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雾山深处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一个人影倒飞而出,脊背撞在岩石之中,脸色如同白纸,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。

    这人断了一个手臂,胸前的骨骼也碎了不下十处,看起来奄奄一息,随时都会死亡。

    他的对面,是个体型巨大的猿类圣兽,浑身漆黑,粗大的拳头,力量惊人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拿到云雾花,还不能死!”

    一咬牙,从岩石中重新钻了出来,人影目光向远处看去,笔直向前窜行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居然还能坚持,猿类圣兽粗大的鼻子喷出一股灼热的气流,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达到圣兽级别,已经能够口吐人言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家伙,半个时辰前,就被它遇上,本以为一个只有圣域一重中期的家伙,随便两拳下去,就算不死,也必然吓得屁滚尿流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这人……根本不管伤重不重,只管向前冲。

    边打边追,这家伙承受了不下二十拳。

    如此重的拳头,就算和它同级别的圣者,也必然吓得不敢再走,坚持不住了,可这家伙,却不管不顾,只要恢复一些体力,就拼命向前,整个人,如同打不死的金刚,就算是它,都觉得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快速飞行,力量压迫的空气,发生爆炸,猿类圣兽再次将人影打的跌入地面,全身骨头不知断了多少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人类口吐鲜血,内脏仿佛都要吐出,眼见不行了,谁知下一刻,再次从地面窜出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???”

    猿类圣兽都觉得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无论人还是灵兽、圣兽,都对生命带着敬畏,这家伙,这样做,简直和送死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快了……马上就到云雾花生长的地方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去管洪猿兽心中的想法,再次从地上爬起,魏长风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,黝黑的眼珠露出希望。

    他本想着,悄无声息的来到山脉,得到一株云雾花就走,做梦都没想到,被发现了,甚至还引来了如此强大的家伙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是灵材阁阁主,各种宝物不少,见到这家伙,转身就逃的话,肯定也能离开,只不过……那样再想得到云雾花,就没可能了!

    这东西可以换十叶花,可以救他女儿的命,就算死……也要拿到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再次被击中,翻着跟头滚了几圈,落在地上,魏长风只觉得全身力气越来越弱,随时都会离体而去。

    依稀中,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,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虽然还没见过他(她),不知是男是女,但他(她)我们的孩子,就算拼着死,也不能让其受到伤害!”

    她盘膝而坐,脸上挂着泪水,转头看过来:“我知道你爱我,会尊重我的选择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魏长风着急的摆手,可此时的他,体内力量被封禁,躺在地上,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“我本就重伤,已经活不了多久了,我愿意用我的生命,保住他(她)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低呼,女子全身力量化作洪流,向腹中涌入,孩子顺利出生,嘹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山洞……

    终于,他挣破了封印,而女子已经没了力气,躺在怀中,嘴角带着微笑:“长风,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,把我们的女儿抚养成人,这样就算死,我也可以含笑九泉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儿,在胎中受了攻击,恐怕活不到三个月!”一个六星医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魏长风咬牙。

    这是她用生命换来的,如果死了,怎么能对得起,一生深爱的女子?

    四处求医,四处找人。

    “宝物的灵性可以帮她续命,不过……应该也活不了太久!”一个六星巅峰医师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她能活下来,花费再大代价我也愿意……”魏长风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他开了灵材阁,搜罗宝物,一旦知晓宝物的位置,甚至不惜出手抢夺……

    终于……

    她的身体看起来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魏长风眼眶红了,觉得付出再多,也值得!

    因为……这是他的女儿!

    也这是她的女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呢?”

    一个七、八岁的女孩,疑惑的看过来,皱眉的样子,和她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去了很远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抱着女儿,魏长风堂堂圣域强者,不知为何,眼眶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爸爸,我是不是不行了?我感觉好累,好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,没事的,就算拼掉性命,也要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嘶吼。

    “这株十叶花可以救治你女儿……”少爷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株云雾花,如果你能在一天内,给我取来一株,可以将十叶花,直接送你!”尤副院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能死,我要死了,如烟没了十叶花救命,肯定也会死!”

