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的意思没有学分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!”

    元洪一甩手:“破纪录,需要记录通道公证,现在都塌成这样了,谁知道你里面用没有法宝,又是如何坚持一个时辰的?”

    记录通道,具有自己公证的能力,不然,进入其中的人,各种法宝同时使用,坚持十七分钟,不算什么,可……那样也就失去记录的意义了。

    现在通道都塌成这个熊样,如此惨绝人寰,自然没了公正,证明的能力,谁知你在里面用没用法宝?又是如何过关的?

    一来到炼器学院就将记录通道弄的一团糟,还没来得及跟你商议赔偿的问题,你倒先开口了……还要学分,你咋不上天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傻眼。

    还以为,破个记录,能拿到学分顺利考核五星炼器师,听对方的口气,估计是赖上,不愿意给了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还折腾什么劲?

    不过……貌似这次挑战也没吃亏,不光五耀金身达到第二重,实力暴增,魂体也成功突破了十米的桎梏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没有学分……那我再进去挑战其他项目……”迟疑了一下,张悬道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怎么也要将五星炼器师考完再回去,不然,岂不白跑出来了?

    “挑战什么?你看记录通道这副模样,还能继续挑战吗?”这次,罗岩有些忍不住了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这玩意都塌了半边,算是废了,就算想挑战其他记录,也做不到了??!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想赚学分怎么办?”张悬挠头。

    “记录通道代表了器院的成就,你一个新生刚来到就弄成这样,学分就别指望了,还是想着如何赔偿吧!”罗岩同情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可是耗费了炼器学院和天工学院不知多少心血,才打造成功的,矗立在这里,挑战了不知多少人,你一来就弄坏了……不想着赔钱,还想学分?

    心咋这么大呢?

    “赔偿?”面皮一抽,张悬迟疑了一下,满是纠结:“要赔多少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罗岩转头看向自己的老师。

    弄成这样,如何赔偿,他只是个学员,没有发言资格的。

    “地火通道是五千年前,器院院长和天工学院院长,联手打造而成,耗费了四颗地心洪岩,加上各种珍惜材料,就算经过这些年的消耗、磨损,总价值也要超过二十枚上品灵石!”

    计算了一下,元洪开口道。

    学院不是其他地方,其他公会,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天才,将东西弄坏了,可以上报,总部会派人修复的。

    这里到处都是天才,如果不追究,都过来捣乱,你弄坏一个,我弄坏一个,以后还怎么维持下去?

    将院长卖了,也赔不起??!

    “多、多少?二十枚上品灵石?”身体一晃,张悬差点没吐血。

    开啥玩笑?

    要是有这么多灵石,还赚啥学分,随便拿出来,买也买到了。

    相信就算学分珍贵,如此高价之下,也有不少人愿意出售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新生,又不是有意破坏,赔偿一半即可,也就是十枚上品灵石!”元洪道。

    “十枚……我没有!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他一共就一枚,还是名师大比冠军得到的奖励,十枚,打死也拿不出来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没有,这样吧,在这里勤工俭学十年,就算抵偿了!”元洪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上品灵石,是冲击圣域或者圣域强者才使用的东西,珍贵无比,对方一个新生肯定没有,这是明摆着的,所以,开口之前他就合计好了,打工抵债!

    学院不少学生也经历过这个。

    就像前面那个女孩李璇,就是勤工俭学,打工赚取学分。

    他只是打工还债罢了。

    “十年勤工俭学抵十枚上品灵石?赚大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品灵石,珍贵无比,一枚相当于一万枚中品灵石,一年抵一枚,元副院长给出这个条件,已经是很仁慈了!”

    “同时学院名师,惩罚只代表了态度,不然,十枚上品灵石,不少人终其一生也赔偿不起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元洪的话,众人全都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修炼者来说,时间不算什么,有些人,困在四星巅峰十年,都达不到五星名师。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,抵债十枚上品灵石,算是很照顾了。

    “十年?”

    和众人的想法不一样,张悬则是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这个学院他能不能待半年,都还不好说,别说十年了。

    真要这么久,不用对方出手,先天胎毒,就将他弄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,肯定不行,我没时间!”摇了摇头,张悬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行?”

