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起来吧!只要你乖乖为学会做事,我会指点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悬悬会刚刚成立,他不可能天天在这守着,为了防止其他老生捣乱,必须有人坐镇。

    这三个,能压制的所有新生,抬不起头,又是四年级的高材生,正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所以,一来到就打赌让其留在来看门。

    倒不是故意羞辱对方,而是,由他们守着,其他学会,甚至老生想过来捣乱,恐怕也要掂量掂量,才敢行动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三个,回去就退出真阳会,加入悬悬会!”站起身来,应勤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青年,不光将其**上击败,精神上,也彻底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对方故意用鸡毛掸子,向他展示枪法并非只有枪才能施展的道理,受益良多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没什么变化,修为也没什么增长,但只要好好修炼,好好感悟,对枪的理解,必然突飞猛进,实力大增!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了点头,不再多说,站在高台,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“会长,会长!”

    “会长,会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他看来,台下诸多新生,不知谁喊了一声“会长!”,随即,声音形成洪流,越来越响,越来越亮,所有人都喊了出来,看向台上的青年,一个个露出了浓浓的兴奋和崇拜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,还有人怀疑,跟在这位张师身后,能不能抗衡那些老生,现在终于知道……肯定可以。

    真阳会最顶尖的高手,武技学院的天才,都被轻松击败,只要有他在,还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这是我们的会长!

    我们新生的后盾,有他在,我们就不用害怕!

    感受到众人真诚的眼神,张悬也有些感动,就在此时,若欢公子走上前来,伸手虚压。

    声音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,刚来的新生,都会受到老生压迫,受到他们剥削。这是为了打消新生,自大、自傲的性格,明白人上有人,天外有天!本来,是一件好事,但……伴随时间推移,老生越来越过分,越来越高高在上,让这件事,逐渐失去了本意!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声音郎朗,响彻整个新生区域。

    “他们逼我们花高价买他们的东西;逼我们加入他们的学会,成为他们生财和赚取学分的工具!不同意,就各种威胁,依靠各种关系,让我们无任务可接!我们新生……难道真要一直坐以待毙,任由剥削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,也不愿意!不愿意别人骑到我们头上;不愿意,被他们要挟,成为赚钱生财的傀儡;不愿意,我们的尊严,任由他们任意践踏!我们是名师,要桃李满园,师传天下,不被压迫,被欺负的可怜虫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一人之力,十分微弱,但集合众人之力,就能汇聚成汪洋大海!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联合!”

    “张师,为了能让诸多朋友,进入学院,甘心散掉自己赚取的积分!为了不让大家被老生欺负,搜集了诸多老师的详解,免费发放;更是为了众人,大打出手,让四年级学员,都心甘情愿留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份豪气,这份实力和气度,正是我们新生,所需要学习的!因此,我自愿加入悬悬会,成为其中的一员,愿意听从他的吩咐,一路向前!”

    “诸位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,环顾一周,声音响彻云霄:“可愿意否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愿意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愿意加入悬悬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万新生,同时呼啸,声音好像要将周围的建筑震塌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大家都同意,张师,就是悬悬会的会长,属于我们新生的学会,正式成立!”若欢公子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虽然说悬悬会,却还没正式确定,只是大部分人知道了,而现在,借此机会成立,让所有人都知道,学院最大的学会,不是什么真阳会,更不是什么妖孽会,而是悬悬会!

    由张悬,张师,这位刚来学院,还不到五天的新生,组成的超级学会!

    “悬悬会!悬悬会!”

    “悬悬会!悬悬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音如潮,众人一个个满脸激动。

    新生加入老生的学会,肯定要受到压迫,只有加入自己的组织,才能更好的学习!

    更何况,这位张师,人品高尚,义薄云天,宛如白玉,毫无瑕疵!

