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?此话怎讲?”对于他的威胁,张悬并不在意,而是笑盈盈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学院每年的资源就那么多,试炼也就那么多场,甚至勤工俭学的名额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!得罪了我们苍月会,完全可以有能力,让你一年都拿不到一次试炼,得不到一点学分!”

    青年道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庞大的学生组织,让一群新生不好过,还是十分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威胁了一句,青年继续道:“加入我们苍月会!只要加入,会受到?;?,其他人再不敢找你们麻烦,也有不少试炼,学会会主动申请,带领大家完成。最关键的是……现在加入,可以送一本教职工细解给你们,再不需要购买了?!?br />
    “加入苍月会这么多好处?那……总要我们做些什么吧?”若欢公子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对方给了这么多好处,如果没有目的,打死他们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成为会员后,要以龙苍月学长为尊,每年上交一个学分的会费,空闲的时候,照看学会的生意?!鼻嗄甑阃?。

    “上交会费?照看生意?”众人哑然。

    果然和猜的一样,得到好处,自然也要付出东西。

    先不说学分他们一个没有,就算有,想要赚取,也十分艰难。每年上缴一个,算是一笔巨款了。

    感到会费极多的同时,心中也有些震撼,如果协会有一百人的话,岂不表明,这位龙苍月,啥都不用干,就一年能赚取一百学分?

    难怪要成立这种协会,不惜耗费时间,帮忙指点,根由在这里。

    至于生意,不用想也能明白。

    学会运转,吃喝拉撒,打点关系,就要有消耗,大家都是名师,各种辅修职业极多,帮忙炼制丹药、炼器都能赚钱。

    就像眼前这个青年,出售这个教职工细解,得到了收益,肯定也要上交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,要么购买,要么入会,不然就等着以后麻烦吧!”解释完,青年哼道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、宋超等人全都齐刷刷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既不会买也不会入会!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他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破玩意学会,难不成,还能比当十大长老的师弟,更加方便?后者都推了,这个怎么可能加入。

    “有-种!不过,希望拜师结束后,你们能找到靠山,不然,就等着我们苍月会找麻烦吧!”

    见眼前这几位,根本不理他这一套,青年恶狠狠哼了一声,甩手离开。

    “张师,如果他们真找麻烦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宋超等人面带忧色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张悬的能力和靠山,得罪了这样一个老生组织,一旦被报复,恐怕真的会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“先拜师再说,就算他们是老生,这里是名师学院,也不敢太过分,真要敢找麻烦,我会去找糜院长和赵院长?!?br />
    张悬摆手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名师,就算对方想找麻烦,肯定也在规则之内,和他玩规则……自己绝对能玩的他们崩溃!

    别说一个学会,就算十大名师加在一起,跟他玩,估计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就靠着你了……”听到他的承诺,众人心安了不少,继续向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又遇到几波,什么沈月会、妖魔会……都是一些学生的组织,邀请他们加入,或者购买他们的情报。

    张悬又随便摸了几本,发现都苍月会的那个,相差不大,全都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看到几个新生,什么东西都不买,就傻呵呵的冲过去听公开课,出售情报的几个学会老生,全都满脸同情。

    新生,第一是选择老师,第二就是选一个学会加进去,不然,一旦孤立出来,各种麻烦,别说学分,恐怕待都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懒得理会这些自以为是的老生,几人来到公开课的通道跟前。

    通道堆满了人,排成了长长的队伍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一侧的高台上,一个老师正在讲课,声音朗朗,虽然下面人多,依旧能响彻在耳边,如同单独传音。

    “修炼之道,在于用心,合灵境,灵肉合一,想要炼魂,首先练心……”

