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方法是好方法,可惜,找错人了!”

    明白这些,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计划的确不错,正反都有办法,换做其他人,不懂灵魂,肯定早已心慌的没办法抉择了,不过……对他来说,根本不叫事。

    洛七七这种短暂的昏迷,他至少有十数种方法,让其马上醒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这么做,就是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办法对付自己,如果只是这样,真就让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亏她昨天晚上,还信誓旦旦的说有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省省吧!这点小伎俩,就想破坏我们师徒情谊,未免太天真了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道。

    他和洛七七,一起经历过生死,这种手段就想瓦解二人的关系,未免太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“张师果然聪明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看出了自己的想法,胡夭夭微微错愕,不过依旧笑容不减,五指伸出,轻轻一弹!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一道剑气射出,落在躺在桌上的洛七七身上,后者肩膀上的衣服,立刻被划开,露出晶莹如玉的锁骨和柔滑的香肩。

    “要是……洛七七醒来,发现你这位老师,对她有别的想法,你觉得她还会不会相信你?”

    笑了起来,胡夭夭如同一头狐狸:“就算不怀疑你的人品,而如果我将现在的场景记录下来,传出去,说你想对洛七七不利……你觉得别人是相信我呢,还是相信你?又有多少人愿意做护花使者?”

    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影像传出去,加上妖孽会的号召力,肯定更多人选择相信她,而非自己。

    别人不相信,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但真要这样做,就等于毁了洛七七的清誉。

    是他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想给你机会,却非要逼我……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张悬手掌不由自主的抬起,摸了摸额头。

    他这个动作很简单,好像整理一下额前的头发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,不过,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,轻盈如舞的感觉。

    胡夭夭本想看到青年一脸急躁,没有任何办法的模样,看到这个动作,情不自禁的呆了一下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随即感到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压迫力,集中而来,直冲她的灵魂,让她情不自禁的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这是惊鸿舞技……他怎么会舞技!”

    脸色一下变得煞白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身为惊鸿学院的高材生,一直打算用这招对付对方,结果还没来得及施展,就被对方先用同样攻击击中,强烈的郁闷让她快要吐血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的修为在那里摆着,就算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灵魂稍强,也不能让其眩晕多久,一旦恢复过来,绝对让其好看!

    心中恶狠狠的发誓,正集中灵魂,消除眩晕感,就感受到一股炙热的力量,呼啸着来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敢对我动手,你这是自己找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热浪,知道对方趁她眩晕的时候,打算出手,冷哼一声,胡夭夭强忍住难以集中的精神,手掌一翻,猛地向前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桥天境巅峰的实力,早就找人打听过了,就算她一时不察,有些眩晕,但这种实力就想偷袭她堂堂蚕封境巅峰强者,还是不可能做到的!

    蚕封境,力量混元如意,在体内凝结金丹,已经无限接近圣者,桥天境也想偷袭,绝无可能!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掌力刚刚落下,就感到前方的攻击“呼”的消失干净,紧接着感到背心,一股巨大的力量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胡夭夭心脏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刚在前面动手,她将防御力全部集中到前方,啥时候跑到后面了?

    不过,时间不允许她反应,后心的力量如同泄洪的江河,狂奔而来,根本不容抵挡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被狠狠击中,脸色一白,胡夭夭整个人立刻向前飞了出去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狂喷,只一下,就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超过两千五百万鼎的力量?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内脏移位,胡夭夭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对方这一拳,绝对超过了两千五百万鼎的巨力,否则,凭借她的防御,就算遭到偷袭,也不可能伤的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桥天境巅峰吗?

    不光灵魂让她中招,还轻松打出超出两千五百万鼎的力量……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又吐了一口鲜血,灵魂的眩晕终于消失,紧接着感到全身一紧,被人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即,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认为很轻松就能教训一顿的张悬,正提着她,一脸无奈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看表情,似乎是根本不想出手,是自己逼得他动用了武力。

    娇躯一晃,胡夭夭再次吐出鲜血。

    她是五年级学员,蚕封境强者……不应该是她想教训对方就教训吗?

