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用??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狩猎一些桥天境、归一境的灵兽而已,他还真不屑用这头天雄兽。

    至于紫阳兽这种高级别的,就算用了也没用,还不如“狠人”,傀儡来的爽快。

    “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一抽,余兄、风吴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考核前,他们曾专门向糜长老请教,有高级兽宠怎么办。

    得到的回答是只能使用一次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家伙得到这么多内丹,必然借助兽宠的力量了,没想到……这时才召唤过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,对他们来说,抓一头灵兽很难做到,可对半步九重的天雄兽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不会这样就逆转了吧!

    真要这样,肯定要直接哭死。

    “就算使用,也未必能够抓住灵兽……即便抓住,也不一定十分钟内能够回来!我们……还是有希望的!”

    虽然满是郁闷,余兄还是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对方用了天雄兽又如何?他们也不算输!

    这头大家伙就算实力强,想在十分钟内抓一头桥天境的灵兽,带到这里,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只能等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理会对方的话,张悬向天空看去。

    刚才下山的时候,他注意观察了,知道哪个地方有灵兽,之前的吼声中,就直接和空中的天雄兽说了,这家伙出马,抓一两头的话,应该不难,就看是什么级别的了。

    最好超过合灵境。

    正在思索,就见空中巨大的翅膀扇动,紫翼天雄兽再次飞了回来,粗大的蹄爪下,一头飞行灵兽被死死捏住,提着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挺快,只是这个灵兽……怎么这么眼熟?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刚飞过去不到两分钟就回来,张悬点点头,看向它手中被抓的灵兽,忍不住一愣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这么眼熟?

    不是那个向紫阳兽汇报“工作”,顺便抢了余兄、风吴二人储物戒指的家伙吗?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正在天上飞行,被天雄兽撞上,直接提溜过来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一抽,急忙看向不远处的余兄、风吴,果然看到二人眼睛都红了,龇牙咧嘴,快要吃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家伙,真是老天有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飞行灵兽,一旦逃走,山高海阔,除非自己也会飞,否则,想要抓住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做好了考核完毕,跋山涉水也要将这家伙找到的打算,做梦都没想到,半天不到,这家伙就被张师的灵兽抓住了。

    真是老天有眼!

    这样以来,他们不光大仇得报,抢走的储物戒指也将重新拿回,积分更高!

    “张师,快让你的兽宠将这家伙扔下来,我有些私人恩怨,要与它结算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余兄恨意滔滔。

    “扔下来?”

    看到这家伙的样子,张悬摇摇头,仰头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吩咐,紫翼天雄兽迟疑了一下,捏住那头灵兽的蹄爪松开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化凡七重的灵兽立刻炮弹般笔直向余兄跟前坠落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要你死……”

    见被扔下来,想起堂堂名师被剥的清洁溜溜的恼怒,余兄脚掌一踏,猛地向上跳去。

    粗大的拳头形成真气罡纹,宛如火焰,向上方席卷。

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是张师抓来的,他要斩杀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周围的诸多名师,见这家伙,疯狂的对张师兽宠抓来的灵兽攻击,全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正在疑惑,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那头化凡七重灵兽在空中连翻了几个滚,已然清醒过来,翅膀一抖,稳住身形,蹄爪伸出。

    虽然仓促迎战,但它早已达到化凡七重,再加上居高临下,体重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爪对碰,余兄立刻感到巨山压顶,一股浑厚到极点的力量灌涌而来,将他口鼻都震的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上冲的身体顿时向相反的方向坠落,如同射出的炮弹,重重摔在地上,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狂喷,一瞬间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再强天赋再高,也只是化凡六重初期,和七重的灵兽对比,还是差的太多,根本不在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“余兄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会出现这个结果,风吴急忙冲过去将其扶起,抬头再去看时,就见这头化凡七重的飞行灵兽,翅膀一展,转身向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“张师,那头家伙飞了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着急,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找这家伙报仇,一旦飞走,肯定再不回来,还去那里找?

