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理之眼照射下,巨大的魂魄之中,一道青灰色的细线,在里面游荡,如同一条寄生虫,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先天胎毒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他体内有先天胎毒的事,在天玄王国就知道了,只不过这东西在天道真气的压制下,无法反抗,暂时造不成任何影响,时间久了,也就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的想法,只要三十岁前达到九星名师,就肯定能够解决,怎么都没想到……这玩意,啥时候跑到灵魂里来了?

    之前在肉身,可以用天道真气压制,在灵魂中,怎么弄?

    眼皮跳动,张悬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灵魂是一切的基础,死了,就是真死了,一点生还的可能都没有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,好好修炼灵魂,实在解决不了,想办法夺舍,总有办法可寻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根本没用!

    这东西不知何时隐藏在了灵魂之中。

    之前灵魂太弱,发现不了,此刻魂体突破十米,无论力量还是能力,都大大提升,这才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先天胎毒,一出生,就被种在了灵魂之中!”

    先天胎毒,是在娘胎中,被暗算形成的,当时灵魂都没长成,很有可能,不光肉身有,灵魂早就有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魂魄弱小,无法离体,没办法探查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魂体达到十米,这家伙似乎也伴随增长,这才被他轻而易举的发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灵魂弱的时候,隐藏在灵魂中的先天胎毒也弱,而现在魂魄强了……也就强大了!

    “这该怎么办?不会继续修炼灵魂……这玩意提前把我毒死吧!”

    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看这胎毒的样子,没有天道真气压制,很容易侵蚀魂魄,一旦彻底侵蚀,恐怕神仙都救不了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!

    别人穿越都是天才,自己成废柴倒也罢了,还赠送了这个,怎么办?

    天道巫魂,虽然逆天,却无法汇聚天道真气,没有真气,这个胎毒,就可以为所欲为,总不能生命被在这样一个不可控制的东西掌控吧!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有东西能够侵入灵魂,将这东西压制!”

    真气无法进入灵魂,那就只能找,其他能侵入灵魂的东西,与之对抗。

    不然,这家伙一旦心情不好,乱搞一阵,真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肉身,有天道真气在,就算有先天胎毒,也没太过担心,只要不全面爆发,就能压制。

    而现在灵魂,没有可对抗的东西,就等于一直处在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可不是他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巫魂职业,直接修炼魂魄,我得到了墨魂生的所有传承,并没有压制这种胎毒的方法,而且,巫魂被名师堂所灭,传承早就断绝了。所以……这个职业对解决问题用处不大!”

    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没有传承,就没有书籍,找不到关于灵魂的书籍,融合不成天道功法,对压制这个胎毒,就等于没啥作用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束手无策,只能寄希望一些对灵魂有影响的职业,而从中找到对应的书籍了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十大院系,能对灵魂产生影响的,只有书画院、魔音院、惊鸿院!书画明智,静心,让人意境高远,对灵魂无法造成攻击。而魔音院和惊鸿院,能够蛊惑人心,对人产生攻击,如果要找书籍,应该也是这两个学院?!?br />
    名师学院中,炼丹、炼器、天工、驯兽……对灵魂用处都不大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有关于灵魂书籍的,只有魔音学院和惊鸿学院。

    这两个学院,以迷惑人心智为主,应该能有不少关于灵魂方面的秘籍。

    “嗯,天亮去看看!”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他可不想等着被先天胎毒干死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已经是后半夜,跑到魔音院或者惊鸿院,肯定也找不到东西,还不如天亮再说。

    虽然从明天考试,学校老师开始招收学生,但对他来说,去不去都行。

    如果想拜师,之前就答应赵丙戌院长当他师弟了,没必要再去找普通老师。

    不拜师,可以上公共课堂,他来学院的目的是找书、看书,有没有老师专门指点,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睡不着,不如先回去看看,顺便安排一下王颖、孙强等人!”

