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城市宽阔无比,就算是明理之眼,都看不到尽头,镶嵌在巨大的平原上,如同砂砾中的一颗耀眼的珍珠。

    “一等帝国的帝都……果然雄伟!”

    张悬目光一扬。

    不愧是一等帝国的帝都,雄伟霸气,天玄王国与之一比,就和乡下的土疙瘩一样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甚至这一座城市的大小,就接近后者整个国家的面积了。

    整个城市灵气环绕,似乎有巨大阵法,控制着城内的天气、气候,让居住其中的人,更容易修炼,更好的进步。

    “逆天改变节气,这是圣者才有的手段!”

    玉飞儿走了过来,一脸骄傲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眼前这家伙都牛气哄哄,让她觉得自己跟乡下来的穷姑娘一样,现在终于见到对方震惊,立刻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虽然他也能布置阵法,在阵法一道,也不弱于五星阵法师,但想要布置出一个控制方圆数千里范围的大阵,还是难以做到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阵法,不光要控制精准,最重要的是,对力量的绝对掌控,一旦处理不好,就会分崩离析,造成巨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咱们二十多天就回来了,距离开学还有几天,洪师他们应该也刚到,我要先和他们汇合!”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张悬道。

    融合灵魂,耽误了三天,异灵族人的地宫耽误了三、四天,之后兽堂、飞行二十天,距离一月之期,还有三天时间,按照正常情况,洪师等人,应该也刚到这里不久。

    “幻羽帝国来的新学员,都会住在士子海,我带你过去,然后我们也要回学院复命了!”

    玉飞儿道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不仅完成了试炼,还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,需要回去禀报。

    尽管邢远、吴振等人已经提前回来,但吴阳子留下的手书,及炉鼎还在洛七七手中,再加上张悬回来,还需要当面禀报,才能将事情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师,士子海是学院新生居住的地方,其中不光有幻羽帝国的新学员,也有其他二等帝国,甚至鸿远帝国的天才,你要小心,千万不要与之闹出矛盾!”

    洛七七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能称为天才,肯定都是桀骜不驯之辈,士子海是鸿远帝国接待新生的地方,其中的天才不知凡几,与他们闹出矛盾,就算是玉飞儿这种公主,到时候都不好出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是老实人,不会惹麻烦的!”张悬笑了笑。

    洛七七、玉飞儿对望一眼,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你要是老实人,我们这群人,还不是乖乖先生?

    到幻羽帝都第一天,先将冯师摔得面目全非,然后打的其他诸侯国的诸多前三名,状如猪头,进入化清池,又变成尸体……

    反正,你走到那,都是鸡飞狗跳,神鬼辟易,居然还敢说自己是老实人!

    士子海,是指四面八方前来的新生多如汪洋,又叫士子居、新生居。

    在鸿远城的一侧,距离名师学院不算太远,紫翼天雄兽速度极快,时间不长,就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从飞舟上下来,将兽堂给的这件东西,收进储物戒指,张悬这才和洛七七等人告辞。

    走进士子海的大门,无数建筑林立,一个个年轻的名师,走来走去,给人一种精气神饱满之感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起来都二十来岁,级别却都达到了四星,甚至不少修为都是合灵境,比起他,都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不愧是诸多宗门、王国、帝国的天才,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按照洛七七等人所说的方位,找了一会,很快来到一个院落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没人守门?”

    看了一下,确认这是幻羽帝国所来新生居住的地方,张悬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其他帝国新生居住的地方,全都紧闭门户,或者有人把守,而这里,大门打开,一个鬼影都没有,难不成,自己猜错了,洪师等人还没来到?

    心中奇怪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干净整洁,说明经常有人打扫,周围的凉亭廊道里,有最近刚居住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人已经来到了,怎么都不在?”

    他身为半步五星名师,更有明理之眼,看出这里有没有住过人还是很简单的,正在奇怪,就听到前方一阵呼啸声响起,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在了前面的墙壁上,震的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“有人战斗!”

