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世的时候,曾看过一个图片,上面画着一个小人,手持四十米的大刀,嚣张的说,让对手先跑三十九米。

    张悬现在就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十多根鸡毛掸子连接在一起,足有十多米,如同一根旗杆,对方的长枪,此刻和烧火棍一般短小。

    如此长的兵器在手,还怎么会畏惧?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!”

    一声长嘶,应勤脚掌猛地一踏,笔直向前冲来。

    张悬的兵器这么长,他只要进入十几米的范围,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和刚才对方用鸡毛掸子抽他一样,这家伙还不任由宰割?

    “想进来,哪有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看他的速度,如何不知打算,张悬淡淡一笑,身体一晃,天道身法施展,幻影一般,重新拉出十多米的距离,手中的鸡毛掸子一抖,笔直向前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十几米长的竹竿,不像长枪那样灵活,也不如刀剑那样快速,但不知为何,却一下指在了应勤不得不经过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应勤想要近身,就根本躲避不过,甚至会直接撞上去!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应勤脸色难看,身体拧转,躲过对方的攻击,想要从其他地方绕过去,还没走远,就见竹竿再次点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速度比刚才更快,对准了他的一个穴位,让其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向后一跃,躲开攻击,应勤再次向一侧冲去。

    踏虚境巅峰强者的真气爆发,让他速度快的如同游龙。

    但……他的速度快,对方的竹竿更快,每次他想要进去,就被轻轻点了出来,就好像对方能提前预知他要进攻方向,想要走的途径一般。

    竹竿虽长,却防御的水泄不通,根本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等人,全都咽了口唾沫,一个个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应勤不压制修为,张师肯定很难对抗,做梦都没想到,一根鸡毛掸子弄成的竹竿,压的对方连近身都-做不到,只能在十几米外旋转徘徊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不赢,也至少落入了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发现没有,这个不太像战斗!”

    震惊了片刻,人群中不知谁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罗璇皱了皱眉头,想了一下,忍不住道:“像是在……耍猴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像……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刚才还气势如龙的应勤,此刻就像被玩耍的猴子一样,张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拿着竹竿随手一指,就跳一下,然后再转圈向里冲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冲进去,竹竿又点了过来,再次跳起……

    如此往复。

    和街头上的被人戏弄的猴子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把四年级有名的天才,当猴子?!?br />
    张师也太厉害了吧!

    尤其是之前,一直拿他当做比较对象的罗璇、若欢公子等人,此刻全都咽着唾沫,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,让他们再修炼十年也没办法比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台下的众人意识到这点,应勤也明白过来,气的牙齿都快要咬碎。

    本以为,对方手持长兵器,自己只要近身,肯定再没办法,怎么都没想到……对方的长枪每一次出击,都会刺在他不得不防,而又难以防御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根本无法靠近!

    他的枪只有两米多点,对方在十几米开外,怎么打?

    不是手持短兵器赚便宜吗?

    怎么这次对方这么长,我同样一点便宜都没赚到?

    “这样继续下去,非但无法战胜,还会被人活活笑死!”

    听到台下议论纷纷,应勤脸色黝黑。

    不突破十几米的距离,就伤不到对方,更别说战斗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被人当猴子耍吧!

    “他这个长杆,是用竹竿连接而成,质量并不不好,我拼着受伤,肯定能够震断!”

    一遍游走,一遍思索。

    继续这样打下去,没办法获胜,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近身,而唯一的办法就是……这些竹竿并不坚固,踏虚境的力量施展,完全可以用真气搅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一咬牙,再顾不上其他,真气狂涌,护住胸前,双眉一扬,再不管对方竹竿点来的地方,猛地向前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果然,竹竿与他一碰,立刻被狂暴的真气搅成粉末。

    竹竿长十多米,真气无法灌输过来,而他又是踏虚境巅峰力量,破开这东西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耍赖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面容着急。

    张师使用竹竿让你,你却不要脸的震碎,明显是在耍赖,故意的!

    “来到跟前,看你还怎么躲避!”

