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?还不承认?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嘴角乱抽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要死不承认,他不介意来个厉害的——炼魂!

    巫魂师的炼魂之法,可以将灵魂抽离出来,硬生生炼制而死,用来审讯、询问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做,会让受讯者,永世不得超生,太过残忍,并不想用,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硬骨头!

    刚才的兽语都听到了,你安排飞行灵兽,去围攻诸多名师,居然现在还不想承认,难道真以为我没办法?

    信不信,分分钟弄死你丫好几个?

    “要杀就杀,我虽然是兽,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任由你侮辱,更不能做出对不起主人的事!”紫阳圣兽咬牙。

    对方明显向它身上泼脏水,一旦松口,它的一生名誉,都将付之东流,就算死了,又有何种脸面,去见主人?

    老院长一生都为了维护人类而争斗,做为兽宠要是屈服异灵族人,随意胡说,就算侥幸活下,也会愧疚而死。

    “继续给我揍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,如此硬骨头,为了?;ひ炝樽宓闹魅?,宁死不从,张悬眉毛一皱,一甩手臂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诸多傀儡正想向前,书籍中的狠人实在忍不住开口:“张师,继续打下去,我怕它会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这话,张悬这才注意,傀儡出手极重,这家伙随时都会死亡,真要继续打下去,恐怕真会直接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揉揉眉心,张悬满是郁闷。

    其他灵兽,揍一顿,给个蜜枣,就直接臣服了,这家伙倒好,宁死不从!

    虽然他嘴上说的凶狠,但实际上又不能真的打死。

    一旦死了,它受何人指派,又为何要偷袭诸多名师的事,就会变成无头公案,只要背后的那些异灵族人还在,名师学院就会有极大危险。

    就算不管其他人,只要他还在名师学院,也不想被人暗中算计啊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我先帮它疗伤,你们再揍一顿,看能不能让它屈服!”

    思考了半天,张悬想出一个办法,手腕一翻取出一个酒葫芦,将真气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的事之后,他知道用酒隐藏天道真气,十分便捷,就买了不少酒葫芦装在身上。

    将葫芦中的酒对着紫阳兽浇了过去,一个时辰后外伤才完全恢复,他现在只有桥天境,天道真气恢复同级别的伤势,十分简单,恢复圣者的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待外伤全好,又让四头傀儡压住手脚,两头傀儡撕开嘴巴,硬生生灌进去半壶。

    连续灌进去四、五葫芦,耗费大半个时辰,内伤才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继续揍吧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伤势恢复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打死,就慢慢来。

    你不是会受伤吗?那我就帮你治伤,治好了继续,如此以往,总有一天你会坚持不住的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听到吩咐,诸多傀儡全都双眼兴奋,嘶吼声中冲了上来,再次疯狂乱殴。

    不一会,紫阳圣兽再次变得全身红肿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再次耗费真气帮忙疗伤,待治的差不多,又继续狂殴。

    连续三次,紫阳圣兽眼神暗淡,已然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不过,依旧没说出丝毫关于异灵族的事,看样子对主人十分忠心。

    “今天先到这吧……”

    抬头一看,见日头已经开始西坠,知道不快点回去,今天的考核无法通过,张悬只好悻悻的停下了继续殴打的举动。

    折腾了大半天居然连一头圣兽都没屈服,也够郁闷的。

    也是,这家伙连死都不怕,说出缺陷又有何用?

    死且不惧,又有何事惧之?

    继续折腾下去,也是浪费时间,只能跟对方耗着,看什么时候能够屈服。

    反正他有的是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这么大,总不能扛着走吧?”

    不管回不回去,肯定都要将这家伙带走,只是……这么大个子,怎么带?

    扛着也能扛动,只是……这可是一头圣兽,如果被别人知道,给打的这么惨,狠人和傀儡的事,弄不好就会被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牵扯异灵族,还是小心为好。

    再说,现在刚到名师学院,最好低调一些,没必要闹得满城风雨,让所有人都知道,连圣兽都能弄死。

    “千蚁蜂巢虽然小了些,如果将这家伙卷一下,应该能够塞下……”

    丈量了一下,张悬扶着下巴。

    这头紫阳兽和猿猴类的灵兽有些相似,尽管个头不小,如果脑袋插在裤裆里,卷在一起,用绳子捆住的话,或许能塞进直径两米左右的蜂巢。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有些练瑜伽很厉害的人,可以轻松钻进不大鱼缸。

    “试一下!”

