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 “这个云雾花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走出别院,张悬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魏长风。

    那家伙刚开始不卖,突然出售,而且价格如此低,让他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,只是不太好采而已,少爷放心,我一定能将这东西找到,救活我的女儿!”魏长风笑了笑,脸上充满了坚定。

    “真这么简单?”张悬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这个尤副院长一看就是不好相与模样,真能这么容易就将刚才死活不卖的十叶花,用一株茶叶来交换?

    “少爷不用担心,只是比较麻烦而已,不会有太大问题!”

    魏长风道。

    救女儿是他自己的事,不能让少爷也跟着冒险。

    虽然被关门外,不知房间发生了什么事,但少爷为了恢复,吞服了一颗六星的小还丹,这就表明,损耗之大,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为了救他女儿,少爷已经付出这么多了,怎么再让他担心?

    “不会有问题最好!如果真的太困难,提前和我说,我虽实力不及你,诸多手段还是有的!”

    见对方不愿意多说,张悬交代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谢少爷!”

    魏长风点了点头:“云雾岭离这里还有些距离,两天时间有些急促,我要先准备一下,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快点去吧!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虽然他觉得有些奇怪,但一想魏长风是圣域强者,再加上身为灵材阁阁主,什么场面没见过,也就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告辞张悬,魏长风没有太多停歇,身体一动,向天上飞去,片刻功夫,就消失在视线。

    圣域强者飞行速度极快,不需要飞行灵兽,也能日行万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也回去吧!”

    见他离开,张悬松了口气,顿时感到疲倦之意涌入脑海。

    见胡夭夭、看惊鸿书、各种修炼、成立学会,再加上救治魏如烟,一连串事情下来,已经接近两天两夜未睡。

    此刻满是疲乏,离开医师学院,笔直向精英区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才推门走进去院落,就见洛七七一脸兴奋的迎了上来:“老师!”

    张悬昏迷,为了照顾,她专门配了一把钥匙,这样进出也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点点头。

    悬悬会成立,商议规章制度的时候,便让其回去休息了,对方最近一直照顾自己,也比较辛苦。

    “老师,胡夭夭学长一早上就来了……”洛七七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教训完这个自以为是的丫头后,让对方第二天过来报道,看来还算守时。

    走进大厅,果然看到胡夭夭已经待在里面,再没了之前的高傲和妖艳,反而看向他,眼中带着敬畏。

    昨天的事,让她怕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,所有手段,放在这位张悬身上,一点用都没有不说,还被将了一军,被老师呵斥……再加上修炼过他修改过的霓裳涟漪舞,的确不凡,再不知好歹,也就不配称呼妖孽了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来到跟前,胡夭夭银牙一咬,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不愧?;ò衽判锌壳暗娜宋?,虽然只是很平常的名师服,一举一动,同样给人妖媚的气息,让人心动神驰。

    尤其是宽阔的衣服下,妖娆的身姿若隐若现,更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张悬并不在意,淡淡看过来:“你可知道,我为何要收你为学徒?”

    胡夭夭点头:“张师是想让我说出吴阳子故居所在地!”

    说完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她妖孽会的会长,学院有名的天才,长的又这么漂亮……做你一个新生的学徒,还不情愿……想想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真不知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胎!

    本来她的魅力无穷,只要是男人,见过一面都会身不由己,乖乖听话,遇到这位才知道,她这点魅力,在对方眼力,可能连一块上品灵石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嗯,说吧!”

    见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张悬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的不错,收她做学徒就是这个意思。不然,要这样脾气如此古怪的家伙跟着干啥?自己又不缺下人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我说了,你也不会相信,这样吧,张师想去的话,我现在可以带你们过去!”胡夭夭不再隐瞒,道。

    “好,前面带路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尽管十分疲倦,但距离天黑还早,如果能够找到,看看也好,后面就能省去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点点头,胡夭夭当先走出院落。

    招呼洛七七,二人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出了名师学院,绕过几个胡同,走的时间不长,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府邸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宽敞辽阔,干净整洁,带着威严和气势,一看就知道不凡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!”胡夭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眼前的院落,墙壁、砖瓦,甚至其中的建筑风格,几乎全都是新的,丝毫看不出任何古旧的遗迹,这是吴阳子故居所在地?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吴阳子这种超级大师,就算失踪了,府邸院落,也肯定有人专门照顾,留下以前的痕迹和风格,以供后人瞻仰。

    可这地方,完全都是新建,什么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难怪这女人自信的说,除了她谁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就算找过来,也不敢相信??!