    撞碎竹竿,一声咆哮,应勤手中长枪举起,猛地向前方的张悬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突破了防御,来到近身范围,长枪就可以轻松发挥短小的优势,而对方的兵器,已然无用!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就赢了?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兴奋,张悬摇了摇头,突然手掌一松,手中的竹竿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放手了?”

    应勤一愣。

    兵器是修炼者最重要的东西,尤其是在比武的时候,一旦松开,就等于陷入被动,怎么直接扔了?

    “兵器,只是身体的延伸罢了,枪法,就算没有枪,同样可以施展!”

    正在奇怪,就听到前方的青年,淡淡一笑,声音在耳边响起,紧接着,就看到这位张师,猛地跃起,整个人一瞬间像是变成了一杆长枪。

    无边的枪意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,这一刻,他就是枪,枪就是他,根本分辨不清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这是人枪合一的境界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应勤全身僵直。

    传说中,领悟枪心达到一定境界,就能做到人枪合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算手中无枪,只要心中的枪不灭,同样可以让**化作一道凌厉的枪意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!

    这种境界,就算薛真阳学长都没做到,眼前这人怎么达到的?

    时间上来不及让他细想了,张悬化作的长枪,眨眼功夫来到跟前,手指变化的枪尖,带着尖锐的锋芒,点在他的枪头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,应勤全身一震,随即感到无数枪意,冲进体内,让他的防御眨眼间崩溃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鲜血狂喷,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倒着飞出去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飞出数十米的距离,从高台上跌下,长枪也飞了不知多远,扎在地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再次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台上,一脸淡然的张悬,拳头捏紧,应勤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没压制修为,将所有实力发挥,依旧被对方一指击溃!

    这种实力,就算比起真阳会长,恐怕也丝毫不弱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输在了哪里?”

    正满心沮丧,就听到张悬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输就输了,我会退出真阳会,来悬悬会看门,你也不用借此嘲笑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咬牙,挣扎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为枪法的修炼者,要有枪的傲骨。

    既然提前说好做看门人,就要遵守诺言,不会抵赖。

    “嘲笑?”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告诉你,枪法虽然是可以终生追求的技艺,却并不是指你手中的这杆长枪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应勤一愣。

    “枪法,是一种技艺,是一种能力,是一种用心感悟的东西,并不是用枪才能施展?!?br />
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张悬看过来:“就好像,你被我近身攻击,那时候,你只需要放开手中的桎梏,放开长枪,得到的,将会是崭新的天地,可惜……你没有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败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一呆。

    的确,刚才对方抓住了他的长枪,用鸡毛掸子抽他,完全可以放手,就算是赤手空拳,实力发挥不出来,逃走还是可以的,也不至于被对方抽的鼻青脸肿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“后来我用长竹竿与你战斗,突破防卫,近身攻击是对的,但你却忘了,我修练枪法,已经不滞外物,人也是枪,枪也是人!所以,才会一瞬间放开竹竿,直接出手!”

    张悬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全身僵直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他天天练枪,早已将这东西当成了生命的一部分,因此,对方与之僵持,也不忍放手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放手,就感觉,失去了生命,再不会战斗了!

    “不放手,又如何领悟真谛?学到更高深的枪法?”

    张悬笑盈盈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手?真谛?”

    应勤口中念叨,整个人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从小练枪,他早已把这个兵器当成了身体的一部分,如同手臂和眼睛。

    让他放弃手臂和眼睛?怎么可能?

    但刚才的战斗,对方明显给他上了一课,不放手……死!

    放手,解脱,更加灵活,更加自由,有可能获胜!

    “枪在心中,心中有枪,才是真正的枪,手中的,不过是一件工具罢了!”

    见他似乎有所领悟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心中有枪,才是真正的枪?”

    仔细揣摩这句话,片刻后,一口浊气吐出,应勤眼睛重新睁开,之前浑浊的眼神,慢慢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跪倒在地,应勤低下头颅,态度虔诚、恭敬。

    “多谢指点,我愿意拜张师为师,与你学习枪法!”

    (四十米大刀这个图片大家如果没见过,可以关注公众号,老涯发给你们看看,挺有趣的。其中还有很多升级版,能让人笑掉大牙。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“添加关注即可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