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 明理之眼之中,魂体内蕴含的那道先天胎毒,之前还保持成一团,堆积在一起,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此刻,伴随他的魂力减弱,居然开始慢慢的扩散,已然汇聚了大半个魂体,随时都会蔓延上来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先天胎毒,这可是当初天人孔师都没办法的东西,真要任由蔓延,不用想,魂体肯定会被当场毒死,谁都救不了!

    本来去惊鸿院寻找压制这东西的功法,结果没找到,就有些失望,但没放在心上,觉得只要小心,应该短时间无碍,谁知……这一下救人,灵魂虚弱,让其扩散了!

    这叫啥事!

    救人把自己救死……也算独一份了吧!

    正欲哭无泪,打算将继续供给的魂力撤回,就感到一股暖流从对面女孩体内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被这股力量一碰,原本扩散的先天胎毒,像是见到了克星一样,吓得急忙蛰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这个先天胎毒,他想了好多办法,都没有任何效果,怎么突然这副模样了?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先天毒体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想起一件事,眼光一闪。

    通过天道图书馆,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身居先天毒体,只是没激活罢了。

    难道先天毒体,对先天胎毒有克制作用?

    “不对,她可能不仅是先天毒体,还极有可能是先天……毒魂体!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先天毒体,通常指的是肉身,先天具有抗毒性,百毒不侵,甚至服用剧毒还能让体质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这种毒体,肉身不畏惧毒药,但使用毒杀灵魂的药物,同样会将其毒死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还是先天毒魂体。

    毒魂体,和毒体一样,代表着魂魄也具有抗毒性,百毒不侵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孩的灵魂,能帮助自己压制先天胎毒……也就表明,她极有可能就是这种体质。

    “难怪,就算吸收这么多宝物灵性,都难以活下来……先天毒魂体和先天毒体两大先天太过逆天,她本就虚弱,能承受得住才怪!”

    脸色一凝,张悬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先天体质,本就逆天,对方更是身居具两种,能活到现在,已经殊为不易了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一试便知!”

    这些思绪在脑海一闪而过,张悬也不多想,精神一动,不在向对方体内灌输魂力,而是抽取。

    咕咕咕!

    抽回来的魂力,和先天胎毒一接触,后者立刻触电一般的后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!”

    正愁着如何解决这东西,没想到这个女孩的灵魂可以帮忙,张悬兴奋地一阵大笑,加快灵魂的交流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魂力与女孩进行交换,之前扩散开来的先天胎毒,逐渐被压制到了一个角落,一动都不敢动,和肉身内的相同。

    虽然短时间内无法驱除,却也可以控制着不敢作恶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因祸得福!”

    见先天胎毒全部被压制住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,满是兴奋。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个单纯的救人,需要损耗不少,怎么都没想到,损耗是损耗了,但也同样得到了更大的回报。

    灵魂融合了对方的先天毒魂体,对剧毒也有了抗性,也就是说,现在就算有人用毒杀灵魂的毒药给他服用,也不会有任何事情,相反,可能还会让灵魂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到这里!”

    又灌输了一会,感到疲倦之意越来越浓,张悬这才精神一动,巫魂从对方识海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位魏如烟太虚弱了,就算用他的魂力滋养,也不是一次就能彻底清醒的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巫魂回到肉身,张悬睁眼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少女,虽然依旧没醒过来,却重新有了呼吸和心跳,而且脸色也红润起来,像是熟睡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经过他的滋养,暂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不尽快救治的话,也应该坚持不了多久,她的肉身实在太弱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进来吧!”

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房门外,满是紧张的魏长风急忙走了进来,看了女儿一眼,立刻松了口气,再次转头看向少爷,却见他面容惨白,顿时满是愧疚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少爷将女儿治“死”,满是不忿,甚至想要大打出手,现在才知道,少爷是为了救她!

    少爷桥天境巅峰的实力,又有诸多手段,都如此疲倦,消耗之大,可想而知……

    费劲心血为了救人,自己还误会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低下头颅,魏长风满是歉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效忠于我,只要我能够做到,肯定不会退缩!”张悬摇了摇头,声音有气无力:“替我守护,我先恢复一下!”

