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听其他名师说,这位张师,为了救人,使用了秘法,硬生生从桥天境初期,达到巅峰!

    换做别人,这种实力肯定嚣张的不成,巴不得显摆,而他,却故意压低修为,让人看起来和合灵境相仿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余乘报出姓名,自己等人都没认出来!

    这种淡然的心境和态度,就是无数名师,学不来的!

    就你……也想和他比?

    拿什么比?

    光凭嘴吗?

    哼了一声,诸多老生,全都鄙夷的看了这位余乘一眼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得到两千多分,他们肯定会十分尊重,觉得未来不弱,但和张师比,差点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实力还有品行。

    人家张师,能为了其他名师,甘心奉献,不求回报,你呢?

    见人家的兽宠抓来灵兽,故意打跑,然后又如此的摆弄积分,各种无耻和下作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天才,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诸多老生鄙夷的眼神,余乘身体一晃,转头看向其他人,发现其他名师也都露出不屑之意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,再次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麻-蛋……不就打个赌吗?

    被一头灵兽扒了个精光,所有宝物都丢了不说,还受到如此鄙视,成了万人嘲笑、讽刺的对象……这叫什么事!

    余乘和冯宇对望,全都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白师,不知糜长老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此时的张悬,依旧一脸发懵,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当初为了着急追千蚁蜂母,没在意那些灵兽,更不知道,被他救下的诸多名师,将灵兽的所有积分都放到他的名下了。

    因此,还以为他的积分比不过那位余乘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表情和问出这种话,白师愣了一下,也满是佩服。

    看到没?

    这才是高人胸怀!

    别人做好事,不求回报就不错了,他做好事,不但不要回报,还忘得一干二净,心胸之宽旷,气量之大,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所见过的人中,除了老院长,再无人可及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糜长老他就见过一面,而且还是远隔不知多远,怎么知道找自己干什么?

    “放心吧,是好事,过一会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苦笑着摇摇头,白师也不解释,当先带路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,一个茅屋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说是茅屋,实际上是个凉亭,看样子刚搭起来不久,两个老者端坐在里面,似乎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莫堂主?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张悬认出来,一个是糜长老,而另外一个也是老熟人,正是将那枚上品灵石当成奖品奖励给自己的莫堂主,莫高远。

    “老师,张师来了!”

    不知他的心理波动,白师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哦?你就是张悬?”

    糜长老站起身来,看向张悬,越看越觉得满意。

    气息内敛,朴素无光,一看就有很高的修养。

    “张悬见过糜长老、莫堂主!”张悬抱拳。

    “哦?张师,我们好像还是第一次见面吧!”莫高远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??!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这才想起,上次见到这位莫堂主的是“杨师”,而他并未和对方有过交集,仔细说起来,还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堂主威名远扬,我也听洪师详细介绍过,此时一见,自然认出!”

    脸不红心不跳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单凭介绍就能判断是我,不愧是天才!”莫高远点头,并未怀疑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成名许久的人物,自己又拿出上品灵石作奖励,对方看到再猜不出来,也愧对天才之名了。

    “哦?莫堂主,你什么意思?难道你们早就认识?”听到这个语气,糜长老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不是今年来的新生吗?

    怎么莫堂主好像有过交情一般?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老相识,只是听过张师的名字而已!你也看到了,实际上我们才第一次见面?!蹦咴兜?。

    杨师的事,没得到对方允许,他不敢私自外传,只能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“听过名字?”糜长老更加奇怪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是谁?六星巅峰名师,掌控一方名师堂的堂主,在幻羽帝国,都算得上赫赫有名一等一的人物,对面这位张师,就算是绝顶天才,也不过为幻羽帝国的一个小人物罢了,怎么还有交集,而且还听过名字?

    “莫堂主和家师有旧,因此知道我的姓名!”张悬见他不好解释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有旧?”糜长老愣住,随即看过来:“不知贵师是哪位,我不知是否相识?”

