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为五星上品名师,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,之前和这家伙战斗的时候,只用了清风手,让对方摔下高台,并未施展杀招。

    此时却口歪眼斜,满口吐血……这-他-妈-是受了多重的伤???

    真要这么重,哪还能继续待在这里,恐怕早就找人医治去了吧!

    肯定是为了和张师学艺,故意将自己打成这样的……不然,根本解释不了。

    心中郁闷,就见下方的张悬选好了人,开始传授武技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上一场白面因为大意,被那个新生有机可趁,这次,瞪大了眼睛,生怕错漏对方传授的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张师这次传授的是一套拳法,和砍柴刀法一样,直来直去,完全看不出技巧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种拳法,他三岁就会打……真能胜过自己?

    “不管了,这位张师诡异无比,还是小心为好,等这个新生上台,我就抢先出手!”

    实在想不通精妙到底在哪,忍不住盘算。

    对方就一招直拳,既然如此,也不跟他客气,一开始就动手,凭借他对武技的理解和见识,以及对修为的把控,对付一个新人,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越想越有道理,刚思索好了战斗方式,就见那个鼻青脸肿的新生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学长!”

    新生躬身。

    “要比试,那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一声长嘶,袁刚全身“咯咯!”作响,原本看起来略带瘦弱的身影,节节升高,瞬间变得高大起来,手臂、腿脚都好像变得更长了。

    灵级上品武技,猿形通臂功!

    为了修炼这套武技,他十数年寒暑不断,早已将力量融入骨髓,一举一动都自带法度。

    “接招!”

    在地上一踏,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,袁刚猛地向前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如苍鹰掠空,又如流光幻影,眨眼功夫,就来到跟前,五指如钩,笔直劈下。

    猿形通臂功讲究快,攻击手段为:劈、抓、挠。

    是学院一位前辈,观察猿猴的战斗方式,创出的招数。

    一劈之下,气浪翻滚,指尖出现了刀芒,如同一根根锋利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看到他一上来就攻击,没留丝毫后手,应勤松了口气,忍不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已经输了一局了,可不想第二局也输,这样以来,真就没办法翻身了。

    幸好,袁刚不是迂腐之辈,并没顾忌脸面,故意留情,而是一上来就施展出最强的绝招。

    “这招力量十足,气息浑厚,如果我对抗,需要先后退半步,待其力尽,再做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盘算。

    虽然是同一个学会的师兄弟,也经常切磋的,知道这招的可怕,一旦让其近身,基本就很难躲闪了。

    思索完如何化解,随即向台上看去,想看看这位新生如何反击,就见他对袁刚的攻击,躲都不躲,一拳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还有这种比试的?

    不躲闪,硬生生接上袁刚一爪的话,肯定会立刻受伤,这样,就算打中对方,也无用了??!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心中的疑惑还没结束,就见新生的拳头突然加速前进,速度比刚才快了好几倍,看样子,袁刚的手掌才落到对方身上,对方的拳头,也会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是个两败俱伤的打法,没有任何技巧可言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肉交击,果然和他想的一样,你打了我一拳,我打了你一掌。

    噔噔噔!噔噔噔!

    袁刚被一拳打的退了七、八步,新生也被他抓的胸口出现了血痕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受了伤,这个新生非但没害怕,反而越来越兴奋,当先向前冲去,不管对方的招数如何精妙,不管自己有可能受多重的伤,只管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一招同归于尽的打法,他固然受伤,但袁刚也不好受,连续两拳下,脸色泛白,喉咙一甜,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拳头一紧,应勤瞳孔收缩:“果然是好办法,这位张师好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到现在,他终于明白,这个新生到底是什么打法了。

    近身武技,不是一朝一夕或者学一招就能追赶的,需要不知多少年的苦修和磨练,这位张师肯定也知道这点,所以就传了这个新生一招攻击力极强的拳法。

    既然怎么修炼都追不上,那干脆不追了,就和你硬碰硬,拼着受伤,也不让你好过!

    你攻击我一下,我必须攻击你一下,只要拳法力量足够,速度足够,最终倒下的,肯定是你!

    好狠!

