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两位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见他们走来,前台的服务人员一脸笑意。

    是个女子,三十岁模样,紧身的白色医师服,显得眉宇颇为清秀。

    这些也都是勤工俭学的名师,达到了五星下品,应该和洛七七一样,都是二年级的学员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见尤虚副院长!”

    张悬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副院长?”

    女子一愣,略带疑惑的看过来:“可有预约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不好意思,副院长繁忙,没有预约或召见,不能带你过去!”女子摇头。

    一个学院的副院长,六星上品名师,就算王公大臣想要见一面,都需要提前预约,岂是一个学生想见就见的?

    对方的样子,二十来岁,估计也就是个一年级的新生,这种小人物,连个管事都没资格去见,还想见副院长,真是无知者无畏!

    “那……如何才能得到预约或者召见?”

    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见都说明白了,对方还不依不饶,眼中露出一丝不高兴,女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张悬挠头。

    还以为只要见到这位尤副院长,向他打听药材,商定价格购买即可,没想到人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能明白,堂堂副院长,真要什么人都能见上,也不用修炼,不用治病了,光见人都能忙死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有样东西,麻烦你递给尤副院长一下,或许见了这东西,就可能见我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情要做,不是信差,不可能帮你做这些事,真想见副院长,还请你拥有与其对话的资格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还想递东西,女子摇摇头,正满脸不悦的拒绝,就见对方手腕一翻,一个令牌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令牌正面,雕刻着特殊的图案,一排排建筑林立,气势恢宏,正是名师学院。

    “长老令牌?”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女子将没说完的话,咽到口中。

    身为二年级学员,她自然能够认出,这是代表学院长老身份的令牌,一个新生,怎么会有这东西?

    正在震惊,就见青年手腕再次翻动,又有两枚相同的令牌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三个令牌,你看哪个和副院长关系好,就麻烦你帮忙送哪个!”

    将令牌随手扔在桌子上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吓了一跳,女子急忙将其中一个翻开,只见后面写了两个字——糜竹。

    “糜竹?兽院的糜、糜院长?”

    嘴唇哆嗦,打开第二个令牌,眼睛更是一黑。

    也写了一个名字——赵丙戌。

    炼器学院,赵院长!

    “同时拥有糜院长,赵院长的令牌?”颤抖着将第三个令牌翻了过来,女孩感觉如遭电击。

    卫冉雪,惊鸿院院长!

    十大长老,个个高傲如云,就算她是二年级学员,都没见过几次,最多在校庆或者大比盛典上,远远能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平时见都见不上,这位却一口气拿出了其中三位的私人令牌……

    女子觉得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个新生,没想到有这么大的背景。

    既然你这么厉害,直接去找尤副院长不就行了,还用说这么多废话干啥……

    正吓得脸色泛白,就听到对面的青年,疑惑的声音响起:“怎么了?难道这些令牌没用?那这群家伙还胡乱吹?!忌度寺?!回头找他们问问,实在不行,把他们喊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女孩差点没当场吓死。

    说三大院长吹?!购肮础?br />
    这位到底是谁???

    可笑她刚才还那副态度……

    身体一晃,俏脸发白:“不用了……这东西有用!”

    生怕说的多了惹对方厌烦,急忙将令牌重新递了回去,从前台中走出:“请跟我来!”

    不管对方刚才说的是真是假,能一下拿出三枚长老令牌,身份就已经不是她能猜测的了。

    “多了!”

    见长老令牌真有用,张悬点点头,和魏长风跟在身后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走出医师塔,来到一个宽阔的别院外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尤副院长的住所!”女子一指。

    张悬看过去。

    不愧是副院长级别强者居住的地方,比胡夭夭住的别院宽阔的多,其中有阵法笼罩,看不清楚,不过,可以感受到,其中精纯、浓郁的灵气,来回环绕,给人一种厚重之感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向前一步,女子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孙老师,这两位要见尤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忙道。

    “见院长?”