    也不纠结,从储物戒指中,取出一根灵兽的毛皮,用冰雨剑削成绳子,交给傀儡。

    几个傀儡再次将紫阳兽揍得半死不活,卷了卷,用绳子捆上,又用脚踩住,狠狠扥了几下。

    反正对方是圣兽,生命力强大,再加上有自己的真气滋养,想死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发现差不多能够装下,张悬这才手腕一翻,将蜂巢取出,精神一动,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蜂巢内,千蚁蜂母被一瞬间挤在蜂巢边缘,脸贴在上面,满是扭曲,身体也变成了一个扭曲的“大”字,快要碎裂。

    它的个头比人类略小,本来在直径两米的蜂巢内,住着轻松,紫阳兽一来,挤的都要吐了。

    幸好身体素质还不错,不然,恐怕就这一下,就会当场挤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坚持坚持,等我找到住的地方,会把你们放出来!”

    知道里面拥挤,张悬有些不好意思的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管是将紫阳兽拿出来还是将千蚁蜂母拿出来,都有些惊世骇俗,还是先让它们在里面挤挤,等到了属于自己的住处再说。

    将蜂巢收回储物戒指,低头看了一圈,张悬手掌一抓,两个储物戒指落入掌心。

    正是飞行灵兽从“余兄”和风吴手中抢到的。

    紫阳兽被傀儡揍得半死,戒指自然早就掉了,张悬有明理之眼,找到并不困难,手指一点,一滴鲜血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上面的灵魂印记早就被紫阳兽抹去,现在可以直接认主。

    “好多灵兽内丹……应该足够我过关,赢得打赌,看来不用继续狩猎了!”

    精神扫了一圈,立刻发现了不少灵兽内丹。

    这位余兄和风吴,借助兽鳞香和寻迹鼠,猎杀了不少单独的灵兽,戒指中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过关自不用说,对方失去了这个,想要在小半天功夫,再猎杀这么多,恐怕没那么容易了,可以说打赌已然获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里面的中品灵石加起来,居然也有大几千之多,各种宝物,甚至阵法也都应有尽有,极其富庶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还真有钱,不过也好,能解燃眉之急!”

    他现在刚好有些穷,得到了这两个储物戒指,能解决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至于要不要归还……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又不是他抢的,花费了这么大努力,才将紫阳兽揍成那样,得到个戒指当做犒劳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正打算将戒指放入口袋,突然想到什么,手掌一翻,一个玉符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光芒流转,晶莹剔透,正是“余兄”用来和自己打赌的击空符!

    之前他用图书馆检查过,的确是好东西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本以为打赌获胜才能得到,没想到这样到手了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东西,就算遇到圣者一重偷袭,也不怕了!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贴身放好。

    当初他那枚龙鳞护身符,就救了自己好几次,这东西比前者还要好,放在身上,就表明,即便被圣者一重强者偷袭,也能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只要躲过偷袭,待反应过来,释放出狠人和傀儡,情况就肯定要逆转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那头寻迹鼠没被抓来……”

    将戒指和诸多宝物收起,想起那头寻迹鼠,张悬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东西能够根据痕迹寻找到灵兽或者其他物品,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那头飞行灵兽,只将戒指取来,并未抓捕这东西,可能是看它是灵兽,因而放了。

    寻迹鼠一旦没了控制,凭借敏感的鼻子,再想抓住,几乎不可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将茅屋看了一圈,再没找到什么宝物,张悬这才略带失望的将傀儡和狠人收起,笔直向山下飞去。

    之前揍完紫阳兽,就让千蚁蜂母给那头飞行灵兽传讯,让其放掉诸多名师,只要放开围攻,凭借名师的能力,猎杀几头过关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没必要担心。

    毕竟他也是来试炼的,又不是圣母,被灵兽围攻而死,也只能算自己学艺不精,没义务和责任去救。

    红尘踏天步运转,速度极快,路过几处山谷,里面的确有战斗的痕迹,看样子灵兽和名师各有损伤,不过,应该都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在可接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一路急飞,路上也遇到了几头不长眼的灵兽,都被他一拳击杀,收了内丹。

    很快,来到山下,见前方已经陆陆续续有了人影,这才找个僻静的地方落在地上,紧跟在人群后面,向山脚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