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错!”青年冷冷一笑:“不服的话,我们可以用肉身战斗一场,如果你输了,乖乖让涛少爷跟我们走,承认你不配做老师!赢了,我拜你为师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敢还是不敢?”青年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张悬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对方是化凡八重强者,虽然刚才没施展武技,却也能看出肉身极其强大,尽管自己的攻击力全部加在一起,超过了一千万鼎,可想要破开防御,将其击败估计都还做不到!

    更何况单凭肉身,只有四百万鼎的力量!

    连他都无法击败,又有什么资格做他“涛少爷”的老师?

    可以说,对方看起来鲁莽,却一下抓住了自己的弱点,进行将军。

    而且光用肉身的话,还能避免师言天授……可以说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不错!我就问你,敢还是不敢?”双手背在身后,青年冷哼。

    “哼!”见对方步步逼近,一甩衣袖,张悬正想说话,就听到一个个兴奋地喊声响起: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转头看去,就见袁涛、郑阳、王颖等人已经走了过来,看到他满是激动。

    一个月未见,这几个学生,实力再次有了进步,无论精气神,还是修为等级,都强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这段时间,他们也没闲着,全都在拼命追赶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孙强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孙管家,已然达到了化凡三重阴阳境中期。

    虽然和王颖等人比,还是略逊一筹,但对他这个修炼本就不勤奋的人来说,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一个个龙精虎猛,张悬满是安慰,微微一笑,心中突然生出豪情万丈,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神色淡然:“好,比武,只用肉身!”

    “比武?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袁涛等人一愣,满是着急。

    老师虽然进步很快,但和擅长练体的化凡八重强者比试,想要获胜,恐怕还是很难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跳梁小丑而已,看为师一力屠之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双手背在身后,带着无敌的风度。

    对方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,自己这个做老师的,如果再不出手,以后还有何种脸面,面对学生,给于他们指点?

    “敢比就好,来吧!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真敢答应,青年哈哈一笑,一纵身来到大厅中间,身体一晃,全身肌肉虬结,身高似乎都增加了几分,给人一种凌厉,宛如猛兽之感。

    “先别着急!”

    见对方跳入比试场,张悬并未跟过去,而是淡淡一笑,看向不远处的淮王爷:“王爷,在下可能还要麻烦你一下,不知这里可有密室,我有点事,需要处理一下!”

    “密室?当然有!”

    淮王爷正愁着如何和这位张师搞好关系,听到这话,立刻笑了笑,一招手,大厅一侧光滑的墙面,“吱呀!”划开,出现了一个侧室。

    做为一等帝国的王爷,会客厅通常都会布置好几个这样的密室,用来商谈机密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布置阵法,再厉害的人,也难以看穿,无法窥视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,走了进去,将房门关闭,手腕一抖,分身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单凭肉身,只有400万鼎的力量,想要教训对方一顿,肯定是难以做到,但……分身不一样。

    分身由九天莲胎炼制而成,自己动用全部力量,都不够对方一拳打的,单凭身体的话,那个青年再强,也肯定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,过去揍得他,满地找牙!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,将刚才的事沟通了一遍,张悬交代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分身点点头,换上和张悬的衣服,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反正本尊在密室里藏着,谁也看不到,也不用担心会遭到怀疑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见“张悬”出来,青年冷冷一笑,全身骨骼“咯吱!咯吱!”作响,整个人的气质越来越强,手腕一抖,空气发出猎猎之声,宛如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肉身达到一定境界,威力不比真气弱。

    青年身具龙犀血脉,哪怕稀薄,也极其强大,再加上家族传承许久,拥有厉害的练体功法,肉身上的成就,已然超过了真气,也达到化凡八重境界。

    “分身”轻轻一笑,身体一晃来到大厅中间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一个只有合灵境的小子,真敢和他对抗肉身,青年满脸狰狞,脚掌在地面一踏,笔直冲过了过来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速度太快,空气发出沉闷的雷音。

    人未至,空气已经炸开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,将张悬彻底笼罩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二话不说,一出手就施展出了最强大的力量,袁涛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他的族人,但于老师一比,亲近度上,还是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王颖等人也都个个紧张。

    老师的实力,他们知道的很清楚,一个月前分开的时候,才浊清境,现在就算突破,也不过合灵境,和化凡八重……差的实在太多了!