    中年人孙老师眉毛一皱,看了张悬一眼,发现并不认识,随即落在魏长风身上,眼睛一亮:“原来是灵材阁魏阁主来了,我这就去禀报家师!”

    魏长风是圣域强者,鸿远城都数得着的人物,不少人都见过并且认识的。

    魏长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孙老师转身走进院落,一侧的女子吓得差点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家伙刚才跟在青年身后,一句话都没说,刚才还以为是个无用的下人,做梦都没想到,竟然是灵材阁阁主!

    圣域强者做下人……这位青年到底是谁?

    脸一瞬间白了。

    孙老师走进院子,很快急匆匆的来到跟前,一躬身:“两位,请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不理会惊讶的快要傻掉的女子,张悬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入院落,立刻感到一阵药香扑鼻,浓郁的灵气,像是旋风在耳边徘徊,发出呜咽之音。

    “灵气汇鸣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这种响声,不是灵气形成的,而是汇聚诸多宝物,形成的和鸣。

    抬头向前看去,就见院落中,是个不大的药园,灵气汇鸣之处,正在其中,里面种满了个各种各样的植被,姹紫嫣红,让人看上一眼,就精神一爽。

    “断阴草、含笑花、七心留兰……这里居然这么多圣药?”

    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这个药园虽然不大,只有几百株药物,却个个级别不低,甚至圣药,都看到了好几株。

    “嗯?十叶花?”

    边向前行边仔细观察,突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十叶花,圣级药物。

    完全成熟,十片叶子上绽放十朵不同颜色的花朵,对应人的三魂七魄,魏如烟用这东西滋养灵魂的话,快了三天,慢了一周,肯定就能让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那株十叶花,是不是可以?”

    正在观察,魏长风的传音响起,很显然,这位灵材阁阁主,也看到了这株药材。

    为了救治女儿,他对药材的理解,也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株十叶花可以救治你女儿,不过,如果花开了的话,功效会强上不少?!闭判阃?。

    这株十叶花,只是叶片状态,距离开花,还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魏如烟肯定等不到了,就算达不到最大功效,救命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听到少爷确认,魏长风松了口气,眼中满是激动。

    “老师,魏阁主来了!”

    二人刚说完,孙老师的声音在前面响起,随即就看到一个老者在不远处,弯着腰给植被施肥。

    六、七十岁的模样,胡须斑白。

    他前方是一个鲜红的花朵,上面纹理清晰,带着妖艳之色,老者轻轻挖开地面,倒入一盆鲜红的汁液,缓缓将泥土填回。

    “妖血花?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这株花,他认识,虽然也是圣级药物,却很少有人种植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花朵不吉利,而是供养太难了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这东西只有鲜血滋养,才能成活!

    养一株这样的花朵,最少要猎杀十头以上的灵兽,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位尤副院长的年纪不小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难养,功效却是极大,一旦成熟,服用后,能让人增加血气,延长寿命。

    尤副院长静心饲养,恐怕正是为了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不然,堂堂名师,怎么可能劳心劳力的养殖这个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老者并未转身,而是将土一点点踩平,这才在前方的脸盆里洗了洗手,转身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久闻魏阁主大名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?!?br />
    尤副院长笑着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也早听闻尤副院长,擅长养殖药材,今日一见,果然大开眼界!”魏长风抱拳。

    “算不上什么擅长,只是爱好而已。不知魏阁主突然造访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问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圣域强者,虽没见过面,却也听过名字,没必要含蓄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过交集,突然来到,要说没事,他肯定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尤副院长快人快语,在下前来,的确是有事相求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躬身:“在下……想购买副院长院中的那株十叶花!”

    “十叶花?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院中吞吐灵气的药材,尤副院长摇了摇头:“不好意思,这株药材,不卖!”

    魏长风脸色一急:“在下求这株药材是为了救人,还望副院长成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,不卖,孙元,送客!”

    尤副院长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孙老师孙元走上前来,一躬身:“两位,请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急忙开口:“我知道贸然求药有些唐突,但我真是为了救人,什么价格,副院长只管开口,只要我能付得起,必定在所不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