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啊,我就是张悬!”

    见这几个老生这副态度,张悬挠头,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我紫阳兽都没拿出来,已经很低调了,你们这副表情,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的得分也没这个余乘多???

    不光他懵了,其他名师也都面面相觑,不知这些老生抽了什么筋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张悬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这位老生,一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就是张师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果然英雄出年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师,在下是二年级的刘创,很高兴认识,以后到了学院,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二年级的冶治军,在学院执法队,你看你晚上有空没,为你接风洗尘……”

    “接风洗尘多俗,张师,我知道你是驯兽师,我这里刚好有两千枚兽晶石,留着也没用,就送给你了,你也别客气,客气就是不把我当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些兽灵石也好意思拿出来,开什么玩笑!我这里有兽血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喊声,周围几个队伍负责审核的老生,再顾不上审核,急匆匆跑了过来,一个个看向张悬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,兴奋地双眼放光,丝毫都不顾名师尊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说出自己的名字,这些老生如此态度,再无之前的高傲,张悬揉揉鼻子,满脸发晕……难不成,狂殴紫阳兽的消息泄露了?

    不应该??!

    揍人的时候,专门让狠人注意四周,应该没人发现才是。

    狠人监督,就算糜长老也无法窥视的。

    既然消息没泄露,这群人发什么疯?

    自己一来到也没杀什么高阶灵兽,更没展示实力,看起来十分普通……难不成,如黑夜的萤火虫,表现出来的普通,已经遮掩不住耀眼的光芒了?

    想到这忍不住低头看了一圈,穿的也是普通名师服,似乎……没什么特殊!身上的气息……也被压制到了合灵境巅峰,天道真气下,应该这些人看不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他不明所以,一侧的余乘快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我赢了好不好?

    我打赌获胜,积分更是两千多分,出类拔萃……你们不找我说话,找一个失败者,嘘寒问暖,又是请吃饭,又是送东西……

    讨好,要不要这么明显?

    太不要脸了吧!

    嘴角抽搐,余乘眼睛泛红……真的,我-他-妈-才是获胜者,我真的赢了……

    不是这位张师!

    风吴更是咽着唾沫,有些发疯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次胜了张师,一定能一雪前耻,兴奋地飞起来,结果……是有人飞起来了,不过是不是他,而是对方!

    他依旧在淤泥里,头都没抬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好好审核,堆在一起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发晕的时候,一个喝声响起,随即看到一个眉宇严肃的中年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学院刑堂的白阳白师!为人一向严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白师是糜长老的亲传学生,虽然是六星下品名师,但在学院的地位却不低!”

    “亲传学生?你的消息肯定有误,糜长老据说到现在都没收亲传,白师不过是他的授课学生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亲传还是授课,都是需要咱们仰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呵斥,看到中年人走来,下面一阵压低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位白师,修为和名师级别,算不上特别高,但在学院中十分有名,跟随在糜长老后面,让人一直以为是他的亲传。

    “白师!”

    果然,诸多老生看到这位来到,全都吓了一跳,再不敢围住张悬,齐刷刷让开。

    “老师让你们过来审核,是看重你们的踏实认真,勤劳奋进,谁让你们私自攀交,拉帮结队了?”白师眼睛一瞪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化凡九重强者的气息散发出来,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。

    五星名师,对应化凡六、七、八三个境界,想要成为六星名师,最少要有九重的实力!

    这位白师,虽然只是六星下品名师,本身实力,却已然达到化凡九重巅峰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呵斥,诸多老生全都脸色一红,不敢废话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审核!”

    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刚才还满是兴奋地诸多老生,一个个急忙回到自己位置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这些人离开,白师这才松了口气,抬头看向张悬,再无之前的严肃模样,反而微微一笑,抱拳躬身:“张师兄,老师请您过去!”

