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这位魏长风对他施展武技,通过天道图书馆轻松就看出了缺陷所在。

    之前觉得这家伙无恶不作,为了得到些宝物,不惜大打出手,但知道了原因后,还是略带同情的。

    对方并非贪得无厌之辈,而是为了救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为何知道,我只告诉你,好好效忠,我会出手治疗,就算治不好,也会帮你找人治好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魏长风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他开灵材阁,不惜得罪无数人的目的就是搜集特殊宝物,救治重病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女儿还在腹中的时候,伤了根基,属于先天的病症,找了无数名医都没结果,最后一位六星巅峰医师,给了药方,让他想办法提取宝物中的灵性为之吊命。

    这些年,正是依靠这种方法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不过,看样子,再得不到正确的治疗方法,也活不久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只在鸿远城圣域圈子里传,这位如何得知?

    “如果少爷能够救治我的女儿,长风愿意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想起这位少爷诸多神奇的手段,心中一动,魏长风咬牙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不需要你肝脑涂地,只需好好效忠,自会有好处!”摆了摆手,张悬随即扔过来一个酒葫芦:“喝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知道少爷什么意思,但是对方说的话不敢违背,魏长风打开盖子,很快喝完。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美酒进入体内,立刻感到一股热流游荡全身,紧接着被傀儡打出的伤势,肉眼可见的恢复,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疗伤圣药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圣域强者,又开了灵材阁,身价不菲,但如此功效的疗伤圣药,还是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喝完就好……拥有这种东西,或许这位少爷真的能救女儿的命。

    “先收拾收拾这里的烂摊子吧!”

    也不解释,张悬道。

    让属下信服,要恩威并施,刚揍了一顿,自然要给点好处,让他有所期盼。

    不然,就算是灵魂认主,貌合心离的话,也麻烦不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知道现在寸功未立,少爷不可能出手救治他女儿,魏长风也不纠结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机关响动,挡住二人的墙壁缓缓消失,随即看到了孙强等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阁主!”

    刚护卫队急匆匆冲了过来,看到张悬居然还站在原地,并没被阁主打死,掌心的兵器齐刷刷指了过去,将其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魏长风吓了一跳,眉毛一扬:“从今天开始,这位是我的少爷,你们也要称呼少爷!比对我还要尊重,敢违背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少爷?”

    诸多护卫愣了。

    阁主这是脑子有问题了,还是怎么了?

    对方把你老窝都端了,还要叫他少爷?

    心中奇怪,但见对方面容凝重,不像开玩笑,只好全部低头抱拳:“见过少爷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诸多修炼者,也都傻了。

    刚觉得这青年让宝物认主,让灵材阁认主就够逆天了,结果……人家连这位圣域的灵材阁阁主都认主了!

    敢再夸张一些不?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孙强也是嘴角乱抽。

    刚还担心他会不会出事……现在看来,想多了,出事的是这位阁主。

    连圣域都能驯服,少爷这是要逆天??!

    “不愧是老爷的学生,果然有老爷的风采!”

    忍不住感慨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的事,还希望不要外传!魏某人感激不尽?!?br />
    安排完护卫,魏长风抱拳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,并不知道刚才战斗的情况,但少爷喜欢低调,就尽量让人不要外传。

    反正少爷至始自终都没说出姓名,这些人就算想说,估计也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们一定守口如瓶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口风一向很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诸多修炼者全都嘴唇一抽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事关一个名师和灵材阁阁主,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外泄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就算外泄,今天见到的事这么稀奇,也要有人相信才行。

    “嗯,来人,这些朋友受惊了,给他们每人包一份礼物!”

