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上写的内容,让人震惊,就算张悬见多识广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此刻纠结再多已经无用,将书籍合起,让其中的内容,在脑海流淌一遍,生怕出现错误,这才体内真气运转,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一甩衣袖,双手背在身后,头也不回,整个人御风而立,如同一个即将凌空而去的仙人。

    “身后的朋友,跟了这么久,也够了吧?”

    声音淡然冷漠。

    “哦,我感受到故人气息,专门过来寻找,见到道兄踏空而去,就忍不住看看,不过……这位朋友陌生的紧,好像从未见过!”

    见前面这人停下来,木师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虽然怀疑眼前这人和紫阳兽消失有关,但没有确切证据,不好随意栽赃,只好攀谈两句,看看有何蛛丝马??裳?。

    “你从封号帝国而来,鸿远城的强者,又认识几个?”

    也不转身,张悬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封号帝国来的?”

    木师一愣。

    他只是飞行,并未展示实力,对方更连脸都没转,怎么会知道他从封号帝国而来?

    “真气汇聚业海,流经奇门三穴,涅空、无为、杜让。汲取天地木属性灵气,滋养全身,却唯独放弃淮海,龙真**……这种古怪的修炼功法,鸿远城没有,甚至青源封号帝国也没有,如果我没看错,你应该来自圣人门阀的木家吧!”

    前面的声音带着淡然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木师一愣,随即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他来自圣人木家,这件事,无人知晓,就连青源封号帝国名师堂的诸多好友,都不清楚,对方却一口说出,如数家珍,真的假的?

    尤其是,对方刚说的真气运转方式,是木家法诀的不传之秘,眼前这人,如何得知?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也是木家的人?

    心中一跳,神识蔓延过去,想要探查对方的究竟,却感到对方气息如渊似海,就算是他,都探查不清,查探不明。

    一眼看出他的身份和修为,而他却看不出对方……难不成,眼前这人的实力,比他还要强大?

    鸿远城这种地方,什么时候,冒出如此强者?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前面的人影听到这话,似乎陷入了无穷的回忆,摇了摇头:“看来我多年不出世,很多人都认不出来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停顿了一下,淡淡的问道:“木家现在的家主是谁?”

    听对方询问这话,木师本不想回答,迟疑了一下,还是开口:“现在的家主,是家叔木严。道友,难道认识家叔?”

    圣人门阀,只要到了封号帝国,不难打听,木家当代家主木严,更是威名赫赫,也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说出来,刚好也能摆明身份,让对方知道,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种晚辈,我并不认识!”前面的人影摇头:“不过,我和他父亲,倒是有一面之缘!”

    “父亲?你说的是木天老祖?”木师一愣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木严的父亲,也就是他的爷爷,木天老祖,可是年龄超过一千三百岁的老古董。

    就算达到圣域,生命层次再次发生变化,一千年的寿命,也就到了尽头,从未听说过,有哪位圣者超过两千年寿命的。

    因此,能活到一千年以上的,都是老祖级别,轻易不出世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和木天老祖有过一面之缘,难道……是那个时代的老怪物?

    不可能??!

    那个时代的人,就算活着也都不敢出来,为了保持生命不流失,用尽各种手段,不然……不用出手,也会被老天灭杀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虽然实力看不透,体内却生机勃勃,和那种老怪物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木天那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疑惑,就听到前方的身影感慨一声,语气中透露着历史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木师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木天老祖这种活了一千三百岁的老古董,在对方口中居然只是小子?

    正在疑惑对方的话语,人影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木家的真气,讲究和平中正,气息隐藏与心,而你,气息不稳,经脉僵硬,如果我没看错,应该很多年没回家族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木师停顿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他的确很多年没回去了,甚至木家的不少人,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气息沉寂,没有木属性的轻灵,反而有金属性的沉重,如果没看错,你是被逐出家族,而非不愿意回去!”