    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谁能告诉我,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堂堂五年级最巅峰的高材生,被一个刚入学的新生,揍得死去活来,还被捏着提起来,强烈的郁闷,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乖乖说出吴阳子故居所在地,我可以不计较今天的事!”

    懒得废话,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学会了惊鸿师职业,配合强大无比的灵魂,就算对方是蚕封境巅峰强者,趁其不备,让其眩晕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魂、体、气,两千六百万鼎的巨大力量,偷袭之下,即便这位五年级的妖孽,也一下中招,差点被当场打死。

    要不是顾忌名师颜面,绝对能当场击毙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听到青年的威胁,胡夭夭冷笑一声,这一会,她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再次一笑:“就算给你杀,你敢杀我吗?”

    张悬皱眉。

    这女人诡计多端,如同妖孽,实际上,却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先不说她名师的身份,这里是学院,不能随意杀人。

    就说之前的话是真的,只有她一人知道吴阳子故居在什么地方,真杀了,这地方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敢杀你,不过……我会将你扔出去挂在墙上,让所有人都过来欣赏欣赏,这位妖孽会的会长狼狈的样子!”

    将胡夭夭扔在地上,张悬双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跟我耍无赖,跟我耍无耻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我无耻的时候,你还不知在哪里玩泥巴呢!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听到这话,本来还笑容满脸的胡夭夭,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就够邪性了,眼前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更邪性!

    她可是大美女,一颦一笑,都能让无数人心动。

    别的男人,鞍前马后的不停讨好,生怕惹得自己发怒,这家伙倒好,不光将其打的半死不会,还要把她挂出去……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“敢不敢,不是你说的算的,是我!”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气的咬牙切齿,胡夭夭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,一来到就弄出这么大动静,惹得四大学会,鸡犬不宁,更是连炼器师公会的记录通道都搞塌了……

    别人会怜香惜玉,但这家伙……或许还真能做得出来!

    不说其他,刚才背后那一拳,到现在都感到五脏六腑,火辣辣的疼痛,宛如快要炸了。

    不过,要让她屈服……也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她胡夭夭,自从来到学院,都是整别人,啥时候被人整过!

    一旦屈服,以后将有何种脸面,在学院里继续待着?

    妖孽会会长,也不用干了!

    不过……不屈服的话,这家伙真要动手怎么办?

    牙齿咬的的“咯咯!”作响,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眼睛落在不远处洛七七的身上,眼珠一转。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一伸手,将自己肩膀上的衣服也撕扯开来,和洛七七一样,露出了光滑柔润的香肩。

    “你想挂,就把我挂出去??!不知……我现在这幅模样,要是跟别人说,你想非礼我,会有多少人相信?堂堂名师,做出这种事……恐怕足可以取消资质了吧!”

    再次笑了起来,胡夭夭如同一头奸诈的狐狸。

    跟我斗?

    你还差得远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眼珠乱翻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这家伙为何被人称作妖孽了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根本不是不是妖孽,而是妖精!

    换做洛七七,遇到这种事,肯定疯了,她居然主动撕破衣服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真要跑出去,说自己非礼她,恐怕真有不少人相信。

    女子,一向都是弱势的,尤其还是她这种红颜祸水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,但到消息传递出去,这家伙的诸多拥趸,肯定会接二连三的找麻烦。

    烦都能烦死。

    他只想安静的在名师学院看看书,然后顺便突破突破,就走了,为啥如此单纯的想法,真正想做出来,就这么难呢?

    见眼前的青年不说话,胡夭夭眼睛弯的如同月牙,轻轻一笑,强忍住身上的剧痛,站了起来,来到张悬跟前,距离他只有不到半尺的距离:“怎么?不敢了?”

    距离很近,身上特殊的香气冲入口鼻,再加上饱满的圆弧,随时都会贴到身上,让张悬眉头一皱,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正考虑要不要再来一拳,让这家伙先趴下再说,就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胡夭夭学长,你们这是……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见洛七七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,看到近在咫尺的二人,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(公众号发了卫冉雪的图片,大家可以关注看一下。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,添加关注即可。提醒一句,图很赞哦,看的人流鼻血呢。另外,保持了十九天的第四,被人超了,诸位还有月票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