    恢复了体力,再加上先天胎毒闹心,肯定是睡不着了,还不如趁现在回去看看孙强找的地方如何,顺便指点一下几个学生的修为,让他们快点进步。

    不要被袁涛、赵雅、路冲等人拉的太远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夜色如水,繁星漫天。

    学院有圣者出没,飞行很容易被发现,犹豫了一下,张悬将紫翼天雄兽召唤了过来。

    学院不少学生,都有驯兽师职业,飞行灵兽,可以自由在其中飞行降落,不会吸引太多人注意。

    跳上兽背,笔直向学院外飞去。

    去雷远峰考核前,孙强就找到了住处,也告诉了他详细的地址,驱使着天雄兽,一路飞行,十几分钟后,一个不大的小院落就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,只有几百平米大小,和以前住的府邸比起来,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,能在寸土寸金的鸿远城中找到这么大的院子,肯定也是下了一番苦工。

    身体一动,正打算从天雄兽的背上跳下,突然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明理之眼!”

    目光如电,笔直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随即看到几个黑影,安静的站在院落的四周,不知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居然都是踏虚境的强者!”

    虽然这几个人,藏的很隐秘,但明理之眼可以看穿隐藏,根本躲避不过。

    透过隐藏,可以看出,这几位体内力量隐隐,给人一种蛰伏的巨龙之感,竟然都是化凡八重踏虚境强者。

    如此强者,悄悄躲在自己院落周围干什么?

    难不成,想要对孙强等人图谋不轨?

    “孙强等人,刚到这里,一穷二白,到底什么东西,能让这等高手觊觎?”

    踏虚境强者,虽然在鸿远城算不上高手,但也绝对称得上强者了。

    如此强者围在小院周围,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孙强、郑阳等人,可以称得上穷光蛋,也没啥可让人想要得到的??!

    “刚好试试刚刚提升的修为!”

    目光一扬。

    在雷远峰修为突破桥天境巅峰,真气力量达到了800万鼎;在地火通道五耀金身突破第二层,肉身力量也达到了800万鼎,再配合魂力的320万鼎,力量接近2000万鼎,就算化凡八重踏虚境后期强者,也能一战!

    既然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过来图谋不轨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身体一动,从天雄兽的背上,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紫翼天雄兽飞的极高,那几人藏在下面,根本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真气运转,红尘踏天步托举下,如同一根鸿毛,借助着夜幕缓缓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先从弱的开始!”

    藏在周围的一共四个,实力最低的,只有踏虚境初期,人如枯叶,张悬随风轻飘,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天道真气封锁穴道,整个人好像是一头暗夜幽灵,别说踏虚境,就算蚕封境强者过来,恐怕都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眉毛一扬,全身力量汇聚在手掌,轻轻一按。

    隐藏在一颗枯树后面的黑衣人,只觉得后背一震,一股巨大的力量狂涌而来,紧接着全身经脉就被彻底封锁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眼前一黑,躺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??!”

    张悬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以前遇到踏虚境强者,躲都来不及,根本不敢靠前,而现在,已然可以随手击杀了。

    打晕一个,看了一眼第二个位置,再次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这位是踏虚境中期强者,警惕性比较高,刚来到跟前就发现了了,正想惊呼,感到一股浓重的灵魂压迫感狂涌而来,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巫魂攻击!

    对方虽然是踏虚境强者,但在灵魂方面,比他还是差了很多,这样的攻击,足可以让其呆滞半个呼吸。

    时间尽管不长,但战斗讲究一瞬,将其斩杀,已然足够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再次一按,这位同样趴在了地上晕过去,都不知道出手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前两个实力低,容易处理一些,剩下两个就没那么容易了……”

    拍晕两个,张悬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刚打趴下的两个,一个是踏虚境初期,一个中期,按照力量推断,都比他要弱。而剩下两个,一个后期,一个巅峰,不光修为,力量也胜过自己。

    再想如此轻易的偷袭,显然很难了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知道偷袭难以成功,一旦迟疑,麻烦更多,张悬也不纠结,脚掌在地上一踏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身影如同闪电,笔直向踏虚境后期的那个黑衣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道身法!

    人影如电,宛如幻影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风声,剩下两人立刻警觉,被张悬偷袭的踏虚后期黑衣人,瞳孔更是一缩,全身汗毛炸起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再反应已经晚了,刚刚起身,就看到一个拳头已然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狂暴凶猛的力量碾压而至,配合身法,拳法,张悬这一招的力量大的惊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应对,就被拳头击中,黑衣人鲜血狂喷,倒飞十几米,一头撞在一个巨大的岩石上,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