    见众人答应,魏长风转头吩咐。

    能将灵材阁开在鸿远城,矗立多年不倒,他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些人只是要收了他的礼物,肯定也就不敢乱嚼舌根子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看到这位小风处理事情的方式,滴水不露,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灵材阁自然没那么多假货,所谓的假货都是他人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枚六级丹药,就算没有对方说的那么夸张,却也不至于是毒药,而是他拿起玉盒的时候,悄悄在里面放了一道真气。

    专门学习过毒师职业,天道真气可以在一念之间变成剧毒。

    如此能力,毒死个试丹兽,自然十分简单,就将其他人糊弄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知道怎么回事,拿着丹药等上一段时间,待隐藏在里面的真气自然耗尽,也就没任何效果了。

    至于青铜锏,身为巫魂师,让其无法产生魂魄攻击,更是极为容易。

    后面所谓的假货,也大部分都是这样,由天道图书馆分析缺陷,然后对症下药,让真货眨眼功夫变成假货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让兵器认主的事,则和孙强想的一样,向众人介绍“假货”的时候,顺便收了,如果对方乖乖赔钱,倒也罢了,不赔钱,就一举爆发,将人家老窝都端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这边的事情处理完,张悬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,带着孙强跳上天雄兽的脊背,笔直升空,消失在众人视野。

    魏长风能派人去抢孙强等人的东西,自然知道住处,受限灵魂,收拾完灵材阁的烂摊子,肯定会过来寻找,自己也没必要继续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是刚才灵材阁阁主给的上品灵石!”

    之前魏长风赔偿了十枚上品灵石,他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随手接过,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,交代一句:“钱的问题可以不用考虑,再去找个大一点的院落?!?br />
    现在钱不缺了,自然要住的好一些。说实话,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了,想审讯紫阳兽,都盛不下。

    “是!”孙强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修炼,上品灵石还用不到,这些宝物和丹药,你看着处理,如果能提升实力,尽快提升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将灵材阁得到的诸多宝物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孙强接过,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去灵材阁,丹药宝物得到了不少,给郑阳几人使用的话,短时间内,进步肯定很大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少爷,我今天出去闲逛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院落,很适合要求,距离学院近,各种设施也齐全,只是……刚被别人买去了!”

    想起一件事,孙强道。

    “买走就没办法了,鸿远城大的很,找几个宽阔的院子应该不难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对方刚买走,肯定不会转手,与其碰壁,不如找其他的,反正自己等人又不是特别着急。

    “嗯,这几天有事就让紫翼天雄兽联系我,实在不行联系刚才那个阁主小风!”张悬再次交代。

    将能安排的安排完,这才踏上兽背再次向学院飞去。

    这边事情结束,也该去惊鸿院、魔音院找书看了。

    巫魂中的先天胎毒,不早点处理,就会多出很多不可预测的变故。

    回到精英区,让天雄兽回府邸,正打算找人打听一下魔音院或者惊鸿院在什么地方,就听到一连串敲门声。

    开门一看,就见若欢公子、罗璇、宋超等人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们被白师等人带回学院,已经安排好了住处,听闻张悬住在这里,专门过来拜访。

    “张师,今天大家都去拜师,你去了吗?”

    寒暄了几句,若欢公子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去!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他就没打算拜师,反正上不上课对他来说,没啥区别,只要给看书就行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去,专门过来找你,想听听张兄的意见,拜入谁的门下好!”若欢公子笑道。

    论年龄的话,他和罗璇等人,都要比张悬大,不过,实力为尊的世界,称呼张兄,算是一种尊重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清楚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拜入谁的门下好啊,他又没打算拜师。

    “你不清楚?这怎么可能!我们可是听说,糜长老亲自要收你为徒,你都拒绝了……”罗璇等人满脸不信。

    他们昨天一到学院就听到那些新生说了。

    这位张师义薄云天,将自己的学分分给众人,更是得到了糜长老的青睐,打算收为学生,结果却惨遭拒绝。

    你连糜长老都不愿意拜师,岂不有了更好的人???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没去想这些,你们有合适的人选了?说出来听听,我找人帮你们询问一下!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专门过来,恐怕是有了想法,不然也不说想听自己的意见这种话语。

    新生啥都不懂,无法询问这个老师的好坏,不过他不一样,完全可以找洛七七、玉飞儿等人询问一下,找糜长老等人询问,想必也会告诉。

    再不济,去找管理精英区的那些老生询问,肯定也会回答。

    来学院的时间虽然不长,路子却比若欢公子等人要宽多了。

    (今天公众号发了“木师”的图片,很帅,大家可以看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