    没有太多犹豫,所有人就同意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同意,现在有请会长,给大家说两句!”打断兴奋地呼喊,若欢公子转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没想到,到了最后,还是被逼当了会长,张悬只好向前一步,环顾一周:“我也没什么么可说的,只有一句话:我们虽然是新生,却不比老生弱!老生能够做到的,我们为何不能?人只有自强,别人才能以强者谓之!自己都不尊重自己,谁又会尊重?所以,我希望悬悬会的所有人,不要主动招惹别人,但……有人敢来捣乱,也不要退缩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所有人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被老生压迫,受了不少委屈,现在成立悬悬会,如此豪气,让他们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一侧的应勤、袁刚等人,也全都热血沸腾,第一次真正觉得,加入这个学会,或许……不算什错误。

    别的学会,都是强迫加入,不少会员,都貌合心离,而这个,齐心一致,也许真能走出其他学会,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和成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成立学会,另外一边,薛真阳、龙苍月、董欣等人,眼见就要来到新生区域。

    他们从胡夭夭那里离开,就向这来了,只是两地的距离有些远,还没走到罢了。

    “会长!”

    看到一排排高大建筑出现在眼前,正想趁着黑夜过去看看应勤等人将新生教训的怎么样了,就见一个人影着急的冲了过来,来到面前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应勤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薛真阳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正是他派去探查消息的属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人影迟疑了一下:“应勤、袁刚、白面三人,已经……被张师击败,彻底折服,退出真阳会,加入悬悬会!”

    “击败?退出……真阳会?”

    薛真阳一呆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信誓旦旦的说,应勤过去肯定教训的对方没有任何办法,做梦都没想到,会是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人影点头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袁刚、白面弱一些倒也罢了,应勤可是得到过我的指点,怎么可能输?”

    薛真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袁刚、白面,在四年级中,算不上出类拔萃,但应勤,可是四年级最巅峰的存在,跟在他后面好多年,自己也毫无保留的传授枪技……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刚入学的新生?

    董欣、龙苍月也眨巴眼睛,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应勤虽然不是他们学会的人,但做为真阳会数一数二的干将,也是认识的,踏虚境巅峰强者,五星上品名师……挑战武技,居然败了?

    听错了吧?

    “刚才比试的场景,我都记录了下来,你看完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难以解释,人影手腕一翻,一枚记录玉晶出现在掌心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真阳急忙接过,真气在里面灌输,眨眼功夫,刚才比试的场景就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随便指点落败的新生,轻易击败白面、袁刚?”

    “用一根鸡毛掸子,打的应勤没办法还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玉晶中出现的内容,三人全都呆了。

    随便指点一人,就击败四年级学员……这种能力,就算是他们,也做不到!

    “他虽然只是用了一根鸡毛掸子,但却看出了应勤枪法中的所有漏洞,这份眼力……要对枪法理解多深,才能做到?”

    喉咙发干,薛真阳身体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做为用枪强者,他知道应勤那一刺的威力,就算是他,都要暂时躲避,不敢硬接!

    而对方,不光接了,还随手抓住,像是弯腰在地上捡起一颗石头般容易……

    说明……已然看穿了枪法中的漏洞和缺点,才能加以利用,做得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可怕的眼力?

    “难怪,胡夭夭都成了他的坐下学徒,此人对枪法的理解,已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……真阳,你与之比试,可能胜过?”

    董欣转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薛真阳拳头捏紧,吐出一口气,目光动摇了一下,随即再次坚定下来:“我现在可能无法胜过,不过,只要……落叶枪法修炼到第十重,将其击败,不难!”

    堂堂名师,真阳会的会长,武技学院最有名的天才,自然不可能被轻易吓住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三年前就达到第九重了吧!第十重如果这么容易达到,又怎么可能困了这么久!”董欣摇了摇头,并不觉得他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已经领悟了第十重的精髓,就差一个突破的契机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薛真阳目光露出了坚定之色,似乎有种意念不可动?。骸按用魈炜?,我离开学院,四处走走,领悟人生百态,冲击第十重!不突破,便不回来!”

    当年的枪王卢新青,修为达到桎梏,就曾走街串巷,体会平凡人的一举一动,从而一举创出了十重落叶枪,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他也想试试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待我回来,就是枪挑这位张悬的时候,让他知道……武技,我才是真正的王者!”

    (四十米大刀的图片,关注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。有很多图片,还有用枪的,很好玩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