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,安排他们去学院住下,明天开始选择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将事情说完,安排诸多老生,带领新生去学院住下,糜长老这才身体一晃,再次回到小亭。

    “张师,你就别跟他们一起了,那种集体宿舍,也无法修炼,先跟我回学院,我给你安排一个单独的住处!”

    做为十大长老,有资格安排学生住宿条件的。

    张师这样的绝顶天才,自然不能和其他人一样,住在混编宿舍里。

    “多谢糜长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意思,张悬连忙抱拳。

    他的秘密太多,能单独住,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莫高远让自己的琅琊圣兽过来,三人踏上兽背,笔直向学院飞去。

    这边的事情,有诸多老生去安排,还有白师在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圣兽速度飞快,时间不长,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校园出现在视野。

    鸿远名师学院,容纳十万名师,校园里有湖泊、山川,从空中看去,宛如一座王城。

    甚至万国联盟的万国城,与之一比,都差了不止一截。

    难怪说这里汇聚了不知多少帝国的绝顶天才,单从面积上看,就是那些小王国、帝国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精英区,是学院每个年级,最优秀名师才能居住的地方,你拿着我的手令,找负责的学员安排住下,我和莫堂主,去将那件事禀告其他长老!”

    不一会,琅琊圣兽在一片区域跟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糜长老手腕一抖,一个令牌落到张悬的掌心。

    接过令牌,张悬低头看去,下方青山绿水,一个个精致的小院并排矗立。

    每个院子,都布置有聚灵阵,灵气环绕,还没进入其中,就给人一种神清气爽,精力充沛之感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精英区,果然不简单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张悬不由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聚灵阵,比他刻画的阵盘要高级得多,全都达到了六星,再加上各种手段,在这里修炼,速度绝对远超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看来,能在这里住下的,都是学院最优秀的天才,不然,就算名师学院和名师堂财大气粗,也供应不起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下去了!”

    不再多说,身体一纵,从琅琊圣兽背上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糜长老和莫高远,则对望了一眼,身下的圣兽一闪,笔直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的消息事关重大,他们耽误不起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二人来到一个密闭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,一共十一个座位,每一个位置,都代表了身份。

    正是十大名师和当初老院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房间内有强大的阵法封闭,无论谈论什么,都不会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“紧急招我们过来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二人刚坐好,就见几个老者推门走了进来,每一个都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上一次这样紧急的召唤,还是老院长失踪,这次又出了什么事,让糜长老和莫堂主如此兴师动众?

    “先坐,等所有人都到了再说!”

    糜长老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刚进来的几个老者同时点头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房门再次推开,又有几个老者进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十一个座位全部坐满。

    “糜长老、莫堂主,有什么事尽快说吧!”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年龄最大的白须老者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糜长老点点头手腕一翻,一枚记录玉晶出现在掌心:“在我说之前,几位先看看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手指一点,一片刚刚战斗留下的废墟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在山上的时候,他就将看到的痕迹,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玉晶中显示出一片废墟,诸多长老都有些奇怪,不过,看了一会,一个个眉毛皱起,脸色低沉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异灵族人战斗留下的痕迹?紫阳前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白须老者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过来。

    身为十大长老,六星巅峰名师,虽然只是看记录玉晶留下的痕迹,依旧能够推测出战斗双方是谁。

    “紫阳前辈……失踪了!”

    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失踪?”诸多名师同时愣住,就连莫高远都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之前在外面的时候,糜长老只是说发现了异灵族人的踪迹,并未细说,就算是他,都没想到,紫阳兽被异灵族人围攻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嗯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糜长老不敢隐瞒,将和紫阳兽的约定,以及山上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敢来到鸿远城掠走紫阳圣兽,真是好大的胆子!如果不将这些异灵族人抓住,我们名师学院的脸面放在何处?”

    白须老者一摆手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十大名师,统领整个学院,也各自分管着一个院系,就像糜长老,不光是学院的长老,还是驯兽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而这位白须老者,正是武技院的院长,须长青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脸面的问题,而是紫阳前辈的安全!”一个女性长老哼道。

    惊鸿院院长,卫冉雪。

    “紫阳前辈,是老院长的兽宠,曾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,灭杀过无数异灵族人,功勋赫赫,真要出事,以后让我等有何脸面,去见院长?又有何脸面,继续待在这里,位列十大名师?”

    “是??!紫阳前辈的安全不容有问题,咱们现在什么头绪都没有,不能鲁莽!”

    糜长老摆了摆手:“现在最好是尽快追查,探查清楚前辈的下落,如果还活着,想办法救出,真要被杀,就算豁出我的性命也要替它报仇!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,不过,我觉得这件事最好是暗地里进行,一旦动作太大,打草惊蛇,我怕反而会掉入对方的陷阱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,异灵族人敢对紫阳前辈下手,很有可能对我们学院下手,追查的同时,最好也要小心,千万别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!”

    又有两位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也正是我担心的,我害怕他们故意留下痕迹,就是引我们上当……”糜长老皱眉。

    雷远峰上留下的痕迹如此明显,他一直担心是异灵族人阴谋,没敢轻举妄动,否则,肯定四处探查了,怎么可能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紫阳前辈经历过无数风雨,实力又比咱们都强,如果它都对抗不住,就算找到,也怕是很难将其救出来!”

    商议了片刻,一时间也找不到头绪,丹院院长开口打断了众人的议论。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紫阳圣兽是圣者一重巅峰,和他们的等级相同,但身为圣兽,战斗力远超众人,连它都抵抗不住,连预警的功夫都没有,足见对手的可怕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对手,真要找到,就算他们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过几天,封号帝国的木师会来这一趟,确立新的院长,同时查探老院长的死因,届时,咱们可以将这件事悄悄上报,让他帮忙探查!”

    丹院院长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迟疑。

    遇到事情就上报,岂不显得他们十大名师,没有能力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,能悄无声息的困住紫阳前辈,对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,这件事必须上报!”

    丹院院长手掌一挥。

    丹院是名师学院第一院系,同为十大名师,他说话的力度,明显要高于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正想继续商议下面该怎么做,就见丹院院长手掌一翻,一个传讯玉符出现在掌心,低头看了一眼,随即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“大家跟我来,木师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?怎么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还有几天吗?”

    “前辈高人行事,我们搞不懂,你们忘了,一个多月前,就说能到,结果却久久都没等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这位封号帝国来的木师,一个多月前就说从总部出来了,结果却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,刚说完过几天,结果,现在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太出乎人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议论声中,众人走了出去,来到长老会客的大厅,果然看到一个白须老者,端坐其中,而他不远处还坐着一个人,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木师!”

    进入房间,众人抱拳,神态恭敬。

    这位木师,是七星名师,真正的巅峰人物,就算是他们,也不敢有丝毫不敬。

    “嗯,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洛师,是……我的一个晚辈,已达到六星级别,想来这里代课历练一下,可能还要麻烦你们,帮忙安排一下!”

    木师站起身来,一指身边的女子,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齐刷刷向女子看去,就见她站起身来,对诸多名师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若曦见过诸位长老!”

    女子抱拳。

    “六星名师?这么小年纪就达到了六星级别?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一愣。

    这位洛若曦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,就考核六星名师成功,身世和地位堪称恐怖!

    看来木师说是他后辈,多半也是谎言。

    单凭七星名师,很难培养出一位二十岁左右六星名师的。

    估计是某位圣人门阀的后辈,专门过来镀金历练的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种家族,才能培养出如此天才。

    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洛师年纪轻轻就有这种成就,让我等汗颜,这样,我现在就给你安排,不知……你擅长什么,要去什么院系?”

    丹院院长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