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脚的平地上,已经排满了名师,几条细长的队伍,向前方蔓延。

    每个队伍的前方,都有几名高年级的名师,负责审查,将新生得到内丹的数量和品级,计算积分,一旦不通过的,就只能黯然的退到一侧。

    跟在人群后面,张悬向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四周人影蹙动,过关的不少,没通过的似乎更多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考核好难,三万人考核,根据现在的观察,差不多有两万人无法过关!”

    “太难了,我们三个帝国的名师联合在一起,本以为这次考核无忧,做梦都没想到,中了灵兽的埋伏圈,被它们围剿,损失惨重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中埋伏了,三百人的联盟,被硬生生打散,当场重伤了五十多人,缠斗了一个多时辰,到了中午,灵兽突然散了,这才找到机会猎杀了几头,不过,还是有大部分人无法过关!”

    “困住我们的灵兽,也是中午散开,只是我们没你们那么运气,受伤的实在太多,只能原地休息,得到的全部内丹加起来,也没几个,想要过关难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前走了一会,四周传来了聊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看来没酿成太大灾祸……”

    将对话听在耳中,张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幸亏他发现的早,破坏了异灵族人的阴谋,不然,那头紫阳兽肯定得逞。

    一旦如此,三万多名师,能活下来几个,还未可知,名师堂必然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“这个功劳……就不去向名师堂申请了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悬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破坏异灵族人的阴谋,救下数万天才名师,功劳极大,一旦上报,奖励十分丰厚,几枚、几十枚上品灵石,应该可以轻松拿到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一来,狠人和异灵族傀儡的事,就不好解释,这两样东西,可是他现在最大的保命利器,比任何灵石都珍贵。

    思前想去,只能舍弃这个弥天功劳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做了这么大的好事,却只能低调处理,张悬就一阵肉疼。

    名师堂的奖励,可是很丰厚的,真要奖励几十枚上品灵石,修炼到圣级,估计都足够了!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毫无所获,价值不菲的击空符、各种灵石宝物,最关键的是千蚁蜂巢和那头紫阳兽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……先将这头紫阳兽杀了,肉炖汤,骨头、利爪炼制兵器,毛皮和内丹卖掉,凭借圣兽的身份……应该能兑换不少灵石!”

    摸着下巴,张悬沉思。

    虽然得不到名师堂的奖励,但如果将这头紫阳兽剥一下,应该也能卖个不错的价格。

    “嗯,等考核完了,这家伙再不交代,就剥了……”

    思索了一下,觉得十分可行,张悬满意的点点头:“不过,出售时候,还要低调一些,不要展露身份,不然,这家伙从哪里来,又怎么被杀,解释起来也很麻烦?!?br />
    这头紫阳兽,是圣者一重巅峰的强者,在鸿远帝国这个范围内,绝对算得上最强大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一个刚入名师学院的新生,就猎杀一头,并且剥皮卖了,肯定会引起轩然大..波。

    真要这样,十大名师,都要收他为徒,该如何拒绝?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还在怎么低调?

    这次来名师学院,他可是打算好了,安心看书,待实力晋升的差不多就走……再不能和以前的帝国、王国一样,闹得鸡犬不宁,人人侧目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名师,被当成破坏之王对待,实在有**份。

    正在低头思索,就听到前方的对话声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听说有人今天中午就回来了,不光过关,积分还高的吓人!”一位知情的名师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中午回来?高的吓人?谁???这么厉害?”第二个名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是刚才听前面几个学长议论的,好像是说,目前最高分,都差的很远!”

    “最高分?你说的是万宇帝国的胡师兄?我亲眼看到他取出二十七枚内丹,其中更有好几枚桥天境的,加起来足有七百多分!比七百多分都高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第二个名师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很多一分都没得到,而万宇帝国这位胡师兄,一个人拿出二十七枚,已经轰动半天了,本以为这种成绩肯定能够夺魁,没想到中午来的人,比这还要强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听那几个学长议论了一句,具体情况并不知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超过700多分?这个中午就回来的人,真的挺厉害!看来新生中,有不少天才的!”