    “看来张师也不是乱选,这家伙为了得到名额,连自己都揍,狠辣程度可想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应勤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刚才张师选人,他还奇怪,为何要选一个将自己打伤的,他都看出不对劲了,以对方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看来,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,连自己都揍,狠辣程度不用想,这种人,又怎么可能关键时刻退缩?

    最适合这种硬碰硬,不要命的战斗方式了!

    “看来……袁刚要败了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大家相同级别,这家伙不要命,攻击力又如此强,袁刚落败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倒不是袁刚战斗力不行,对武技理解弱,而是……他修炼的通臂猿功法,带着猿类灵兽的灵巧,自带趋吉避凶的本能,一旦遇到危险,会直接逃避,而不是硬抗。

    逃避一次可以,逃避多了,挨得只会更多,如此重拳下,就算是袁刚,又能坚持几下?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果然和他想的一样,五拳过后,袁刚承受不住,面目全非了,身体一晃,再也坚持不住,倒在了地上,败在了一个新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新人的表现,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天道拳法主张攻伐,威力无穷,自己虽然传授的是精简版的,力量也是十分可怕的,这个袁刚能承受五拳才趴下,已经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会长,我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兴奋地走下高台,新生再次看向这位会长,满是浓浓的佩服。

    之前他在这个袁刚手里,连一招都接不上,现在却硬生生将其打败,这位会长无论眼力还是对战斗的领悟,都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将这葫芦酒喝了!”张悬手腕一翻,递过来一个葫芦。

    “是!”接过葫芦,新生将其中的美酒喝的涓滴不剩,紧接着感到浑身酥痒,之前的重伤,已然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“这是疗伤圣药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瞪圆,新生哆嗦。

    为了他的伤,会长居然将圣药拿出来给他服用,恩情之大,不可估量!

    会长,以后我生是你的会员,死是你的死会员!

    再也不改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张师的手段果然惊人!”见挨揍的新生眨眼功夫恢复如初,而他这边的袁刚,躺在地上,宛如快要挂掉,依旧不停抽搐,应勤摇摇头,满是佩服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无论指点、对战斗的把握,还是对属下的掌控,这家伙都达到了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本来,连续败了两局,我们已经输了,不过……未见到张师出手,实在难以心服,所以在下希望能与张师一战,不知可否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应勤眉宇如电,手中长枪一抖,一股傲然的气势生出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三局两胜,他们已经输了,但……到现在都没逼得张悬出手,让他满是不甘,想要挑战一下,看看这位能随便指点别人的青年,到底有多高的实力。

    输了,也就认了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“和我比试?”张悬点了点头:“也好!”

    这家伙的实力,应该是三人中最强的,与其战斗,也正好磨合一下这些天的进步。

    身体一晃,跳上高台。

    指点别人战斗,虽然也能彰显实力,但真正展示对战斗的领悟和技巧,才能让更多人折服。

    “张师是桥天境巅峰实力,我也将修为压制到和你相同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答应,应勤点了点头,全身一震轰鸣,踏虚境巅峰的实力,硬生生降低了两个级别。

    “降低级别?”

    见他的举动,张悬一脸同情的看过来:“这样做,你会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巫魂、肉身、真气三者同修,再加上明理之眼、天道图书馆,别说同级别,就算眼前这家伙,将踏虚境巅峰实力全部释放,估计都不够揍的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的自己,居然还敢压低修为,胆子真大!

    “张师放心,你就算对武技理解很高,我也不弱,在尤其是枪法!同级别……无敌!”

    双眉一扬,应勤战意如潮。

    张师的手段,他看了,的确很强,但他也有绝对自信。

    这是练枪多年,磨砺出来的意志。

    只要给他使用长枪,再强的对手,也可以一战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见这家伙如此自信,张悬不好多劝,只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张师,你的枪呢?”

    见他赤手空拳,到现在都没将兵器拿出来,应勤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枪?你压低了修为,如果我再用枪,算是欺负人,这样吧!”

    张悬转头看向下面的若欢公子:“若欢,我记得来那边的凳子上,有掸灰尘的鸡毛掸子,你帮我拿一根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