    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吓了一跳,木师差点从空中掉下去。

    对方的话语,没有丝毫错误,反而正确无比。

    他这么多年不回家族,并非不想,而是被驱赶出去的,无颜回归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是属于他的秘密,从未和别人说过,木家更是视为奇耻大辱,不可能外泄,眼前这人,如何得知?

    难道只是看自己真气运转的情况,就能猜出来?

    真要这样,也太逆天了吧!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人有如此强大的眼力?

    “修炼木属性力量,按照正常道理,你应台、天门两处穴道,会泛青,而现在却略带暗红,一看就知道,是力量相冲所致,而五行之中,木克土,土克水,水克火,火克金,金克木,只有金属性的力量冲撞,才有此厄。如果没看错,你是被人在体内种下金属性力量,从而压制了修为和天赋!”

    前面的人影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木师身体僵直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每一句,都戳中他不为人知的秘密,让他感到惊恐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说的不错,他的确是被家族驱赶,但错不在家族,而是因为他做了不该做的错事!

    那是五百年前。

    他天资卓越,年轻气盛,不到四十就成为了六星名师,成为家族有名的天才。

    本来,以这种修为,肯定会勇往直前,最差也会成为族内长老,名垂青史,谁知……在一次试炼中,认识了一个女子,与之生死相依,很快坠入爱河。

    因为第一次恋爱,本以为地久天长,永永远远,全心全意,对其无微不至,甚至将家传的功法,都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后来,却发现,对方是在利用他,要找他们家族报仇。

    这件事被族人察觉,因为泄露了家族机密,引狼入室,受到长老会批判,赶出家族!

    离开家族,这才发现,体内不知何时被那个女子种下金属性的力量,修为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五百年来,也只从六星名师,晋级到七星中品而已,再想突破,几乎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一直是他心中最深处的疼痛,对方单从看穴位,看真气,就探查出来……这眼力……七星名师,也做不到吧!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八星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名师达到六星以上,每晋级一品,都如同翻山越岭般艰难,就好像是他,困在七星中品,已经整整三百年了,不出意外,今生都不可能再晋级了。

    对方如果真是八星名师……肯定听说过,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

    “金克木,你的力量被压制,就只能禁锢在这个级别,知道晋升无望,也不想继续潜修,寄情于山河之间……这么多年过去,你难道不想再回家族,重新回到那个圣人的门庭?”

    眼前的身影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算想回,又有什么脸面回去?”

    木师面容涨红。

    身为圣人门阀的后人,被驱赶出去,可以说是奇耻大辱,这些年来,没有一天不想着回去的。

    但……怎么回去?

    先不说实力越来越差,真气开始溃散,单说那件事,对不起家族,也无脸回归。

    “我和木天有一面之缘,现在又和你遇上,也算有缘,这样吧,就指点你一下,也让你不至于如此沉寂!”

    前方的人影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指点?”

    木师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体内拥有金属性力量压制功法,虽然难以驱除,却也不是无法破解,我现在传你一套法诀,只需勤加修炼,消除隐患,不算难事!”

    人影道。

    “传我法诀?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木师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高级名师窥视天地规则,一般不轻易指点人,除非有什么因果纠缠。

    就好像当初的天人孔师,虽然号称弟子三千,真正得到真传的也只有七十二人罢了!

    二人只是第一次见面,对方为何要指点?

    他年轻时是天才,但现在身体衰弱,力量衰减,已然没了潜力,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年轻时上过一次当,这次可不愿意再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人影嗤笑:“你怀疑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话音结束,一股强大的气息,从体内传出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气势,木师顿时全身一紧,血液冰冷。

    在这股力量面前,他引以为豪的实力,就和蝼蚁一般弱小,似乎随时都会被碾压成碎片,生死不由自己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就在觉察到这股实力顶天立地,难以抗衡之际,对方体内的气息再次一转,给人一种融入天地,难以拒绝之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他已经化身天地,得到了天地的认可,无可反驳。

    “天认名师?你是……天认名师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木师想起一件事,全身一颤,僵直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