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 “不是价格问题,而是这些药材,老师并不出售,还望见谅!”孙元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魏长风咬牙。

    对方只要出售,倾家荡产,也肯定购买,可……人家不卖,总不能抢吧?

    先不说,他未必能是对手,单说这里是名师学院,就让他不敢有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救治我女儿,她急需这个温润灵魂的圣药,还望尤院长行个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魏长风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动作,张悬叹息。

    为了女儿,他已经连续两次下跪了。

    堂堂圣域强者,为了救人,啥尊严都放弃,什么都可以不要,这……就是父母!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!

    为了子女,什么都可以做,什么都能放弃,这种爱,单纯而无私,伟大而厚重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不卖,就算你跪死在这,也不会改变,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脸色不变,尤副院长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尤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涨的透红,魏长风指甲捏到肉里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圣域强者,低头不见抬头见,没想到都下跪哀求了,对方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给情面,张悬摇摇头,正打算上前帮忙劝说几句,就听到院落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咚咚咚咚!

    孙元疑惑的看了一眼,走向大门,时间不长,一个中年人跟在后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尤院长,家师炼丹需要一株圣域级别的涵元草!”

    中年人抱拳。

    “涵元草?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点了点头:“孙元,去给卓师挖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点点头,孙元走进药园,时间不长,就将一株淡青色的植挖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中年人点点头,手腕一翻,数枚上品灵石出现在眼前:“这是药钱!”

    光芒闪耀,不多不少,刚好十枚。

    尤院长将灵石收起,中年人则拿着药材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一场交易,不过几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“尤院长,不说不卖吗?为何这位卓师过来,直接出售?”

    见对方轻易买走,而自己下跪都不卖,魏长风拳头捏紧,头上青筋崩出。

    张悬也眉毛皱起。

    如果是对方的原则,概不出售,就算是他,也不好多说,可……这位卓师过来,直接出售,对魏长风却死活不卖……

    区别对待,就有些有些太过分了吧!

    “卓师的老师,是丹院陆封院长,他购买是用来炼制六级丹药,自然会出售,而你……貌似我们还没这个交情,非要出售吧!”

    眼皮一抬,尤院长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魏长风咬牙。

    的确,他和对方只是第一次见面,没什么交情,对方卖给你是人情,不卖给你是公道,的确没要求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药物的最大功效,是救人。医者父母心,不可能因为交情好恶,就耽误病症,让一个病人,因此死亡吧!魏阁主的女儿,危在旦夕,就等着十叶花续命,还望尤院长,给予成全!”

    再看不下去,上前一步,张悬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谈话,有你插话的份?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眉毛一沉。

    他六星名师,地位尊崇,再加上身为医师学院的副院长,啥时候被人说教,更何况是个二十岁所有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在下张悬,是学院今年刚来到的新生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谁,原来你就是那个张悬?”

    愣了一下,尤副院长随即冷笑:“我听过你,虽然受到糜院长、赵院长等人的器重,但是在我面前,只是个晚辈,还没有说话的资格!”

    “一个新生,来到学院,不好好学习,仗着几分天赋,四处招摇,闹得天怒人怨,简直有辱名师声誉。要是我的学生,早就逐出师门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,看向张悬,露出一丝鄙夷之色,摆了摆手:“好了,趁我心情还没彻底坏透,马上离开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?!?br />
    “不客气?”

    “不错!新生就要有新生的样子,就要遵守新生的规则,不知好歹,不识大体,不尊长幼,不守礼仪……如果再在这里叽叽歪歪,我不介意替你老师,教训你一顿!”

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尤副院长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“替我老师教训我?先不说,你是没这个资格,就算有……也轮不到你!”

    见对方语气不善,对他抱有很大成见,张悬摇摇头,向前一步:“辱没辱名师声誉,不是你说了算的,而由名师堂和学院裁定!再说,这里虽然是你的别院,却也是学院的公共财产,赶我走……你有这个资格?我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神色淡然的看过来:“你……还不是院长吧?”

