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 学会成立,各种章程、规则、手续,讨论商定完,差不多天就快亮了。

    悬悬会只是新生的学会,并不需要缴纳会费和学分,不过,却有着一套严格的组织,只要运转,能为整个学会,赚取更多的利益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在商定之中,还没彻底成形。

    张悬懒得操心,直接甩手给若欢公子、罗璇等人,回了精英区。

    刚回到住处,还没来得及休息,就听到敲门的声音,负责精英区管理的一个老生,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“张师,有人说要过来找你,我就带了过来!”

    张悬向后看去,就见一个胖子迎了上来:“少爷!”

    “有劳这位学长了!”见是孙强,张悬招呼一句,将其带进院子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前几天安排让孙强等人待在院落,此刻突然找过来,难不成出了事?

    “是魏长风阁主,处理完了灵材阁的事,过来找少爷?!彼锴康?。

    “找我?我不是让他听从你的安排吗?难道他不听话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自己大闹灵材阁后,将魏长风收复,让他处理完事情后,过来接受孙强的安排,难不成,不听话?

    “不是,是他……非要见少爷,我没办法,就只能过来了!”孙强道。

    少爷在名师学院,不太好进,就算他说要找人,也花费了不少周折。

    “非要见我?”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啊,问是什么事,怎么都不说!说要见到你才能开口,我也没办法?!彼锴靠嘈?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那好,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知道魏长风这种圣域强者,既然这样要求,肯定有要事,张悬不再多说,和孙强一起向学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没用太多时间,就回到孙强等人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见他来到,魏长风立刻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几天未见,这位灵材阁阁主像是苍老了好几岁,眼中也布满了血丝,说不出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张悬疑惑。

    对方是圣域强者,寿元达到了一千岁,只要不是做出有损生命的事,不可能衰老的这么快!

    表面上看老了几岁,恐怕最少大几十年的寿元消耗了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也不多说,魏长风膝盖一软,跪倒在地:“还请少爷,救救我的女儿,她……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之前通过图书馆,已经推测出,对方搜集宝物的目的是为了救治亲人,按照道理,搜集了这么多宝物的灵性,就算重症也能坚持下来,怎么才短短几天,就快不行了?

    宝物无生命,灵性却能存活,用这个吊命,只要不出现太严重的变故,坚持数年,数十年,没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正因为知道这些,虽然收服了对方,却没着急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原本也好好的,两天前生命突然衰退,宝物灵性也无用了,还望少爷出手!”魏长风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为了女儿能够活下来,什么事都能做,真要坚持不住,他恐怕都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这位少爷,一眼看出自己的情况,又展示了诸多神奇手段,或许……真能救助女儿。

    这已是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带我看看!”

    知道说了无用,必须亲眼看到才能确定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将她带过来了,在我的房间……”魏长风连忙一指。

    生怕少爷来到,再过去看,时间上来不及,直接将女儿带了过来,和他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孙强找的这个小院,只有七、八个房间,而且每个都不宽敞,推门走进去,十几平米大小,略显阴暗。

    房间的一侧是个不大的木床,上面平躺着一个十四、五岁的女孩,身体瘦弱,脸色泛白,头发有些泛黄,双眼紧闭,已然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“病的好重!”

    张悬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孩,近气多呼气少,明理之眼的照射下,全身生机衰退,体内的所有经脉,都没了活力,看样子随时都会一睡再无法醒来。

    难怪魏长风着急,眼前这位,的确已经到了生死边缘,再不救治,能不能坚持到天黑都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,她还能清醒说话,一旦承受不住,吞服宝物灵性,就能坚持一段时间,可……从前天开始,这些灵性,已经没了用处,一直昏睡,再没醒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满是焦急,将症状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点头,又仔细看了一遍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对医术的理解,只停留在四星左右,就算有明理之眼,也找不出确切症状,除非,能继续看书,对各种病症了解的更多。

