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客座长老?”薛真阳眉毛一跳,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客座长老,虽然不如长老有实权,但在地位上,甚至更高一筹。

    通常都是邀请一些厉害的人物担任,用来提高学院的名誉和声望。

    就好像鸿远帝国的皇帝陛下,就担任着学院的客座长老,偶尔也会过来给学生上课,传授修炼上的领悟和技巧。

    让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女孩,做客座长老……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?

    “不错,她有这个资格和能力!”须长青神色凝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这个想法,自然不是乱说,是经过了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对方讲授的内容,直指大道,言简意赅,让人深思,修炼起来也十分简单,容易上手。

    如果能来武技学院当客座长老,肯定能吸引更多的学生前来修炼,久而久之,整个学院,都会因此壮大!

    以后超越医师学院、驯兽学院、阵法学院等诸多学院,成为名师学院第一,也未可知!

    名师,最重要的是传到授业解惑,很多人对自身的武技,并不看重;再加上武技修炼起来十分繁琐复杂,需要日以继夜的苦练,关键还不算辅修职业,和提升名师级别无关……

    因此,明明是增加战斗力的厉害学科,却选的人极少,在整个名师学院,都排在倒数。

    仅在天工院、书画院、魔音院、惊鸿院这些偏门学科的前面。

    说起来都有些悲凉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壮大学院都是他的梦想,现在机会来了,如何不激动?

    “那好,老师先到房间等候,王师伯的课马上就讲完了,我这就带他们过来,这种事,还是老师亲自说比较好……”薛真阳点头道。

    郑老师、王师伯这些人,都是他找来的,如果能成为学院的客座长老,也跟着有光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靠山,在学院的位置也将越来越稳,再教训一个刚来学院的新生,还不轻而易举?

    轻松加愉快?

    “嗯!”须长青不再说话,站起身来走进不远处的房间,时间不长,房门打开,薛真阳带着王颖等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郑老师,王师伯、刘师伯,这位是在下的修为恩师,武技学院的须院长!”

    一进入房间,薛真阳给双方介绍:“这位是郑阳老师,我和他学习枪法。那位是王颖,王师伯,刚才讲课的时候,你已经见了。这位是刘扬,刘师伯!”

    “院长?”

    郑阳等人对望,各自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刚才听说有人要见他们,还以为是谁,没想到居然是堂堂武技学院院长,全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诸位不用震惊,我邀请你们过来,是想请你们做学院的客座长老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须长青笑了笑,道。

    “客座长老?”

    郑阳等人呆住。

    他们连学都没怎么上的一群家伙,要做堂堂名师学院的客座长老……真的假的?

    这荣誉未免太大了吧!

    “是!”须长青点头:“你们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!”郑阳等人同时点头,一个个满脸兴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这就申报,最迟今天下午,就会将代表你们身份的令牌给送过来!”

    见对方同意,须长青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,须长青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很快只剩下,郑阳等人。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似乎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们变成学院长老了,张老师还是学生……回去该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王颖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郑阳、刘扬挠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现在老师张悬,还只是学院学生,而他们却成了长老……想想都觉得荒唐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要不能瞒一天瞒一天吧……”沉默了片刻,郑阳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颖、刘扬二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想隐瞒,而是……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。

    让人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须院长,把薛真阳找来讲课的小家伙,弄成了客座长老?”

    对望了一眼,董欣、龙苍月各自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还以为须院长过去,会教训一下薛真阳的举动,没想到……居然将这几个家伙弄成客座长老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开玩笑的吧!

    “是真的,不仅如此,我还听说,须院长从真阳会一回来,就闭关修炼,天快黑了才出关……据说对武技有了新的领悟,和陈副院长比试,一招就将其击败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学员道。

    “一招将陈副院长击败?”