    说完不再理会对方,手腕一翻,一个玉瓶出现,随手拔开,一枚滚圆的丹药,就落入掌心,被他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正是卫冉雪给的那枚小还丹。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丹药入口就化,一股澎湃的药力,涌入身体,原本滋养魏如烟而受损的魂魄,立刻得到了滋补,缓缓恢复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口浊气吐出。

    张悬重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经过调息加上药力,受损的巫魂,已经完全恢复,再次恢复了最巅峰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魏长风抱拳。

    “嗯!”再次向床上的女孩看去,见她和之前一样,没有太大变化,张悬松了口气:“我说的那两样,依旧需要,你别在这里守着,尽快去找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魏长风点了点头,随即眉头皱起:“活着的圣药,我仔细想了一下,好像鸿远城还真能找到!只是……可能还需要麻烦少爷带路!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张悬疑惑。

    对方是圣域强者,鸿远城还有去不得的地方?

    “在名师学院……”魏长风挠头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这地方到处都是高手,就算他是圣域,也数不着,贸然冲进去的话,的确麻烦,还真需要自己这位在校生带着进去。

    “是,医师学院的尤虚副院长,他不光是医师,还有养药人的身份,培养了不知多少药材,如果说鸿远城,谁还能找到活着的圣药,肯定是他!”

    魏长风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谁有就好,快些动身吧!不然,拖得时间越长,救治起来也就越难!”张悬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魏长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商议完毕,二人走出房间,就见孙强、王颖等人站在院中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过来。

    几天不见,王颖等人再次有了进步,体内气息更加浓郁浑厚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狭窄的院子,几人站在里面略显拥挤,更不用说修炼,张悬忍不住摇了摇头,看向孙强:“我让你继续找个宽敞的院子,可找到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少爷,这附近的院落实在太难找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强面露尴尬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努力,而是这里靠近名师学院,好一点的院子早就被其他学生买走了,差一点的又无法入住,就算是他,这些天从未闲着,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们几个也帮孙强一起找找,早找到,早进去住,这地方实在太狭窄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并未偷懒,张悬也没责怪的意思,看向王颖等人,吩咐道。

    一个人找起来麻烦,王颖、郑阳、刘扬三人加上,应该速度会快上不少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能整日关在屋里修炼,想要更快进步,还需要劳逸结合,多出去走走,顺便见识一下大城市的风貌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颖的等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交代完,张悬不在停留,带着魏长风,向名师学院走去。

    他虽然现在还没拿到学员证,但身为悬悬会的会长,已经很有名气,带个人进出学院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花费了足有小半个时辰,才来到医师学院。

    医师学院,在十大学院之中,排名第五,只能算的上中间,不过,因为学院的特殊,几乎所有名师,都不敢与这个学院的人交恶。

    因为谁都不担?;岵换崾苌?,只要修炼,求到这个学院的几率,比其他学院都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还没来到最中心的医师塔,就看到源源不断地人来回走动,人气居然比之前的炼器学院,都要旺盛。

    “圣级药材价格不菲,需要的钱财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边向前行,张悬边问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一穷二白,谁都帮不了,对方想救他女儿,自然要自己花钱了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了一些,应该足够!”

    魏长风点头。

    身为灵材阁阁主,虽然很多宝物被张悬席卷了,真要处理家产的话,还是有不少积蓄的。

    圣域级别的灵药价格不菲,凭借他这多年的积累,购买起来应该还不难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听他有钱,张悬不再多说,笔直向前走去,不一会,就见一个高塔出现在视线。

    医师塔!

    医师学院最恢弘的建筑,他口中的这位尤虚副院长,正在这里。

    跟在人群后面,张悬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第一层是个极其宽阔的大殿,无数名师徜徉其中。

    这里有珍贵药材售卖,更有医师坐镇,只要出去试炼的名师,几乎都会提前过来,购买药物,解决暗伤。

    张悬环顾了一周,不知道这个副院长所在何处,只好带着魏长风,向前台的方向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