    脸色一沉,急忙向前走去,绕过一个廊道,随即看到宽阔的院落里,一个不大的擂台,上面正有人比试。

    台下堆了一堆人,洪师、冯师等人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和他一起来的若欢公子、毕江海、罗璇等人,也坐在下面,只不过,一个个面容红润,鼻青脸肿,好像刚被人殴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台上正在比试的,刚好也认识,是冯师带领的一位天才,叫韩凌,修为早已达到了合灵境中期,接近一个月没见,明显更强,已然突破后期。

    还没出手,就给人一种强大至极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对面,是个灰衣青年,这家伙的实力,同样是合灵境后期,但战斗力似乎更强,韩凌与之交手节节败退,已经退到擂台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韩师加油!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再输,我们就真的只能听他们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面的罗璇等人一个个全都捏紧,脸色涨红,眼神中充满了不甘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见众人太过关注战斗,连他来到都没发现,张悬挠挠头。

    怎么打起来了?

    “哈哈,别挣扎了,快点认输吧!我在风师兄手里连三招都走不到,连我都打不过,还想挑战师兄,做梦吧!”

    招招逼近,韩凌对面的青年一脸得意,放声大笑:“放心,跟着我们,有你们的好处,如果再冥顽不灵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攻击一招接着一招,力量狂猛,韩凌脸色泛白,强行抵抗。

    “洪师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了一会,知道韩凌败局已定,应该再坚持不了几招,张悬几步来到台下,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洪师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张师,你没事?你回来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看到张师出现,洪师兴奋地差点跳起,台下的其他人,包括罗璇在内的众人,也都兴奋地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甚至之前被他打成猪头的秀莲公子,也一个个眼眶发红,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,说不出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众人这副表情,张悬满是疑惑,就不到一个月没见,至于吗?

    “是新生考核!”知道他不懂,洪师急忙解释:“考核的项目已经定下来了,是在鸿远山脉狩猎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洪师将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张悬也算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参加名师大比,进入前十,就能直接进入名师学院,还需要通过入门考核,考核的内容每次都不相同,有过关、有闯阵、有文试……而今年,是狩猎。

    狩猎的地点,在鸿远山脉雷远峰。

    雷远峰是靠近名师学院的一处巨大山脉,陡峭如刀,难以攀行,就算合灵境强者,想要上去都非常困难,更何况还要在其中狩猎。

    猎杀的灵兽级别不同,得到的成绩不同,以一天为界限,猎杀一头浊清境巅峰灵兽,便算通过。

    虽然灵兽可以越级战斗,但凭借众人名师眼力和合灵境实力,猎杀这种级别还是很轻松的,但……整个山脉的灵兽数量有限,而且灵兽知道要被猎杀,肯定会逃走,或者隐匿,不是那么容易寻找。

    再加上,猎杀的数量越多,超过合格值,可以兑换学分……很容易引起新生间的抢夺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山脉里的灵兽,不光是浊清境的,还有合灵境、桥天境,甚至更高级别的,进入其中,不光要狩猎,还要防止被灵兽反杀!

    每次考核,死伤的新生都有不少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只要考核开始,就是一场战斗,对名师的心性、实力、应变、眼力……诸多方面进行考验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的强者,才能脱颖而出,一鸣惊人,实力弱或者心性不好的,恐怕进入不多久,就会心态崩溃,最终惨败而回。

    这次考核,就是一场优胜劣汰的考验,不行就只能离开!

    为了更好的通过,避免危险,不少帝国,一来到就形成了联盟。

    联盟的人多,就算遇到实力强的新生抢夺,和强大的灵兽,也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不过,结盟有利也有弊,好处自然不用说,能让参加考核的人更加安全,坏处就是人多了,灵兽很容易发现,直接逃窜,就算侥幸抓住,分配起来也有个主次、先后的问题。

    为主的,先享受分配,有可能一天下来,到考核结束,为辅的一头都没得到,最后全部惨遭淘汰!

    可以说,能不能通过,就要看狩猎的成果如何,与为主的势力如何分配了,因此,为了获得主动权,只要联盟,都想得到为主的地位。

    和众人对战的是来自金海二等帝国的名师,双方决定了联盟,正在争夺联盟的主辅权,以实力定输赢。

    “一共比几???咱们这边已经比了几场了?”

    听完解释,张悬算是明白过来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输了一半,他现在过来,或许还能抢救抢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