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鸡毛掸子?”

    应勤一晃。

    我手中的长枪,是灵级上品兵器,东海玄玉精炼而成,长度两米有三,尤其是枪尖,以翡翠寒精炼制,带有催眠,眩晕的效果,切金断玉,锋利无匹……

    如此神兵利器,你居然要用鸡毛掸子要和我战斗?

    这东西就是普通竹竿做成,轻轻一碰,就会断成两截,怎么打?

    不光是他,就连一侧的若欢公子也呆了。

    用鸡毛掸子,对抗灵级上品兵器?张师……你用这种方式羞辱对方,实在有些过分??!

    可……为啥,我这么高兴呢?

    “好嘞,我这就去!”嘴巴裂开,一脸兴奋,若欢公子脚掌撒开,立刻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嘚瑟的样子,应勤气的面容铁青,觉得肺都快气炸:“张师,我真心实意向你挑战,既然答应,希望能够认真对待,故意羞辱,不是你这种天才,该做的吧!”

    “羞辱?”

    张悬摇摇头:“真不是羞辱你,再说,你也没资格让我羞辱。之所以不用枪,是因为修炼的枪法,太过刚猛,怕一时控制不住,将你扎死,那就麻烦了。鸡毛掸子,虽然弱了些,比较容易操控,不会伤人!”

    真没羞辱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真想羞辱,啥都不用,一样能将其击败。

    用鸡毛掸子,已经算是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怒极而笑,眼睛眯起:“好,好,那我就看看,你怎么将我扎死!”

    一个新生,和四年级的顶尖高手比试,非但不觉得害怕,还口口声声要将其扎死……让他胸中怒意滔天,再也遏制不住。

    交谈过程中,若欢公子将鸡毛掸子取了过来,足有十多根,一起扔上高台,堆在一起,让张悬选择。

    随手捏起一根,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应勤,张悬遥遥一指:“好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真用鸡毛掸子与自己战斗,一声怒吼,应勤手中长枪如巨龙般,向前疾刺而来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,气劲如虎,有种将人撕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灵级上品的长枪,如同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,在真气的灌输下,散发出尖锐的破空之音,让人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“好强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的罗璇、若欢公子等人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这位,将修为压制到了桥天境巅峰,但力量浑厚,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单这一招,说桥天境无敌,可能有些夸张,但相同级别,学院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名师,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甚至,归一境初期强者,都要暂避其锋,不敢正面交击。

    如此锋利,张师……该如何抵挡?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向对面的张悬看去,就见他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,脸上没有丝毫变化,而是微微一笑,左手食指、中指向前一伸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威力无比的长枪,就这样被两根手指轻轻捏在指尖。

    刚才还巨龙一般狰狞的枪芒,像是钻入了泥潭,无论如何挣扎,都动弹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!”

    捏住长枪,张悬鸡毛掸子举起来,对着不远处的应勤就一阵劈头盖脸的乱抽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后者脸上就出现了一道道鲜红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还有这种操作?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跟大人打孩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……战斗也太简单了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众人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应勤的枪法,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觉得难以抗衡,谁知……还没来到过跟前,就被张师用两根手指捏住。

    撤不会来,又拔不动,就好像被困住了一般,就算用个鸡毛掸子,也可以轻易狂抽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龙争虎斗,谁知……完全就是碾杀??!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应勤也没想到对方的眼光这么好,力量这么大,锋利无匹的长枪,被直接捏住,越想越着急,一声嘶吼:“放手!”

    同时,体内真气沸腾,用尽全力,使劲向回拉扯。

    不拉回长枪,他将会一直被动。

    “你要?给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拉扯的力量越来越强,张悬笑了一声,手指猛地松开。

    噔噔噔噔!

    力量陡然消失,用力过猛,应勤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,因为控制不住力量,在地上踩出一连串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给我躺下!”

    虽然狼狈,但将长枪收回,应勤再次信心大增,手臂一抖,长枪发出呼啸之音,笔直向对面的青年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是刺,被对方抓住,这次改成抽,应该没问题了吧!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将其抽翻,就觉得对方的身影再次一晃,下一刻,两根手指又不知从何地而出,轻而易举就捏住了枪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刚才抽的速度这么快,对方怎么抓住的?