    “是??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风吴忍不?。骸澳腔共蝗媒セ乩?!”

    “抓回来?我也想……可是,我的兽宠只能使用一次,刚抓住这头家伙,等于机会用了,再来一次的话,就算破坏规矩了!”

    张悬满是为难。

    这头家伙当然不能抓回来,不然,紫阳兽的消息就要泄密,自己的麻烦也会不少。

    还不如顺势放了,少惹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恢复一点真气的余兄,听到这话,没忍住,再次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明明看这家伙被天雄兽锁住了经脉,无法动弹,怎么一松手,就恢复如初了?

    而且,就算恢复,也未免太猛了些,就好像……刚才那头天雄兽,扔的时候,故意加了一道力量一般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边吐血,风吴也是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当初是他多嘴,说张师有厉害的兽宠,糜长老才定下了只能使用一次的规定,本以为这个规定能让这家伙出丑,做梦都没想到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只要将这头灵兽抓过来,我可以认输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吐出,余兄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只要能拿回自己的储物戒指,就算认输,也算赚了!

    “你认输?那……你要输给我的击空符呢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余兄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我的东西被这家伙抢走了,只有将其抓住,才能找回这东西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只要将这家伙抓住,我会给你……”一咬牙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先将击空符拿出来,我确认是不是还在,再吩咐灵兽动手,不然,万一因为这个违反规定,判我无法通过考核,岂不得不偿失?”张悬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余兄气的快要炸开:“你放心,我余乘,身为名师,就算没有击空符,也会赔偿你上品灵石,不会让你吃亏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现在拿不出来,只好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的意思,没有击空符了?”不理会他的话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乘哭了。

    咱能不能不提击空符?

    我就要你抓住这家伙而已,你能抓,就抓,不能抓就算……不提这玩意,不能说话了是不?

    “余兄……那家伙已经飞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说些什么,就见身边的风吴拉了一下,急忙看去,就见天空一片漆黑,那头化凡七重灵兽早已飞的远了,哪还有半点踪迹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,这家伙还可能在雷远峰找到,现在肯定害怕极了,越飞越远,再也找不到踪迹!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越想越气,一声咆哮,余乘挣扎着站起身来,看向张悬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到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老生喊了出来,众人转头看去,就见前方的长香,恰巧烧尽,十分钟刚好过去。

    “几位学长,他没抓住灵兽,积分比我低,也就表明,已经输了……”一咬牙,余乘吼道。

    你不让我好过,那好,我也不让你舒服!

    “输?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:“我的兽宠抓了一头归一境的灵兽过来,要不是他阻拦,内丹肯定已经到手,我也顺利增加了一千积分!他故意阻拦,让这家伙飞走不说,还有意让我违反规定,想让我开除!最重要的是,和我打赌,连赌资都没有,就想骗我上品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向前一步,义正言辞:“还望学长为我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二人都让他们主持公道,几位老生对望一眼,满是犹豫。

    仔细说起来,的确是这位余乘耍赖,不然,张师肯定获胜了。

    但……张师的积分没有对方多,不看过程,只看结果的话,也确实输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都是新生中的佼佼者,没必要因为这个结怨,我看不如赌约之事就此作罢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一个老生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既然打赌就要遵守,输了就是输了,没什么理由可找!”

    余乘哼道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报仇,也要让这家伙得到教训!

    不然,今天的事,势必变成一个笑话,再难洗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质疑如此,几位老生迟疑了一会,最后一个道:“要不这样吧,这件事,我们交给糜长老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位还没进入学院,实力就不比他们差太多,一旦进入,肯定是大放光彩的,几人就算是老生,也不想得罪。

    “好!”余乘头颅扬起。

    他积分高,就算找到糜长老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说说名字吧,我先将成绩登记一下!”老生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余乘,他叫张悬……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余乘开口介绍,不过,话没说完,就看到刚才还满是沉稳的几位老生,突然眼睛瞪圆,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声音颤抖,像是见了偶像一般激动。

    “张悬?你就是……幻羽帝国的名师,张悬张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