    知道这位张悬,一个时辰内,驯服了四百多头灵兽,让他动了收徒之心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位张悬既然从幻羽帝国这种小地方而来,老师必然不甚高明,收他为徒,不算什么,此刻见莫高远认识他老师,而且听语气关系不菲,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的老师级别低,收为学生,没什么,但要是同级,就有些不太合适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亲传,最注重脸面和门风,不调查清楚,就贸然收徒,就和当初曹雄争夺刘扬一样,属于打脸行为,极有可能弄的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家师杨玄!”张悬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杨玄?”

    糜长老眉头皱成疙瘩,仔细思索了老半天,也没听过这个名字,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莫高远:“这位杨师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莫高远满脸迟疑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家师,闲云野鹤,没有什么名气,糜长老不知道也很正常!”看出了莫堂主的为难,张悬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名气?”糜长老疑窦顿生。

    莫高远做为名师堂堂主,地位尊崇,如果只是一般的平级名师,有什么不能说的?

    “我就实话说了吧,杨师,对我有指点之恩……”看他不问出来,似乎不甘心,莫高远生怕自己这位老友惹怒了不该惹怒的存在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指点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糜长老急忙转头看向眼前的青年。

    同级别的名师,通常都用指正、探讨、交流、相互学习等词汇,只有高级别的名师,才用的上指点。

    莫高远如此谨慎,难道……这位张悬的老师,是一位超过他的名师?

    他和莫堂主都已经是六星巅峰了,超过……岂不表明,达到了七星,甚至更高?

    “是!”知道他想些什么,莫高远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脸色一白,糜长老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他只是六星巅峰,要收一位七星名师的学生为徒,明显僭越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……张师的驯兽之法,是不是杨师所授?”

    虽然尴尬,还是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一个学生,可以有很多老师的,修为的、驯兽的、书画的、医道的……如果驯兽不知这位杨师所传,他收对方做驯兽学生,不算失礼。

    就好像张悬收洛七七为炼丹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达者为师,就算这位杨玄是七星名师,只要他不教驯兽,就不算触犯。

    “正是家师所授!”

    此时也看出了对方的意思,张悬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糜长老实力强,又是十大名师之一,但他并不想拜师。

    首先,“杨师”这个身份就不太好交代。

    “杨师”一直以来被他表现出强大无敌,最少达到了七星、八星的级别,如果舍弃这么厉害的名师,去拜一个六星,岂不表明,连糜长老都不如?

    其次,他连孔师收徒都没答应,真要答应了这家伙,孔师会不会当场气的活过来?

    虽然整个大陆都知道孔师已经仙去,但经过上次的“收徒”,他觉得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再说,他是天认名师,老天都承认的存在,就算想拜师,这家伙恐怕也承受不住吧!

    “那……炼器呢?我不光驯兽可以,炼器也算不错!”见驯兽真是杨师所授,糜长老继续看过来。

    外人都知道他驯兽强大,却不知道他炼器也是一等一的好手。

    “炼器……也是家师传授!”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那、那医道呢?”糜长老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咳咳,好了,杨师学究天人,不是你我能够揣摩的……”

    见老友不死心,从驯兽扯到炼器、医道,莫高远忍不住开口打断。

    “哎,你也知道,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收真传学生,并非不想,而是没找到真正的良质美玉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莫堂主是好意,糜长老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不是没遇到过天才,但都没达到他的心理标准。

    他收徒的要求,不要天赋如何,首先要心性好,做名师,要有天下为公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,为了救人强行提升实力,还不计回报,单凭这两点,人品心性就符合要求。

    花费巨大代价恳请紫阳兽考核诸多新生,就是想选一位符合自己的,好不容易找到,自然不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莫高远迟疑了一下:“杨师的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正纠结,要不要稍微透露一下,让老友死了这条心,就看到一个负责考核的老生,急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禀糜长老,新生的积分我们已经全部审核完毕了!”

    “审核完了?”

    糜长老眼睛一亮:“一共有多少新生通过?”

    “回禀长老,一共六千四百八十七人!”

    “六、六……才六千?”糜长老一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