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“白师称呼他为师兄?难道……糜长老打算收这位张师为亲传学生?”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这些老生这样讨好,糜长老可是十大长老之一,成为他的学生,地位比一些老师都要高,别说白师尊敬,在学校差不多横着走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没正式进入学院,只考核一场,就被收为亲传学生……我怎么感觉这么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白师的称呼和突如其来的恭敬,所有人都吓得哆嗦。

    能让一位六星名师这样称呼,说明糜长老已经有了将其收为亲传的打算!

    可……他不是刚来吗?

    不是刚经历入门考核吗?怎么一下能被从不收徒的糜长老看中?

    运气也太好了吧!

    “糜长老?好吧!”

    见周围越来越热闹,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过来,张悬知道,继续待下去,肯定更受关注,只好叹息一声,放弃了低调的想法,跟在这位白师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明明我赢了,明明是我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离开,而且还是白师亲自请走,有可能被糜长老收为亲传学生,余乘眼睛发红。

    故意与天才打赌,就是逼迫自己,做到一鸣惊人!

    他再被灵兽抢劫的情况下,还能得到两千多分的高分,如此出类拔萃,难道糜长老就没看见?

    凭什么收一个输给自己的人做学生?

    “你赢了?余师,你可知道张师的积分是多少?”

    见他快要心态失衡的发疯,一个老生实在忍不住,满是同情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多少?诸位学长不是刚才算了吗?2580分?”

    余乘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刚才才算完的,比自己和风吴二人的少了78分,难道一眨眼就忘了?

    “2580?”老生嗤笑一声,摇了摇头:“要是这点分,你觉得能得到糜长老的青睐,点名要收为学生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余乘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张悬跟自己一起来的,一起审核的,怎么就不是两千多分了?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吧,他一共是……四万三千七百二十四分!”老生说完,眼中似乎还带着惊恐。

    “四万三千多分?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余乘吓了一跳,差点没晕过去,嘴唇哆嗦:“他不就拿了一些,洛阳兽、青烟兽、七须兽……的内丹吗?怎么会有这么高分数?”

    不光他奇怪,周围的诸多名师也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师检验内丹的场景,他们都看在眼里,两千多分,怎么变成四万多了?

    这差别也太大了吧!

    四万分,一个桥天境初期灵兽一百分,也就是说……最少要猎杀四百头桥天境初期灵兽才能做到……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高?张师单凭个人之力,在一线天救下两百多位被困名师,驯服了合灵境、桥天境灵兽四百多头,怎么得不到四万积分?”

    见他不信,老生一甩衣袖:“你应该知道,驯服比猎杀还要难的多!”

    “驯服……四百多头灵兽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四万多分?难道……这位张师,就是刚才学长们说的上午回来的那个绝世天才?”

    听到对话,终于有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就听这些学长说,中午的时候,就出了一个最高分,光芒耀眼,让人不敢相信,本以为有个两三千分就不错了,没想到整整四万多分!

    而且还是这位,看起来十分低调、与世无争的张师!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张师,他的成绩中午就出来了……糜长老和莫高远堂主争相要见,你两千来分就想获胜……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话,老生点头,再次哼了一句。

    真是不自量力!

    刚才一直说张师,他们也没反应过来,毕竟三万多新生,姓张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大家都是名师,都如此称呼。

    可叫张悬,而且还是幻羽帝国来的,就不一样了,只有一人!

    就是这位打破了所有记录,让糜长老都惊叹不已的超强天才!

    一想起中午的事情,说实话,到现在他都觉得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位张师,如果只是驯兽厉害,实力强劲倒也罢了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他的低调和内敛,以及对钱财的淡然,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两百多名师,带着四百多灵兽过来,每人只要一分,多了不要,非要将诸多积分让给这位张师,感激他救命之恩,这种场面,就算现在回想都觉得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再听到诸多名师的陈述,更是无比佩服。

    一个名师,驯服这么多灵兽,不贪功,不嚣张,不要求其他人报答,事了拂衣去,不求功与名!甚至连名字都没留下,这份胸怀和态度,就是很多名师,终其一生,都无法企及的!

    (公众号老涯把书友写的番外发了,大家可以关注看看,飞儿公主的番外。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添加关注即可。八点准时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