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达者为师,这点对于我们名师来说,不算什么!他和洛七七在一起,从容不迫,一点都不急促,可见老师称呼名副其实,并非作假,肯定是有某种能力,能够指点对方?!?br />
    胡夭夭道。

    身为名师,自然明白,人不能是全才,再厉害的修炼者,也有不薄弱的环节。

    实力强,拜实力弱为师的,也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就连当初的天人孔师,不也专门请教过郯师吗?

    当时的郯师,名不见经传,不过是个偏安在【郯国】的一位五星名师罢了。

    众人也明白这点,同时点头,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董欣问道:“你既然见过,此人心性如何?可否有什么缺点可以利用?”

    “我只见了一面,聊了几句,此人看起来比较憨厚、单纯,不像有心计的样子,口风很严,做事也很有准则!就是……说话比较气人!”胡夭夭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六星下品名师,眼力惊人,但这位张悬,却基本上没看出什么,反而被对方的话气的半死。

    “说话气人?”

    众人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能让周围妖孽一样的胡夭夭生气,这家伙也的确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“嗯,对了,这家伙好像对吴阳子前辈故居所在地比较感兴趣,想要教训他,我觉得可以以此为突破口!”想了一下,胡夭夭接着道。

    虽然在外人眼里,四大学会竞争不断,其实他们几人同为名师,关系倒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吴阳子故居?有感兴趣的就好,我看不如这样,咱们给他个假的地址,然后布下天罗地网,好好教训一顿!让他知道,什么是规矩!”薛真阳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他修炼真阳功法,力量刚猛,做事也比较果断,能出手的,绝对不墨迹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妥,还是那句话,咱们公然出手,被糜院长他们知道,必然怪罪!必须想个让他吃亏又不敢说的,最好有什么把柄留在手里!”

    龙苍月道。

    他和薛真阳不同,行事更加诡谲,阴险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既然是糜院长、赵院长的座上宾,出手对付就要小心,不然,就算不告状,有人知会一声,他们也将面临麻烦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抓到对方什么把柄,让其吃亏又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吃亏又不敢说?这倒是好办法,夭夭,这件事你比较擅长吧,我记得不少人在你手里吃过亏,回去却连话都不敢说?”

    想到什么,眼睛一亮,董欣道。

    胡夭夭妖孽的名字在学院那可是很响亮的,不光修炼、天赋妖孽,最主要的是,做事不安常理出牌,以前很多找麻烦的名师,都被巧妙化解,然后狠狠羞辱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这样一说,我倒想到了一个办法,这家伙不是喜欢卖人情吗?我会让他名誉扫地,让其知道得罪我胡夭夭的代价!”

    胡夭夭乌黑的双目一闪,轻轻一笑,露出一个让人心寒的笑容:“还有洛七七,对她这位老师护的挺紧……如果给她知道,这位老师,下流无耻,做人不堪……就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尊重了!”

    知道胡夭夭不打无把握的仗,众人全都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好了,等我处理了这位张悬,替你们出气,得到拿东西后,我多要一成,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胡夭夭道。

    “多要一成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你能对付得了这家伙,一成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咱们当务之急,还是准备一元重水,准备齐整就出发。至于这个张悬,你们就听我的好消息吧!只要他还想知道吴阳子故居所在地,就要乖乖听我的话,受我摆布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胡夭夭身影化作一个曼妙的弧度,红唇扬起。

    “受她摆布?这家伙想了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一侧的张悬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能让这个这丫头如此自信,肯定有很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想不到,对方也不细说,张悬只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对方要真心想找他麻烦,也没办法,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。

    反正提前知道对方的打算,也能提前准备,不至于被动。

    胡夭夭等人商议完毕,各自转身离开,向山下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见众人离开,张悬这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了,还是去询问吴阳子故居所在地吧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明理之眼闪耀,沿着胡夭夭消失的方向笔直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找什么宝物的事,跟他没任何关系,也懒得理会,至于一元重水,知道了价格,以后想办法赚钱购买就行了。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是继续探查吴阳子故居所在地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,或许就能得到这位一代炼器大师留下的宝藏,以后的修炼就再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沿着痕迹追寻,速度极快,时间不长,来到一个宽阔的院落。

