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疑难墙,又叫疑难杂症墙,每个医师公会都有。

    通常都将难以解决的疑难杂症放在上面,鼓励后人完成,而实际上,能够完成的……屈指可数,几乎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就和炼器师学院的记录通道一样,每年想要去闯的不知多少,可又有几个能够成功?

    “是??!”女孩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会去找赵院长,没想到来闯疑难墙,这家伙到底干什么?”

    满是奇怪,孙元正不知那小子搞什么鬼,就听到一阵轰鸣,宛如地震,脚掌都有些乱颤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医师学院,一向坚固,除非发生变故,不然不会晃动。

    “快过去看看,疑难墙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疑难墙?这可是沟通医师总部的,怎么会塌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刚才有个人闯入其中,不到十分钟就破解了其中的所有疑难杂症,运转太快,墙体承受不住,就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承受不??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疑难墙运转,处理答案和讯息,用的是上品灵石,数百道疑难杂症,十分钟破解,速度可想而知……运转太快,速度太猛,能承受得住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奇怪,就听到一连串议论声响起,孙元紧接着就看到无数人向疑难墙的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“破解速度太快,疑难墙运载不住,倒塌?”

    孙元瞪大眼睛,差点没瞎了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疑难墙上的疑难杂症,他去破解过,非常难,别说是他,就算他老师,都难以完成,怎么可能有人十分钟全部破解完?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张悬?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女孩的话,忍不住看了过来,就见后者也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今天可还有其他人去闯疑难墙?”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他一个……”女孩哆嗦。

    “真是他?”

    心脏一下冰冷,再也按耐不?。骸肮タ纯?!”

    二人急匆匆向疑难墙赶去,果然看到之前高大的通道,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,不停的冒着青烟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灰头土脸的从废墟走出来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胡师,发生了什么?”孙元急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位胡师,正是他的同门师弟,负责照看疑难墙的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张悬,跑过来,闯疑难墙,刚将其中的疑难杂症全部解决了……因为积累的学分太多,计算不出,所以……通道就塌了!”

    胡师嘴唇哆嗦,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积累的学分太多?”孙元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啊,疑难墙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为了鼓励学员来闯,解决的越快,获得的学分越高。一个时辰解决一个,能得一个学分,解决两个,就能得三分,解决三个,则得六分,呈一加二加三加四这种递增……”

    胡师解释。

    孙元点头。

    疑难墙的确有这种规定。

    解决的时间越快,难题越多,得到的学分也就越高,这也是为了提高学生治病速度,能在更短时间内治病救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张悬,五分钟内解决了超过五百道疑难杂症……学分太多,学院所有学分加在一起都不够,再加上机关运转太快,就变成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师解释。

    “学分不够?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孙元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他、他赚取了,超过了十万学分?”

    (第三更到!**开始,得罪张吊脖子,会吓得他怀疑人生。发完章节,老涯才发现,已经发书整整一年了,三百六十五天,期间,老涯开始奔四,也有了第二个孩子,照顾孕妇,上班、伺候月子……各种事,忙的一塌糊涂!作为一个非全职的作家,两百四十一万字,从未断更……这是老涯给自己,也是给读者的答卷。感谢大家一路走来,也感谢自己的一路坚持,天道图书馆的故事很长,希望能和你们继续走下去,谢谢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