    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高台上标注着姓名和学院。

    是炼丹学院的老师,六星中品,讲的内容是合灵境的修炼法诀。

    张悬听了几句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比他讲课差了许多,也有不少错误之处,却不得不说,另辟蹊径,给人一种全新之感,换做其他人听了这课,肯定会受到极大启发,在合灵境中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而对他,就没啥用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炼丹学院的老师,讲课较细,而且财大气粗,作为他的学生,在他这里购买丹药,比外面便宜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压低声音,将书籍上关于这位老师的介绍,跟若欢等人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几人和这位张师一起经历过名师大比,知道这家伙有本事不翻书籍也能看到内容,对他说出这些,没有太大惊奇,全都用心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公开课,大家基本都是先听一遍,至于如何抉择,回去细细考虑便是,反正只要在三天内拜师成功即可,没必要着急。

    “继续向前走吧!”

    听了一会,知道了这位老师的讲课特点和能力水平,众人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下一位老师是医道学院的,将修炼和医道结合,让人免除隐患。

    “跟他学习,进步可能没有炼丹学院的老师快,但身体绝不会出现大问题,基础打得比较牢固,对以后的修炼,会好处更大!”

    张悬介绍。

    名师都有辅修,这些辅修成就了十大学院,只要选择了其中一个,就注定要将这个职业摆在名师后的第一位。

    这样也有好处,就好像刚才他说的那样,进入炼丹学院,丹药肯定便宜,得到相对容易。

    进入医道学院,则对身体研究的更加透彻,修炼起来更注重基础……

    炼器学院,注重练体;驯兽学院,培养兽类伙伴;书画院,陶冶情操,让心境修炼快捷……

    总之,各大学院都有各自的长处,学生只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擅长选择便可,不用纠结太多。

    又转了一圈,张悬越听越没兴趣,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停了下里,取出一本空白书籍,将刚才从几大学会哪里得到的正确讯息,全部抄录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是公开课诸多老师的讯息,你们相互传阅一下,根据这个找到适合自己的老师便可!”

    有了天道图书馆整理过的东西,消息准确,没有任何错误,他们找老师也能免除弯路,不用自己再继续跟着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等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有了这东西,再结合听课,的确再不需要麻烦张师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自己看看吧,我也四处转转!”将书籍给了对方,张悬伸了个懒腰,正打算离开这里,去惊鸿学院或者魔音院看看,突然看到了什么,全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是她?”

    只见人群中,一个淡雅的身影,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是个背影,一袭白衣,虽然走在拥挤的人群中,却看不出丝毫局促和不安,反而给人一种宁静安详之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和当初在幻羽帝国的山林中的那个没留下姓名的白衣女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当初一别,了无音讯,本以为今生再难相见,难不成……这位就是?

    生怕是自己的错觉,仔细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衣身影缓缓前行,挡在周围的人群,就好像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推着,让开一个通道,而这些人却丝毫不觉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实力!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对空间的领悟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,明明移开了位置,在感觉上却站在原地,如此高明的能力,就算是他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张悬也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那个白衣女子,刚开始的时候,感觉实力不强,所以才奋不顾身的去救人,但后来,她却让自己的灵魂和肉身完美融合,没有缺陷。

    这份能力,就超出他的想象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肯定是隐藏了实力,具体多强,还真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缺陷!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,张悬随即一愣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没用武技?”

    本想着此人调动空间,肯定是用了武技,用天道图书馆探查一下来历,结果却发现,图书馆什么都没形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前面这位,应该没动用武技。

    不然图书馆不可能探查不到!

    目前为止,还没有天道图书馆探查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心中疑惑,正想走到前面看看,前方的女子,像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,转过脸来。

    一张美丽的容颜出现在视线。

    不是那个白衣女子又会是谁!

    尽管此时对方的脸上似乎带着某种特殊的伪装,不过,根本瞒不过他的明理之眼,可以轻易看出,正是那个当初在山脉里,被无数灵兽围攻的女孩。

    再难扼制心中的激动,急忙走了上去,来到跟前,张悬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女孩似乎正在寻找什么,听到声音这才发现是他,眼睛也是一亮,轻轻一笑,如同百花盛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