    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??!

    不过,对方根本不等他细想,鸡毛掸子再次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个竹竿,但灌输了对方的真气,抽在脸上比皮鞭都要疼痛,只几下,就满脸皮开肉绽,身上也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手持长枪,同级别的情况下,居然被人用一根鸡毛掸子抽的满脸鲜血,应勤觉得快要疯了,双臂加力,猛地向上一跳。

    他用尽了全力,就在真气运转的快要爆炸的时候,对方的力量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再次控制不住,应勤连连后退,还没停稳,就见张悬不知何时又来到跟前,捏住了长枪,手中的鸡毛掸子又一阵乱砸。

    “我-日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一路成长到现在,和不知多少比武,也和无数人战斗过,哪有这样比试的?

    一出枪,就跑过来抓住,然后一阵乱砸,一使劲想要撤回,就散去力量,让我重心不稳,然后又冲过来……

    不带这样的!

    能不能好好比试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越想越怒,胸口憋着一股怒火,如同火焰般燃烧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压制在体内的真气,再也控制不住,猛地冲开桎梏,让他的修为立刻突破。

    归一境初期!归一境中期……踏虚境巅峰!

    眨眼功夫,就将压制的修为解封,恢复了本来的实力。

    恢复了实力,再次向张师看去,就见他已经退出了好几米开外,手中拿着鸡毛掸子,一脸淡然的看过来:“要认输?”

    “认输?不可能!刚才战斗,我发现你的实力,绝不止是桥天境巅峰这么简单……我恢复踏虚境实力,可敢和我一战?”

    应勤咬牙。

    刚被抽的满脸是包,怎么可能就这样认输?

    再说,对方轻而易举就抓住他的长枪,让他挣脱不得,力量绝非桥天境巅峰那么简单,既然如此……不再压制,也不算欺人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张悬点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就让这家伙施展全力,他非要压制,这样也行,也能试验一下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反正对方压制不压制力量,对他来说,都不算什么在,张悬也不介意,手中的鸡毛掸子扬起,指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别忙!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动作,想起刚才被蹂躏的惨状,应勤哆缩了一下,一咬牙:“我要和你比试枪法,你这个鸡毛掸子,太过短小,施展的是近身武技!可否用长枪与我比斗?”

    对方刚才抓住自己的长枪,然后近身乱抽,根本就不是比试枪法,而是近身攻击。

    长枪两米多,来到跟前不足一米的地方,自然受到限制,发挥不出优势,而被对方完虐了。

    不能让其拿短的兵器,不然,就算恢复力量,也肯定和刚才一样,被虐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近身?长枪?”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,张悬哑然失笑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我这个鸡毛掸子太短,想让我用个长的兵器与你战斗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应勤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也好!”点了点头,张悬转头看向若欢:“你帮我把这些鸡毛掸子全都接在一起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点了点头,跳上高台,将刚才拿来的鸡毛掸子,用绳子捆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拿了足有十几根,连接起来,足有十多米长,宛如一根细长的树干。

    将捆在一起的鸡毛掸子扶起,无数鸡毛随风飘扬,宛如在众人面前竖起了一根旗杆,标新立异。

    “这个足够长了吧!”

    接过长杆,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应勤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的枪太长,对方近身之后,施展不开,才被殴打的这样惨,现在将鸡毛掸子弄的这么长,足有十多米,一旦近身,你还怎么打?

    肯定会被完虐,以报刚才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这次要是再输了,不能再不承认!”

    见他答应,张悬也笑了笑,手掌一抖,十多根鸡毛掸子形成的“超级长枪”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不过,你要小心,我不会这么容易输的!”

    见这根“长枪”横跨十多米,只要进入这个范围,就等于作废,应勤眼睛亮了,长枪一抖,发出一声嘶吼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自信,张悬也不再多说,鸡毛掸子竖起,插入云霄,如同一条连接天地的避雷针,同时左手一招,轻轻一笑:“来……我让你先跑三十九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