淮王府辽阔无边,各种建筑层层叠叠一眼看不到尽头,无数金甲护卫,来回穿梭,给人一种手握万军都没办法硬闯之感。

    难怪还没过来,洪师就如此担心,这地方的确是龙潭虎穴。

    “这些兵士行走间,暗合阵法,战力非凡!”

    做为阵法师,很容易看出,这些兵士,看起来无规则的行走,实际上却有??裳?,举止配合形成了一个合击大阵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进攻,立刻就能作出反击,释放出惊人的战斗力和力量。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没事,如果对方真想对付,只需随便派一个队伍过来,幻羽帝国就无人能够抵挡,没必要大费周折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王府如此强大,张悬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种兵士只需派几个过去,洪师等人就难以抗衡,何必多此一举,说邀请过去小???

    绝对武力面前,解释的多,反倒麻烦。

    “张师,请先在这里等候,我现在就去禀告王爷!”

    不一会来到一个凉亭,护卫招呼一声,转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张悬知道规矩,也不着急,接过侍女端上来的茶水,慢慢品尝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淮王府的待客之道无可挑剔,茶叶都是新摘的,清香扑鼻,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一边喝茶,张悬也趁此机会,明理之眼运转,悄悄观察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王府,布置很好,兵士也很强,但在明理之眼照射之下,漏洞就很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袁涛等人,就算他现在的实力,也可以轻松进出,而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“张师!”

    正在四处观察,就见刚才进去的那个护卫急匆匆走了过来:“王爷有请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收回目光,张悬脸上再次古井无波,站起身来,跟在护卫身后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绕过几条廊道,时间不长,一个宽敞高大的大厅,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王爷,张师到了!”

    走进大厅,护卫一抱拳,退了出去,张悬这才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宽阔的房间里,一个眉宇威严的中年人端坐在中心,一侧的客座上,是个白发老者,身后则站着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只有三个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身上带着久居高位的气势,应该是那个所谓的王爷,至于白发老者,一脸淡然,让人看不透深浅,反倒是青年,体内的气息毫无保留的施展,竟然是一位化凡八重初期的超级强者!

    二十来岁的化凡八重!

    就算在鸿远帝国,恐怕都是顶尖中的顶尖了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,张悬来到房间中间,一抱拳:“名师张悬,见过淮王爷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悬?”

    中年人还没说话,青年双目如电,冷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这家伙说话丝毫都不客气,张悬懒得理会,也不待对方招呼,转身坐在了对面的客座上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话,没听见吗?”见他这副态度,青年面容一沉。

    他虽然站在老者身后,但化凡八重的实力,无论走到哪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问话,居然理都不理,简直太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!”张悬转过头来,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为何不回答?”青年哼道。

    “淮王爷,我过来的目的,想必你也能猜出来!”张悬再次抱拳,看向中间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再次把他忽略,青年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我在和你说话,到底有没有听?

    “先回答我的问题!王爷自然会回答你的话!”一咬牙,青年怒吼。

    “好??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: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是不是张悬!”青年哼道。

    张悬再次看向淮王:“我听说,我的几个学生,被王爷邀请过来做客,今天过来,就是想将他们接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一晃,青年差点没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哪里不知道对方在耍他,根本就没回答他的打算!

    “敢戏弄于我,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一声怒喝,青年全身的气息澎湃生出,如同汪洋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,不如叶问天,但力量上似乎更加浑厚,尤其是发怒后,身体仿佛增加了一倍,裸露在外的肌肉虬结在一起,给人一种狰狞之感,一看就知道肉身极强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见对方发怒,张悬面容不改,眼皮一抬:“我管你是谁?在下乃名师堂册封,孤身抗衡过异灵族的名师,走到任何地方,都要受尊崇和敬仰,你一个小小武者,也敢在我面前张狂?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说话中,心境运转,声音中带着师言天授,配合天认名师自带的气势,给人一种凌威不可侵犯之感。

    让人感觉亵渎他,就像是在亵渎神灵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一愣。

    名师,号称天下第一职业,不是光名字好听,还拥有足够高的地位,所有职业者,所有武者,都要敬重。

    一旦触犯,等于在挑衅名师堂,挑衅整个人族!