    不过,显然时间上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能借助图书馆。

    手掌一伸,对着对方的手腕搭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孩皮肤发冷,如同一个冰块。

    精神集中,张悬脑中轻呼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本书籍出现。

    修炼者昏迷无主观意识,就和宝物一样,只要触摸,一样能产生对应的图书。

    急忙翻开。

    “魏如烟,青源城人,先天毒体……”

    书籍中的内容,印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先天毒体?这丫头居然是先天体质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先天体质十分罕见,一路走来,也就见过赵雅和袁涛二人,没想到这个昏睡中,随时都会死亡的女孩也是。

    “先天毒体,适合修炼毒师职业,不过,现在这幅模样……能不能活下来,都未可知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先天体质虽然厉害,但没激活之前,和普通人一样,同样有生老病死,没有任何实力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,明显没有激活,有和没有,就没太大区别了。

    当初在红莲山脉的毒殿,曾见书上记载过此类体质,不过都言之不详,就算是他,也不知道如何激活,激活后又有何种效果。

    不去管对方的体质,继续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母胎时,被圣域强者伤了根基,灵魂、身体都受到了损伤,属于神魂血亏。缺点: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魂血亏?”张悬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神魂血亏,顾名思义,精神、魂魄、血(肉身),都和常人不同,有极大的亏损。通常是在母胎的时候,供给不足导致,这种人,精气神不足以支撑肉身存活,按照正常情况,很难存幸存,甚至,生都生不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不但顺利出生,还活了这么大……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如烟这种情况,按照正常道理,出生都难,是我妻子,耗尽了全身的精元,保住性命,这才顺利生产,不过……她也再没活下来!”

    似乎知道张悬的想法,魏长风似乎想起来什么,神色带着哀伤:“如烟寄托了她的生命和希望,就算让我死,也不能让其有事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他可以理解眼前这位的心境。

    妻子为了女儿顺利活下来,耗费了全身的精血,甚至因此死亡,做为父亲的,如果连女儿再保不住,以后有何脸面去见死去的亲人?

    所以,这些年,就算花费再大代价,都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“少爷,如烟……可还有救?”

    说完,魏长风忍不住看过来,眼中满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她体内生机差不多全部断绝,想救……很难!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将这位魏如烟的书籍看完,他也觉得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仅是神魂血亏的问题了,这些年,大补的东西吃的多了,虚不受补,体内生机基本被破坏干净。

    再加上神魂衰弱,可以说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

    难怪六星巅峰医师都没办法,只能依靠宝物的灵性续命,就算是他,找到根由和缺陷,也都是一筹莫展,有种狗咬刺猬,无从下口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还请少爷出手,只要能救活如烟,就算让我做牛做马,都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听少爷并未彻底回绝,魏长风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效忠于我,我能够做到自然不会推辞,不过,她现在不光是身体虚弱,魂魄也太衰弱了,想要救治,必须先让其清醒,而要清醒,身体需要更加强壮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揉揉眉头。

    对方陷入昏迷,是肉身再无法支持魂魄的运转,此刻的身体,就好像一个破麻袋,灵魂如水,根本容纳不住。

    可……没有灵魂,人不清醒,肉身上也没办法治疗。

    因为补充气血,需要的意志配合,意念坚持不住,同样没有功效。

    补充肉身,需要灵魂清醒,灵魂清醒需要肉身支撑……眼前这位魏如烟,是个两难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,都觉得头疼无比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魏长风看来。

    久病成医,他天天与药材打交道,虽然没考核过医师,真正水平,却不必一些五星、六星的医师差。女儿这种情况,其实不用少爷说,也知道。

    难不成,就算少爷,都没办法?

    真的让自己白发人,眼睁睁的送黑发人?

    “先别急,我可以先想办法,让她不死……不过,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。最好的办法,是能找到一株增加魂魄的药材,只要想办法让其魂魄在这株药材上滋养,修复损伤,能醒过来,剩下的就会容易许多!”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,张悬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