    可以说,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,怎么比?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少爷既然答应比,肯定不会输的!”

    孙强在一侧道。

    这位少爷,在学生面前,师道尊严十足,王颖等人,认为极难获胜,不是因为不相信,而是觉得修为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老师又正无比,不可能做出有失道德的事。

    可……他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跟少爷相处这么久,什么尿性知道的一清二楚,干过没把握的事吗?

    既然敢答应,肯定是做好了想把这家伙揍成猪头的准备,不然,比试之前要密室干什么?

    “不会输?”

    王颖等人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大厅中间的老师,看到青年用尽全力攻来,也不躲闪,眉毛猛地扬起,手臂一抬,也一拳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正面攻击?”

    看到这样对战,众人眉毛一跳,就连一侧的袁长老也皱成疙瘩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青年的实力和防御,袁长老知道的很清楚,普通化凡八重中期强者都难以破开,你一个合灵境的小人物,对战拳头……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头和拳头对碰在一起,狂风席卷,二人脚下的地面,层层裂开。

    一拳击中,青年正一脸兴奋,突然感到自己的拳头像是砸在了钢铁上,手掌中的骨头,一阵剧烈的酸疼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拳头在一瞬间被震碎,紧接着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,沿着手臂直冲而来,似乎要将他碾压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整个人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受限修为,分身的力量可能不如对方,但九天莲胎炼制出来的肉身,坚硬无比,堪比神器……青年用尽全力砸过来,如同被锤头硬敲,如何能承受得??!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青年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体内可有龙犀血脉,更修炼了家族强大的练体功法,可以说刀枪不入,就算是灵级上品的兵器刺在身上,都未必能够刺破皮肤……

    和对方拳头一碰,就被震碎了骨头……

    到底我是龙犀血脉,还是你是?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肉身?

    咆哮一声,正打算稳住身形,就见眼前一花,对方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闪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向后飞去的身体,再次与对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再次脆响,修炼了不知多少岁月,一直引以为豪的骨头,再次脆响,又不知断了几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强烈的疼痛让他满脸抓狂,另外一个完好手臂,立刻转身肘击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确是紧身战斗的好手,不得不说,这招反应极好,换做其他修炼者,必然要闪身躲避,甚至抵挡。

    但张悬一动不动,就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肘打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脑袋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,见正面击中,青年眼睛一亮,不过,依旧没来的高兴,再次感到手臂一疼。

    手肘的骨头,居然也被硬生生震碎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青年哭了。

    他龙犀血脉防御无敌,本以为虐对方,跟虐白菜一样,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没收拾,结果,连续硬攻击,对方屁事没有,还把他全身骨头都震碎了……

    就好像自己再和一件圣器对战一样。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袁长老也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自然能够看出,张师都是在被动挨打,挨打能震的堂堂修炼肉身的强者,全身骨头碎的七七八八,这……也太强大了吧!

    别说青年,就算是他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肉身,硬抗的话,也做不到这点??!

    难道……认少爷认错了,其实这位张师才是真正的龙犀血脉,涛少爷……不是?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这么强?”

    王颖、袁涛等人,更是满脸错愕的对望。

    一个来月不见,本以为他们的进步就很大了,老师进步……貌似更大!

    挨揍,挨的对方全身骨头碎裂,这估计也没谁了吧!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同样的惊讶也出现在淮王爷脸上,所有人正感到反应不过来,不敢相信之时,就见张悬再次将青年的双腿震断,安静的站在大厅中间,一脸淡然的看过来,声音平静无波,宠辱不惊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我这种肉身强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有资格做袁涛的老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