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远峰山脚。

    流光射来,一个人影和一头飞行灵兽,笔直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糜长老!”

    人影来到跟前,抱拳微笑。

    “莫堂主!”糜长老急忙还礼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鸿远帝国名师堂堂主,莫高远!

    虽然他不属于十大长老之一,地位和实力,却比他们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“琅琊圣兽!”糜长老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飞行灵兽,也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莫高远的兽宠,圣级一重初期的琅琊兽!

    同为圣级,礼节上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“见过糜长老!”圣兽开口人言。

    “不知莫堂主和圣兽过来,所为何事?”见礼完毕,糜长老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名师学院和鸿远名师堂,属于平级关系,同属封号帝国掌控,招收新生,对方是没资格插话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来了无数天才,只是随便过来看看……”莫高远笑了笑。

    既然入门考核开始,那位张师肯定也来了,看看能不能搞好关系,趁机打听一下杨师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的确来了不少天才,不过,能不能通过考核,还未可知!”听对方没什么事,糜长老松了口气,微笑着捋着胡须。

    “哦?糜长老何出此言?”莫高远奇怪。

    既然是考核,自然大部分人都能通过,不然,设立项目也就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“这次考核不是狩猎化凡四重巅峰灵兽吗?对于这些天才名师来说,这个任务,想要完成,应该不难吧!”

    名师学院考核,是鸿远帝国的盛事,做为名师堂堂主,如何不知。

    四星巅峰名师,面对化凡四重灵兽,虽然实力上还略有不逮,但想要完成任务,还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,是招收名师的地方,并非谁的实力强,谁的蛮力大就能录取,如果只是狩猎,未免太容易了些!”糜长老笑了一声:“这次考核,没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莫堂主一愣,和琅琊圣兽对望一眼,都满是奇怪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名师不是屠夫,以教化为主,实在教化不了,才要灭杀。

    雷远峰抓来的诸多灵兽,就算作恶多端,也有改过的机会,没必要赶尽杀绝,猎取内丹吧!

    之前,他们听到考核准则也有些奇怪,听到糜长老这话,恐怕并非听说的那样容易,或许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这次考核明面上是狩猎,谁得到的内丹多,谁就获胜,实际上是考核名师的应变和反应,以及面对危险的处理方法!”

    对于莫高远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糜长老满脸微笑:“其实山上的诸多灵兽,早已整合好了,只要这些新生进入山脉,就会落入它们布置好的陷阱,遭到围攻!”

    “围攻?”莫高远眉毛一皱,略微着急:“这些都是名师堂的未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灵兽的围攻,只让其无法逃走、受伤,不会伤其性命的!”知道对方担心什么,糜长老道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名师堂的未来,人族的顶梁支柱,就算他是是十大长老之一,也不敢滥杀。

    所有灵兽,只是围而不杀而已,并非灭绝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,丁师等人被数百头灵兽围攻,怎么可能坚持到张悬来救,还一个没死?

    只不过情景危急,没人想到罢了,就连张悬,也没太注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莫高远松了口气,眼睛越来越亮:“灵兽结盟,设下陷阱,与名师斗智斗勇,不管能不能看出,对这些新生来说,都是一次很好的历练,让他们明白,就算是兽,也不是可以随意斩杀,任意掠夺的!同时还可以培养他们团结合作的能力,认识到个人能力在考核中,微不足道……不愧是糜长老,厉害!”

    中了灵兽的计,诸多新生,自然也就明白,名师也不是万能的,戒骄戒躁,还没进入学院,就等于上了一课。

    听到赞扬,糜长老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办法是好,不过,执行者是灵兽,有些难办,也就糜长老这种六星巅峰驯兽师,才能做到吧!”

    感慨一句,莫高远满是佩服。

    既然考核三万名师,山上的灵兽,绝对不下两、三万,让这么多桀骜不驯的家伙乖乖听话,对名师围而不杀,需要多强的掌控力?

    “我?我哪有这么本事,自然是借助了圣兽的力量!”