    “好多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沿着院落的通道缓步向前,很快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地方女学生的数量,明显要比男学生多的多,而且,一个个身段优美,容貌颇为不俗。

    虽然和胡夭夭、洛七七等人比,差了很多,却也都和冉笑笑相仿了。

    名师之中,一向男多女少,这里却几乎都是女子,让他忍不住奇怪。

    伴随人越来越多,行动也越来越受限制,速度变慢了不少,幸好有明理之眼,可以提前做出预判,再加上天道真气收敛气息,红尘踏天步飞行,这才没被发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跟在痕迹后面,已然到了大院落的深处。

    “心茹,你帮我守着,我准备些东西,不能被打扰!”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,前方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,认出是胡夭夭的,急忙飞掠而去,落在院落的一个高大树木之中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,果然看到胡夭夭站在一个房间跟前。

    “是!”叫做心茹的女子,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,身段和容貌,都是不弱,算得上百里挑一的美人了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要准备找我麻烦的东西?”

    之前听过他们的对话,知道这个女孩要找自己麻烦,刚好可以看看到底准备何物,也好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想到这,轻轻一笑,身影一动,缓缓飞向对方的房顶。

    他动作轻盈,宛如一片鸿毛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落在房顶,真气运转掌心,轻轻将房上的瓦片揭开,明理之眼蠕动,向下方看去。

    目光落入房间,果然看到胡夭夭走了进来,房间里镶嵌了多枚夜明珠,温润的光芒照射下,鲜红色的绸缎衣服,将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,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,天鹅般的脖颈,精致的耳垂,乌黑的秀发……无论从哪一方面看,这位胡夭夭都是妖孽中的妖孽,让人难以拒绝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正想看看这家伙,到底弄了啥东西,要找自己麻烦,就见女孩来到房间的软塌跟前,玉手在腰间轻轻一拉。

    系在身上的红裙,立刻滑落下来,露出了绸缎一般的洁白皮肤。

    从上往下看,没了衣服遮掩,对方完美的身形,立刻展露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还以为这家伙会准备什么宝物,或者什么陷阱之类的,提前观察,也能将计就计,顺便逼其说出吴阳子故居所在。

    谁知这家伙回到房间就脱衣服……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!

    这天才黑不久,又不睡觉,脱啥衣服……真是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算了,非礼勿视!”

    知道继续看下去,就有些小人行径了,将瓦片重新盖上,张悬满是郁闷。

    这家啥事,他是想过来探查吴阳子故居的,结果变成了偷窥者……想想也就丢人的。

    幸亏没被人发现,不然,所谓的师道尊严,所谓的名声,在无法提起半点。

    下面不能看,人家脱衣服,自然更不能冲进去逼问,坐在房顶,张悬只好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胡夭夭的院子,应该是周围最高大,宽阔的,坐在上面,四周的景致,都落在了眼里,扭头向其他院子看去,顿时看到几个女子,身着华贵的服饰,在里面跳动。

    美丽的衣裳,妖艳的舞姿,让人看上一眼,就情不自禁沉迷其中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真气一转,张悬清醒过来,忍不住一愣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是惊鸿院?”

    凭借舞姿能让他失神,说明必然有迷幻灵魂的能力,而具有这种能力的,整个学院,只有惊鸿院才有。

    再加上路上遇到了很多身段不错的女名师,稍微推敲就能推敲出来。

    “胡夭夭正在脱衣服,继续待在这里,很是尴尬……既然到了惊鸿院,刚好去看看藏书库在什么地方,找些书看,也不枉过来一次!”

    继续待在这里,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,还不如去看书,也好想办法解决灵魂中的先天胎毒。

    想到这,也不犹豫,明理之眼蠕动,向四周看去,很快一个高大的建筑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上面三个大字,龙飞凤舞,银钩铁画,透露出一种美感和历史的沧?!厥楦?!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眼睛放光,身体一晃,宛如一溜青烟,张悬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(公众号发了胡夭夭的照片大家可以关注看看。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添加关注即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