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便聊了两句,房间安静下来,张悬端起酒杯,明理之眼蠕动,悄悄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露出奇怪之色。

    周围除了有聚灵阵之外,并没有什么机关和阵法。

    这位胡夭夭,不是想找自己麻烦吗?

    为何啥都不准备?

    难道真的以为,啥都没有,就能让自己倒霉?

    “老师,你看那边!”

    正在疑惑,一侧的洛七七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顺她的手指看去,大厅的一侧,摆放在一个两米多高的兵器架,上面悬挂着一个淡黄色的盾牌,边角带着陈旧的包浆,一看就知道有年头了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装饰品吧!”

    看兵器架的造型,应该是用来装饰环境的,很多大家族的客厅都有,用来彰显武力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研究过关于吴阳子老师的书籍,根据史料记载,他一生曾炼制一百二十四件兵器,盾牌模样的兵器十七件,有过一枚【青铜炎月盾】,上面雕刻有奇怪的炎月,造型奇特,和眼前这个类似……”

    秀眉皱起,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“炎月盾?”张悬看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二人比较远,但凭借他们的眼力,可以轻松看到,不远处的盾牌上面,的确雕刻着一枚宛如烈日般的炎月,造型上也和正常盾牌不同,宛如一个不规则的六边形,透露出一种古怪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……这就是青铜炎月盾?”

    心中一动,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七七点头,站了起来,向大厅角落走去,很快来到盾牌跟前,仔细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越看神色越凝重。

    张悬也看过来,不得不说,这个盾牌虽然看起来古旧,工艺却极其复杂,按照他对炼器的了解,炼制的手法,的确和抚琴炼器法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“明理之眼!”

    纹理蠕动,盾牌的具体情况立刻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真是吴阳子留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以为只是个赝品,没想到,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青铜炎月盾据说是吴阳子老师,为了纪念亡妻炼制而成,从未出售,本以为已经伴随他的老宅消失了,没想到出现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也确认下来,忍不住感慨,还没说完,秀拳捏紧:“看来,夭夭学长,一定知道老宅所在地,这东西,甚至都有可能是从那里得到的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这东西真没出售过,极有可能藏在老宅,而且这位胡夭夭还去过,从中得到了。

    “还一柄剑!”

    看完盾牌,正打算走回来,洛七七再次愣住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的墙壁上,竟然还挂着一柄长剑,刚才被兵器架遮挡,并未看见,走到这才发现。

    这柄剑和盾牌一样,同样带着古旧的气息,一看就有了年头,几步来到跟前,洛七七越看眉毛皱的越紧。

    随即,从墙上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柄剑,难道也是吴阳子炼制的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这个学生,正常情况下不会乱动别人东西,主动拿下来,肯定是发现了什么,张悬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如果我没认错,这应该是吴阳子前辈留给他女儿的【炎月?!?,这柄剑,也是从未出售过的,如果剑身上也有炎月图案的话,就说明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解释了一句,握住剑柄,洛七七轻轻一拉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寒芒四射,一道寒气,撕扯着皮肤,让人全身发僵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

    张悬暗自点头,这柄剑虽然不及他冰雨剑的水平,却也达到了绝品级别,端的不凡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炎月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集中在剑身上,洛七七洁白的面容上,一阵欣喜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丝欣喜还没完全绽放,就听到长剑一声轻鸣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宛如有灵性蠕动,发出暴怒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悬瞳孔一缩,急忙站起身来,身体一晃就来到跟前,不过,他的速度虽快,依旧晚了。

    洛七七娇躯一晃,就要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真气激荡,将其扶住,张悬手指搭了过去,随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好,只是普通昏迷……”

    他来到后,生怕胡夭夭弄出什么手段,一直坐在原地,以不变应万变,本以为,对方肯定会弄些阵法、机关之类,做梦都没想到,在剑里不知放了什么,一下就让洛七七昏迷。

    知道她并不严重,张悬手指在长剑上轻轻点了几下,这才将这柄炎月剑拿在掌心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毒,而是被其中的另灵性攻击,没想到这剑,居然有震荡灵魂的功效!”