    一幕幕在眼前流淌,魏长风挣扎了一下,再次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女儿要这东西,肯定坚持不了这么多重击,身后的洪猿兽不知道为了什么,张悬不知为了什么,但他知道……为了女儿!

    比他生命都要重要!

    “应该不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纵身向前,绕过一个山坡,突然,眼前云雾消散,一个洁白的花朵,出现在视线。

    “云雾花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激动。

    费劲了心血,找了这么久,就是为了这个,此刻,终于看到了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刚想冲过去将花朵摘下,脊背被洪猿兽一脚踢中。

    再次摔在地上,魏长风只觉得生命,缓缓从身体内流失,已然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拿到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爬起,身体一晃,来到洁白的花朵跟前,将之拔起,放入玉盒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瞬间松了口气,嘴角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哪怕身上再重的伤,都觉得值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,少爷就能救下女儿的性命,就算死了,也可以跟她说……我做到了!

    “只为了一株……云雾花?”

    见这个人类,露出满足的笑意,一侧的洪猿兽,满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还以为为了什么,可以连性命都不要,没想到只是这东西……

    一个圣域,为了一株茶叶而殒命……真的值吗?

    魏长风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它只是一个圣兽,哪能理解人类的感情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身体一动,笔直向山下冲去。

    既然东西到手,就没必要继续留下。

    “哼,不管你为了什么,云雾山岂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?给我留下吧!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洪猿兽来到跟前,巨大的蹄爪猛地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扑哧!

    重伤的魏长风根本抵挡不住,胸口被一下穿透,鲜血汩汩流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颤抖,魏长风浑身僵直,想要反抗,却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身体已经达到了承受极限!

    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不知名的地方而来,好像随时都要将他的灵魂吸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死亡吗?我应该……能见到她了吧!”

    神智逐渐模糊,灵魂似乎随时都会脱离肉身,进入那个不知名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魏长风!”

    正觉得马上就要死亡,随即看到一个人影飞了过来,声音中带着焦急。

    “少爷?”

    忍不住一愣:“你怎么来了,这里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没敢告诉少爷云雾山的情况,就是怕他跟过来,不然,一旦出事,女儿就没人救了!

    可……怎么还是来了?

    “危险?明知道危险,为何不和我说!”

    看到刚收了一个圣域属下,变成这样,随时都会死亡,张悬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一路沿着踪迹寻找,终于被千蚁蜂母发现了踪迹,这才赶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很明显……已经晚了!

    急忙将其抱起,手指搭上去,立刻感到对方的生命力,已然溃散,就算他拥有六星巅峰医师的医术,也救不了了!

    手掌握住他的脉门,将精纯的天道真气灌输进去,却发现,后者像是一个破麻袋,根本容纳不住。

    “少爷,别折腾了,我……不行了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将一个玉盒递了过来:“这是云雾花,你拿去用来交换十叶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,居然为了这东西,拼了性命,张悬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救她……”魏长风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将她救活,过着正常人,不,比正常人还要好的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咬牙。

    “多谢少爷了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点点头,身体一软,再也控制不住灵魂,被不知名空间吸了过去,整个人也断绝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长风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属下,身体变得笔挺,张悬嘶吼,眼眶忍不住红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如何不知对方为了什么!

    为了女儿!

    那是……父爱!

    世界上最单纯,最无私的爱!

    “人类,这里不是你可以随便来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洪猿兽见又冲过来一个人,还不将其放在眼里,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不是随便来的?我也没打算随便来!”张悬抬起头来:“是你杀了魏长风?那就偿命吧!”

    目光带着冷漠和凶狠,手腕一翻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瞬间,地面出现了二十多头圣域级别的傀儡,呼啸着向洪猿兽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将它活活打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