    这是名师的威严,也是这种职业,应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就好像皇帝,敢当面骂上一句,管你是谁,肯定要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名师虽然没这么严苛,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面前大呼小叫的,不然,名师堂,还怎么立规矩,平定天下?

    青年看到他,光想着对方实力不强,想给个下马威,结果把这个忘了,被当面质问,又加上师言天授,顿时语塞,面容发白。

    见他被自己的心境压制,不待反应,张悬眉毛扬起,继续道:“淮王府,我是客人,王爷还没说话,你一个站在一侧的侍从,大呼小叫,可还将王爷放在眼里?将你前方的这位前辈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青年身体一晃,刚才汹汹的气势,立刻烟消云散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对方是张悬,光顾着教训了,忘了长老还在前面,也忘了在淮王府家做客,的确有些僭越。

    “无视长幼,无视尊卑,不知身份,不知高低……这里不欢迎你,还不滚出去!”

    张悬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说不出话来,面容越来越难看,迟疑了片刻,一抬脚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张悬现在的心境刻度,已然达到了19.1,比起一般的六星名师,都强大不少,青年虽然是化凡八重强者,与他一比,还是差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连续几句,句句诛心,让他已然迷失自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中间的中年人淮王,和坐着的老者,没想到这位张师两句话,就将青年蛊惑的啥都不知道,转身就走,对望一眼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是说这位是四星名师吗?

    怎么连化凡八重的强者,也中招了?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老者摇摇头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声音不响,却像是惊雷在耳边炸起。

    青年身体一僵,被张悬师言天授蛊惑的精神立刻恢复过来,猛地转身,再次看过来,恨不得吃人。

    他要疯了。

    堂堂化凡八重强者,本想着这位张悬过来,给个下马威,好好教训一下,结果两句话就被蛊惑,直接向外走去,强烈的郁闷,让他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青年脚掌一踏,就要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,还嫌丢人丢的不够?”

    老者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全身一震,青年身上的气势立刻烟消云散,直接退到后面,不再说话,不过,看向张悬的眼睛,依旧像是看着杀父仇人,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目光,张悬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是对方的对手,但真要在其他地方遇到,分分钟弄死十个、八个的。

    手中这么多圣域傀儡,可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不理会青年,眼睛却落在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师言天授威力多大,自己心里很清楚,被蛊惑后,难以清醒,这个老者只说了一句话,就让其恢复如初,实力之强,简直可怕!

    恐怕超过了他所见过的任何人,就连之前的那位莫高远莫师,估计都没这种能力。

    “张师的学生,的确在我府上做客,我这就让人请过来!”

    见双方态度不对,中年人淮王尴尬的笑了笑,急忙转头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侍从急匆匆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王爷了!”

    听到果然是在做客,似乎没有对他们做什么,张悬松了口气,同时满是疑惑:“在下的几个学生有些顽劣,应该没打扰王爷吧,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,我张悬愿意一力承担!”

    “打扰?怎么可能!张师的几位学生,天赋异禀,我喜欢都来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想隐瞒名师,肯定是隐瞒不住,淮王摇了摇头,不在继续客套,直接将理由说了出来:“实不相瞒,之所以邀请张师的几位学生过来,是受袁长老所托!”

    “袁长老?”

    张悬疑惑。

    什么袁长老?都不认识,邀请自己的学生做什么?

    “在下袁成,忝为无疆帝国袁家的长老!”青年身前的老者,捋了捋胡须,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袁长老?无疆帝国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玉飞儿也向他讲了与鸿远帝国相同等级的诸多一等帝国,以及下属二等帝国。

    这个无疆帝国,却从未听过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是封号帝国?

    不要走开,十分钟还有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