    厉害的法宝,都有特殊的功效,就好像之前在灵材阁见到的青铜锏,拥有灭魂效果。

    一锏劈下,无论肉身还是灵魂,都要受到极大伤害。

    这柄炎月剑,则具有激荡魂魄的能力,洛七七用手触摸,被其中的灵性攻击,一时不察,这才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!”

    看出怎么回事,张悬手掌上移动,将洛七七,平放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,这才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无主法宝就算有攻击力,也不是太强,就好像之前,他尽管让灵材阁的无数宝物认主,却也难以抗衡魏长风一样。

    这柄炎月剑,虽然达到了绝品级别,里面的灵性,化凡九重强者,想要降服都难,但想要轻易将洛七七震晕,明显还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恐怕是那位胡夭夭,弄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。

    对方借助二人想要找到吴阳子故居的心理,故意用盾牌吸引,心境震撼之下,再进行攻击,这才一举得逞!

    看来,她是想让自己中计的,结果,却被洛七七当先发现。

    既然专门设计,肯定会在周围藏着,悄悄观察,否则,岂不没一点效果?

    “难怪能让我们诸多学会,吃了大亏,张师果然慧眼如炬!”

    没等太久,就听到一个淡淡的笑声响起,房门打开,胡夭夭修长笔挺的身影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身紫红色的长裙,将饱满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是衣服还是面容,似乎都是精心打扮过的,比昨天晚上看到,更加娇艳,也更加妩媚。

    “堂堂五年级学员,对付一个新生,传出去,名声恐怕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张悬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“名声?我好心邀请你们来赴宴,你们却随意拿我的宝剑,真要传出去,名声不好的恐怕是你们!”

    几步来到跟前,一阵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口,胡夭夭笑盈盈的道。

    难怪称呼她为妖孽,一举一动,自带韵味,犹如一头狐狸,撩人心弦,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只要她一声令下,肯定学院会有不少名师,愿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,眉头不眨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魅惑,对其他人有用,对张悬来说,不受丝毫影响,摇摇头,神色淡然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学弟看到好东西见猎心喜,观摩一下不为过吧?倒是你,邀人前来,却故意藏在一侧,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!好了,也不和你废话,今天之所以答应过来,就是想问你,吴阳子前辈的故居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本以为身着华服走来,再加上言语蛊惑,一个桥天境,就算不沉醉,也差不多精神瓦解了,没想到非但一点事没有,还对她质问,胡夭夭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她不光身居惊鸿师职业,还有魔音师职业,言语如琴,声音似乐,两者配合,就算化凡九重强者,都难以抗衡,这家伙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?

    “故居的事,只要你答应条件,我自然会说!”

    心中疑惑,脸上却轻轻一笑,带着动人心魄的笑意:“加入妖孽会,乖乖听我的话,我不但会说位在哪,还会亲自带你们过去!”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?”张悬看过来,眼中带着玩味:“就凭你?就凭你的惊鸿师手段?”

    “张师能让糜院长、赵院长争相收徒,一口气驯服几百头灵兽,魂力肯定很强大,就算我手段全出,也无法做到……惊鸿师手段,就想让你乖乖听话,肯定做不到!这点,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?!?br />
    笑盈盈的看过来,胡夭夭红唇微微翘起:“不过……如果加上洛七七呢?”

    “七七?什么意思?”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洛七七被炎月剑的灵性攻击,如果不快点救醒,很可能伤及根本,导致以后修炼,都难以进步!张师,做为她的老师,总不能置学生而不顾吧!”

    胡夭夭笑道。

    “伤及根本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就灵性中的震荡,让人昏了而已,修为无法进步,还伤及根本,这家伙说的如此理直气壮,哪来到自信?

    疑惑了一下,紧接着也就恍然。

    对方肯定是觉得他,对灵魂了解极少,再加上关心则乱,只要说的严重一些,就会乖乖听话,答应条件。

    一旦不答应,肯定也准备了记录水晶,届时,给醒来的洛七七观看,很容易让其心生怨怼,师徒之间关系,就不会再像现在这般和睦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一招将军,让他无论怎么选择,都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选择救人,就要答应她的条件,不同意,就会让洛七七伤心,师徒关系不睦。

    是正是反,都是她赢!

    不愧是妖孽会的会长,果然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