    “陈副院长虽然实力不如须院长,但也相差不多,他们前段时间切磋过,用了不下十招,现在一招……”

    董欣一双秀目写满了不可思议:“难不成,那些人讲课的内容真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听说,听过课的人,都有了不同程度的突破,从而实力大增!”学员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龙苍月、董欣各自拳头捏紧:“看来,以后……要小心真阳会了!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,还发生在其他学会,不少老师,甚至都被震惊。

    让三个不足二十的少年做客座长老,这可是整个名师学院,都从未有过的事。

    一瞬间闹得满校风雨,不少新生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只知道武技学院客座长老的事,并不知道确切姓名,自然更不知道这三人的来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院震动,都在为三位客座长老震惊,张悬这边终于回到学院。

    “尤副院长说的是两天内,将云雾花带来,时间上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进入学院,张悬没有回精英区自己的住处,而是直接去了医师学院。

    魏如烟虽然用魂力滋养,稳定下来,暂时没太大问题,却坚持不久,必须尽快救治才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必须得到十叶花,为了救人,也为了……死去的魏长风!

    轻车熟路,很快来到医师塔,找到尤副院长的住处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之前那位孙元老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看到是这位张悬,孙元一阵惊讶。

    云雾岭的危险,他知道的一清二楚,去了怎么可能一点事没有?

    “我来见尤副院长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明知道云雾岭危险,这个副院长,还让魏长风采摘云雾花,恐怕存在着故意的心思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愤怒,为了魏如烟,还是忍下来。

    十叶花,这种能恢复灵魂的圣药,整个鸿远城可能只有这位副院长才有,长风已经死了,不能让他的坚持和希望落空。

    “请进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愣了一下,还是点头,让他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见到尤副院长。

    “尤院长,这是云雾花,按照你的约定,两天之内得到了!”张悬没有绕弯,手腕一翻,将魏长风拼掉性命,得来的花朵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得到了?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一愣,接过玉盒,随手打开。

    一股云雾之气,从盒中升腾而起,宛如烟尘,给人一种舒爽之感。

    云雾花,就算不烧制,也给人一种异样的享受,不然也不可能如此有名,甚至鸿远皇室都当成宝物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云雾花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是否可以给我十叶花了?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摇了摇头:“我要的是新鲜的云雾花,目的是为了养殖。你现在给我一个采摘下来,已经死亡的,如何给你?这样吧,如果你真想要十叶花,给我取一根活的云雾花来!”

    “活的?”张悬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对方说交换的时候,他就在跟前,根本没说过什么活的!

    现在却找这个借口,很明显,就不想将十叶花给他!

    “好,活的就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怒火,张悬还是点了点头,将玉盒拿在手心,精神一动,一股天道真气灌输进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运转力量,从戒指中取出一滴地脉灵液,悄悄滴在了根部。

    这株药材尽管被拔下来接近一天一夜,但放在了玉盒中,保持住了新鲜。

    再用上能够滋养万物的天道真气和地脉灵液,应该可以救活。

    果然,看起来有些耷拉的十叶花,在真气和地脉灵液的帮助下,再次恢复过来,傲然挺立,散发出惊人的幽香。

    “活过来了?”孙元忍不住一呆。

    就连尤副院长也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根本就没想将十叶花出售,所谓的云雾花之类,都是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,说要活的,能让其知难而退,没想到眨眼功夫,这家伙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云雾花已经活了,尤副院长可以栽植了!”松了口气,张悬再次将玉盒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东西是活过来了,不过……十叶花还没彻底成熟,我也不能给你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再次摇头:“不如这样吧,这株药材大概十年后,能够彻底成熟,到时候,我可以分给你一株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年后?”

    眼睛眯起,张悬满是怒火:“你之前说,两天内拿来云雾花就交换,拿来之后,你又说要活的,现在药材活了,你又说要等十年,如果十年后,再推辞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难道还怀疑我不成?作为一个学生,怀疑老师,无长无幼,成何体统?哼,你这种人品,让我如何将十叶花给你?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脸色沉了下来,一甩衣袖:“你走吧,我不卖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