    糜长老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六星巅峰驯兽师,但想要驯服数万头灵兽,让其乖乖听话,还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圣兽?糜长老的火龙圣兽?”莫高远一愣。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,糜长老有一头兽宠,圣者一重中期的火龙圣兽,喷涌火焰,实力非凡。

    “火龙?这家伙性格暴躁,不闯祸就不错了,哪能做得了这种事,是我花费了无数代价,请紫阳圣兽出的手!”糜长老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紫阳?学院老院长的兽宠?”莫高远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糜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它出手,那就放心了,老院长那次试炼再没回来,学院的事情虽然暂时由十大长老联合处理,但实际上它在学院的地位,和院长相仿,没人敢违背。由它统领诸多灵兽,这些家伙,肯定不敢反抗!”

    莫高远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紫阳圣兽,精通上古兽语,由它出面,试炼无忧!”糜长老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院长失踪后,紫阳圣兽一直萎靡不振,他是花费了不知多少代价,才让其答应的,想想付出的代价,到现在,都觉得肉疼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效果也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由精通上古兽语的紫阳圣兽出面,试炼必然会万无一失,不出现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圣兽能够口吐人言,按照道理,可以将上古兽翻译出来,传给驯兽师,但……知道音节、对应的意思和用言语说出来,是两码事!

    上古兽语,是配合灵兽体质而设置的,就算知道音节,不知道发音技巧,没有对应的功法运转方式,也是不可能说的出来。

    因此,想和圣兽学习上古兽语,就算是驯兽师,也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再说,圣兽已经可以说出人类语言,沟通无碍,很多达到六星以上的驯兽师,也就没必要专门学习兽语了。

    “紫阳圣兽出手,肯定没问题,就希望它不要那么严厉,给诸多学员一个通过的机会,真要铁面无私,一个过关的都没有,就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高远道。

    紫阳圣兽在学院的地位,等同院长,一向做事严谨,要是真太较真了,还真怕那些新生,难以通过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点我早就和圣兽商议过了,先困住,等到时间差不多,会给与放行的……”糜长老点点头,话说到一半,随即笑着向前一指:“你看,已经有人成功下山了!”

    莫高远顺他手指看去,果然看到一群人从山峰上走了下来,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现在刚到中午,距离下午还有一段时间,这时候回来,必然是完成了任务,通过了考核,过来复命的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人影,糜长老正想过去检验积分,眼睛突然一下瞪圆。

    只见这群人身后,几百头灵兽跟在后面,一个个脑袋耷拉着,如同斗败的公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像是被驯服了?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莫高远也下巴掉地。

    身为名师兼驯兽师,灵兽的模样能看出来,很明显是被人驯服了,不然不会如此低眉侧目,温柔如水。

    两百来人,驯服四、五百头灵兽?

    不是说,灵兽联盟要将学员围困,让他们知道困难吗?不是说紫阳圣兽亲自组织吗?

    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“让我认主,做梦……”

    紫阳圣兽牙齿咬紧。

    它是老院长的兽宠,虽然院长十之**死了,但想让它臣服一个异灵族人,不可能!

    兽也有准则!

    跟随老院长这么多年,早已将人类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,就算死,也而不可能向敌人降服!

    “做梦?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和异灵族人勾结的圣兽,如此有骨气,张悬摇了摇头:“给我继续揍,揍到它屈服为止!”

    听到吩咐,诸多傀儡又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堪比院长一般地位,号称学院最强战斗力的紫阳圣兽,已然被打的呼气多进气少,随时都会挂掉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臣服我也无妨,我现在问你,你要如实回答,不然,就算肉身死亡,我也可以将你灵魂抽出来炼制,让你求生的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见这头紫阳兽还是硬骨头,快被打死,都不认主,张悬摇了摇头看过来,目光一凝:“你是不是受了异灵族的指派,过来残杀诸多名师?只要说出那些异灵族人的确切位置,可以给你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异灵族人……指派?”

    抬起红肿的眼,紫阳圣兽差点没抽过去。

    毛线的指派??!

    是糜长老在我门前求了整整两个月,宣扬各种大义,又承诺各种好处,我才来的,目的是为了磨练诸多新生,替主人培养更多、更强大的名师……

    跟异灵族有半毛钱关系?

    反倒是你!

    用异灵族高手的心脏对付我,然后又用异灵族傀儡狂殴……

    最后……

    却问我是不是受了异灵族人指派,要不要脸?

    咱不带这么倒打一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