    元洪脸色铁青,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他堂堂副院长,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,做了错事,居然还敢跟自己讨价还价!

    你将整个记录通道弄成这样,心中没个屁数吗?

    让你勤工俭学抵债,可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还不同意,你以为还有讲价的条件?

    “这样,我先过去看看,能不能修复,能够修复,是不是就不用赔了?”纠结了半天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修复?就凭你?”元洪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是不是没脑子?

    这个地火通道,可是六星巅峰级别的炼器师和天工师配合锤炼而成,就算是他,都难以完成,这家伙竟然说要修复?

    你以为是谁?

    炼器大宗师,吴阳子吗?

    太自不量力了吧!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,迟疑了一下:“修不好的话……可以指点你炼器或者修为,当做抵偿!”

    “指点我?放肆!”

    元洪炸了。

    他是名师学院的长老,器院的副院长,六星上品级别的名师,人人尊敬的存在,通常都是指点别人,收别人为徒,一个新来的新生,竟大言不惭的,说要指点他炼器或者修为?

    你知道再说些什么吗?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脑子,是不是刚才被地火烧光了?”

    “指点元副院长……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罗岩等人更是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耳朵。

    大哥,记住身份,你只是个新生,难不成,以为自己是院长?

    对元副院长都指指点点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扯淡?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的意思是,让我老师,指点你修为!”听到呵斥,张悬也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满是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伪装“杨师”,伪装的太多了,一走神有时候就带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新生,说指点一位六星上品名师,不炸毛才怪,说他老师就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?”强忍住怒火,元洪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师杨玄,曾指点过莫高远莫堂主,糜长老对他老人家也敬佩有嘉!”

    笑了笑,张悬手腕一翻:“这是糜长老给我的令牌!”

    “糜长老……兽院的糜院长?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元洪眉毛一抖。

    身为炼器师副院长,这个令牌自然认识,这是糜长老的私人物品,很少送出。

    有这东西,和他亲自过来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他和糜长老,虽然同为六星上品(巅峰),但无论地位还是实力,都有极大差距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对方能被评为十大名师,就不是他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?

    这位杨玄,还指点过莫高远?

    莫高远是名师堂堂主,一方大员,地位与十大长老并肩,比他高上不少,指点这种人岂不说明……这位杨玄,最少都是七星名师?

    脸色一瞬间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,恨不得将这无知的家伙,活活掐死,而现在,有些敬畏了。

    “兽院院长?他还是个院长啊……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见他连糜长老的真实身份都不清楚,后者就将私人令牌赐予,恐怕对方说的不错,真有一个厉害的老师。

    不然,堂堂十大长老,凭什么给一个新生令牌?

    太不符合常理了。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糜长老是十大长老的事,也还是从别人聊天中听到的,驯兽学院院长的事,听都没听过,自然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也无妨,糜长老和我交往多年,有他的令牌,你可以不用勤工俭学偿还,不过,赔偿还是免不了的?!?br />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元洪道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,手持糜长老令牌,就说明二人关系匪浅,能给方便的,给与方便,但是牵扯到规则,就算是大名师,也不能违背。

    “将这东西弄坏了,是我的不对。能不能让我试试修复,不好的话……再做赔偿?”

    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糜长老的令牌,想必他对你信任有加,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元洪点头。

    能修复最好,修复不了,这家伙估计也就死心了。

    “糜长老的令牌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老师还指点过莫堂主,新生中啥时候冒出这样一个牛人……”

    将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,周围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李璇和罗岩对望一眼,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刚才二人都对这位张悬有过黑脸,本以为只是个新生,无关痛痒,做梦都没想到,有这么深厚的背景!

    说实话,他要是早将糜长老的令牌拿出来,就算破不了记录,他们也能借点学分,不至于得罪??!

    (大家说,最近的情节和以前有些相似,放心吧,老涯是炒冷饭的人吗?肯定会装出一个不一样的逼。最后,双倍期间,月票呢?今天从早上七点就出门了,晚上八点才回家。??煲鬯懒恕衫涎目闪姆萆?,给两张吧。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