    “两千年前,吴阳子前辈,就住在这里!”胡夭夭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到处都是新建,没有一点痕迹,你如何确定这里?”张悬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就连洛七七也都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如果找错了,他们就等于白来一趟。

    所谓吴阳子留下的宝藏,也就成了空话。

    “如何得知,我不方便细说,不过,整个鸿远城,恐怕也只有我知晓!”胡夭夭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见对方不想说,知道问再多也没用,反正都已经找到,问缘由也没什么意义,张悬当即点了点头,向眼前的府邸看去。

    红柚木的大门,似乎刚刚更换,散发出油漆的味道。

    双门紧闭,可以听到里面有人走动,甚至工匠干活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,外面却没有一个人,甚至也没有守卫。

    正常府邸,这么大的院落,不管什么身份,都会有护卫守在门外,这个什么都没有,让人情不自禁感觉到奇怪,就好像没人居住一般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过去敲门?”洛七七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不用……”张悬摇了摇头:“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既然这里是吴阳子以前住过的地方,他们肯定要进去寻找所谓的遗迹,没想好对策,直接过去敲门,引起别人警惕,后面就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还不如先打听一下,看看府邸的主人是谁,什么来头再说。

    环顾了一圈,看到不远处有个茶馆,刚好能看到这个府邸,张悬招呼了一声,三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临街,但已经接近傍晚,茶馆清幽,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,叫了一壶茶,看向正在添水的小厮,张悬微微一笑,随手扔出一枚中品灵石。

    “伙计,我有件事问你!”

    接过灵石,眼睛放光,小厮连忙抱拳:“这位公子请讲,只要我知道,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??!”

    “对面那个府邸,是谁家的?看起来挺不错的!”

    张悬向前一指。

    “这个?这个具体是谁的,我也不太清楚,经?;恢魅?,我在这里待得两年,已经换了三次……哦,不,是四次主人了!”

    还以为会问他什么,听到这话,小厮笑道。

    “换了四次?怎么,这个地方的风水不好?”听到连续换主人,张悬奇怪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这地方紧挨名师学院,又在主干道上,位置好的没话说,怎么可能风水不好?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。两年前,住的是个商人,买了不到两个月,家中恰巧出事,生意受损,只好被迫卖掉!”

    “后来好像是一位官员,不过也住了不长,就被调走了?!?br />
    “最后这个住户,住了一年多,姓赵,人也不错,经常过来喝茶。不过,不知什么原因,也要搬走,前几天才刚将这地方卖了,新买的人,非常豪气,听说非但没还价,为了让其快点搬走,还多付了不少。现在正在重新装修,应该还没搬进去。具体……是谁,因为从未出来过,我也不清楚!”

    小厮道。

    “刚买的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之前听孙强说,有一处院落位置很好,他一直想买,结果还没谈妥,就被一位土豪抢走了,不会就是这个吧?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又问了几句,发现对方啥都不知道,张悬摆了摆手,心中召唤天雄兽,让它将孙强带过来,这才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天雄兽就飞了过来,孙强跳下兽背,急忙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找我?”

    孙强躬身。

    “嗯,对面这个院子,可是你上次说的那个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想要购买,结果被一个有钱人买走了……”孙强转头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,以及府邸的宽阔程度,都很适合少爷的要求,可惜,他们手头不宽裕竞争不过对方,不然,绝不可能放掉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这位有钱人的具体信息?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不清楚,不过,只要去交易的商行询问,应该可以查探出来!”想了一下,孙强道。

    府邸出售,需要商行作担保,谁买的,想要查探,还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帮我查查,这件府邸的主人是谁,一个时辰内,我必须知道消息!”知道孙强,以前就是卖房子的,对这个比较在行,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应了一声,孙强转身就走,大概过了半个时辰,就走了回来,眼珠瞪圆,脸上满是惊愕,似乎有什么事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他这副表情,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名师学院今年的新生中,可还有其他人叫……张悬?”没有回答,孙强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!”张悬皱眉:“怎么了?我让你去查这个府邸的主人是谁,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三万新生,如果有自己重名的,肯定早就知道了,不至于从未听过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人重名,那……”

    孙强吸了一口气,忍不住开口:“这座府邸,不出意外……正是你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