    将对话听在耳中,张悬不由自主的点头。

    一个化凡四重巅峰的内丹,记一分,桥天境初期才100分,七百多分,说明要猎杀最少六、七头桥天境的灵兽!

    新生大多是化凡四重巅峰,合灵境就算很高了,桥天境的,目前为止,也只见了“余兄”一人。

    就算这家伙的实力,想要猎杀七头桥天境初期灵兽,也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这位牛人,中午回来,便得到了远超七百的分数,实力之强,堪称恐怖!

    恐怕就算比起他都丝毫不弱了。

    “找机会要见识见识,真想看看,到底什么样的厉害人物,能教育出如此强大的天才!”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那人可怕,张悬开口赞叹。

    “差得远?难道有一千分?呵呵,就算是一千分,也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就在他满是感慨的时候,一个满是傲然的冷哼响起。

    对话的名师,听到如此嚣张的话语,同时眉头一皱,急忙转头,只看了一眼,全都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青年大步走了过来,虽然身着兽皮,却丝毫无法掩饰体内的强悍之气。

    一个是半步桥天境,而另外一个,气息宏大,宛如江河,居然是真正的桥天境强者!

    难怪如此自信,凭借这两人的实力,就算真的桥天境初期灵兽遇上,恐怕也讨不到好去!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强大的两个人,怎么穿了兽皮跟野人似得就过来了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兽皮还不整齐跟什么东西啃的一样,说多难看,就多难看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实力稍弱的,还背了个用兽皮做成的口袋……

    堂堂半步五星名师,背口袋……难道连个储物戒指都没有吗?

    太不讲究了吧!

    张悬也转过头去,这才发现是两个老熟人。

    正是和他打赌的那两位……余兄和风吴!

    这两个不是衣袂飘飘,风流潇洒的吗?这个造型……

    玩****?

    “张师,你回来就好,可敢和我们一起去验证积分?”不理会周围众人的惊讶,看向张悬,余兄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虽然中午的时候,被一头凶猛的灵兽洗劫一空,但兽鳞香留了下来,有这个在,不但顺利完成了任务,一下午的功夫,还猎取了不少灵兽,甚至比上午都要多!

    有此依仗,胜过这位张师,不算什么!

    弄不好,还能问鼎巅峰,成为新生的积分第一,大出风头。

    “好??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他虽然只顾着审讯紫阳兽了,手中的内丹却也不少的。

    胜过这二人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看到这位实力强劲身穿兽皮的名师要和这位张师一起验证,众人纷纷让开。

    三人不一会来到过队伍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和这位张师有赌约,还请几位学长,帮我们验证积分!”

    看向前方负责审核的几位学院学长,余兄不敢装模作样,抱拳躬身。

    “赌约?”

    负责审核的学长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!我和这位张师以一枚上品灵石为赌注,谁的积分多,谁就获胜,我怕他过一会不认账,还望学长,做个公证人!”

    余兄道。

    “一枚上品灵石?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笔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赌注的内容,周围的众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就连负责审核的学长,也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是名师学院二年级的学员,也拿不出这么大代价打赌的。

    “一出手就一枚上品灵石……现在的新生,胆子是越来越大了!好,我给你们做公证人!”

    负责审核的学长感慨一声,点头答应,手掌一伸:“将你的内丹取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余兄一招手,风吴走上前来将背后的包裹取了下来,直接打开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堆内丹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好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桥天境的,归一境的……那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朱红色的内丹,那是、那是……归一境初期灵兽的内丹?这、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里面散发的气息,如同刀芒,让人眼睛生疼,皮肤都有些灼烧,也只有归一境,精气神完美归一,才能做到!”

    “归一境灵兽都能猎杀,还猎取了内丹……难怪刚才敢那样说,恐怕第一要易主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满地滚落的内丹,众人先是一愣,随即全部哗然。

    先不说其他内丹加起来的积分到底有多少,光说这枚归一境初期的灵兽内丹,就足有一千分之巨了!

    就算几位学长之前说的中午那位天才,恐怕也很难比上吧!

    难怪如此嚣张,的确由嚣张的资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