    别人敬他,他敬别人。

    一开口就有辱名师声誉,逐出师门……就算他脾气再好,也有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名师,最重名声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哪怕明知道救治魏如烟,会损耗灵魂,元神受损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对方一开口,就四处招摇、逐出师门的话语,等于**裸的辱骂,已然触犯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放肆!你可知道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个新生,居然敢反驳,尤副院长气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跟谁说话,我自然知道,六星名师尤虚,医师学院‘副’院长!我知道和谁说话,那你可知道再和谁说话?”

    脊背笔挺,整个人如同一杆长枪,带着凌厉的气息,张悬一股逼人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在下乃莫堂主、糜、赵、卫三位院长的贵宾,手持三枚长老令牌;有六星炼器师、六星惊鸿师两大职业!对我肆意侮辱,口出威胁……我看不是我放肆,而是你吧?”

    名师尊严不能辱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这种天认名师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的事,他听过,一来到学院,就弄的满城风雨,老生新生炸锅不说,老师之间,也都疯传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不遵守规矩的人,他本身就不喜,想教训一顿,给个下马威,没想到,居然遭到了当面反驳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手持三大院长的长老令牌,等于这些长老亲临,真将其赶走,等于不给他们面子,的确有失妥当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是六星上品名师,但和诸多院长比,还是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在下带着属下过来,只是想购买圣药,有什么条件,提就是,堂堂六星名师,却针对我个人,肆意侮辱,如果我将这件事上报到学院,不知学院会不会调查?”

    不理会对方的愤怒,张悬冷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很好!”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一时生气的话语,被对方抓了个把柄,尤虚副院长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名师讲究身份,堂堂六星名师,不卖就不卖,开口对一位六星炼器师进行侮辱,的确有违名师风度和威严。

    真要上报到学院,大的惩??隙ú换嵊?,但记一次过,是避免不了的,传出去,弄不好会更加丢人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这家会诡异无比,没想到,言语也这么犀利。

    知道继续跟对方斗嘴下去,弄不好还要吃亏,尤虚副院长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:“十叶花,是我辛苦栽培,如果真想要的话,也不是不能出售!”

    见他突然改口,张悬和魏长风对望了一眼,各自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价格可能会高些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道。

    “请讲!”魏长风抱拳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对方为何突然改变口风,但能够出售,总比买不到,在这里争吵的强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株云雾花,如果你能在两天内,给我取来一株,可以将十叶花,直接送你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道。

    “云雾花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四星医师,对不少药材,都十分了解,却从未听过这种药物。

    正想询问一下,到底是什么,就见一侧的魏长风,脸色一白,身体轻颤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东西?”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云雾花,是鸿远山脉云雾岭特有的一种植被,并不是药材……焙干烧制,开水煮沸,会生出浓浓的水烟,宛如云雾,十分美观,是一种珍稀的茶叶!”

    魏长风道。

    “茶叶?用一株茶,换取十叶花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十叶花是圣域级别的药物,价值最少都要十枚上品灵石以上,用一株茶叶就交换……未免太廉价了吧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魏长风点点头,想说什么,最终停了下来,而是抬头看向眼前的尤副院长:“好,我答应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轻轻一笑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放心!只希望你能遵守约定,届时,将十叶花给我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魏长风拳头捏紧,随即招呼张悬一声:“少爷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见他们商议完,张悬也不多说,二人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刚一离开,一侧的孙元忍不住看向眼前的老者:“老师,云雾岭,圣兽云集,就算糜院长这种精通驯兽,又实力强劲的人前去,都很难回来……你让魏阁主去采云雾花,是不是……太危险了?”

    “危险?我当然知道危险。不过,魏长风所做的事,你又不是没听过……这种祸害,死了最好!至于那个张悬,目无长幼,不识尊卑,一起去了最好,不去,也让他知道,六星名师……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