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下那头灵兽,一行人急匆匆赶往草屋。

    很快,再次看到了那个石碑和山坡一样的坟墓。

    “打开!”

    知道事情紧急,张悬也不多说,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钱长老点了点头,双眉一扬,猛地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浑厚的真气激荡,狂暴的力量四处游走,山坡在他的推动下,植被逐渐清除,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墓室。

    “你修建了墓室?看来还有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钱长老并不是硬埋,张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墓室是大是小,算是有一定空间,在加上泥土本身就有空隙,空气能够进入,还不至于没死被硬生生埋死。

    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推开墓室的大门,众人鱼贯而入,随即看到一个宽阔的房间里,一头巨大的龙岩兽尸体,平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头大家伙,全身如同石头,虽然过了五十年,但并没有出现腐烂之类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龙岩兽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张悬点点头。

    换做一般的灵兽,埋五十年,没人管没人问,估计不死也差不多烂光了。

    龙岩兽,体内拥有龙族血脉,体表更是如同岩石一般坚硬,尽管相隔几十年,却没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快去请医师……”

    见“尸体”没有变化,钱长老满是激动,转身看向韩冲。

    “老师,张师就是……很厉害的医师!”

    韩冲忙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,张师,还求你救救龙岩兽……”

    钱长老忍不住道,膝盖一软就要跪下。

    龙岩兽,是他的伙伴,这些年每一天都活在自责之中,本以为今生再没机会相见,做梦都没想到,居然还没死!

    如果真能救活,别说下跪,就算立刻要他去死,也绝对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还有愧疚。

    对方为了救他,差点死亡,结果自己却因为听不懂对方的话,硬生生将其埋到地下五十年之久……

    真要救不活,他可能真的活不下去,愧疚的自杀。

    “钱长老不用客气,如果能救,我会出手的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心情,张悬也不多说,几步来到眼前巨大的龙岩兽跟前,手指轻轻触碰。

    紧接着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,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片刻后,走了过来,见他一脸严肃,钱长老紧张的全身僵直,忍不住问道:“它……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“它的确没死,不过……”张悬迟疑了一下:“被埋在地下五十年,体内的生机断绝,想要救活,需要激活生机的丹药,以及灵石!”

    “激活生机的丹药?我这里有三枚【踏虚造化丹】,就算化凡八重踏虚境强者,都有极强效果!”

    秦堂主向前一步,递来一个玉瓶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有两枚【生灵丹】,算是激活生机的绝佳丹药!”又有一位长老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丹药,但灵石有不少,这是五百枚中品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都和钱长老几十年的好友,如果真能救活这头龙岩兽,不光对钱长老是一大安慰,对整个兽堂的实力,也都是一大提升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看到堆积过来的东西越来越多,张悬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需要五行阵旗,紫竹墨,三大桶兽血,不用其他的,外面那头紫翼天雄兽的即可……还有淡青香,紫菱烟……”

    见恢复生机的丹药和灵石,秦堂主和几位长老就凑齐,暗暗感慨一声兽堂富有,张悬又继续说了几十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物品,众人全都皱眉,一个个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之前的生机丹药、灵石,他们还可以理解,毕竟这个生命有关,淡青香,紫菱烟……这些东西有啥用?

    “淡青香我听过,有定魂的作用,据说是巫魂师常用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长老突然想起什么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巫魂师?”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这种职业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,数万年了,难道……眼前这个青年会?

    “只是一些特殊手段而已,和巫魂师没太大关系!”张悬摆了摆手:“对了,再给我准备三尺长的银针,一百零八根,绿尾蛇的蛇涎,一杯!”

    巫魂师是当初名师灭掉的,他就算会,也不能承认,反正对方也不清楚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绿尾蛇的蛇涎?这可是剧毒……”

    秦堂主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淡青香,紫菱烟他不知道用来做什么,但绿尾蛇的蛇涎可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要一滴,化凡八重强者都能当场毒死,要这东西干什么?

    “毒,不光能杀人,有时候也能救人!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用毒救人?这是……毒师才有的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一抽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的青年不说,但毒不是乱用的,想要用这个救人,不是毒师,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不是医师吗?怎么会巫魂的手段?又会毒师的手法?

    还有驯兽师、名师、上古兽语……

    你还有什么不会的?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些东西,快去准备吧!”将东西全部交代完,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让人准备!”

    钱长老点点头,急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兽堂的财力的确惊人,张悬所说的东西,不但稀少,更牵扯好几个职业,杂乱不堪,换做一般的职业公会,根本不可能找到,但兽堂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,就全部找齐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些东西多准备了几份,生怕关键时刻不够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东西准备齐全,诸位都出去吧,我治疗的时候,需要绝对安静,没有吩咐,还望诸位能替我守住外面,不让任何人过来打扰!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些物品,至少要三、四天才能找齐,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就完成,张悬也暗暗感慨,环顾一周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他后面的治疗,牵扯的东西太多,而且还要不停借助天道图书馆,外人观察,难免会出现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钱长老点了点头,和秦堂主等人退了出去,洛七七和玉飞儿对望了一眼,也向外走去,很快,墓室里只剩下他一个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准备好的的东西,张悬手腕一翻,收进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紧接着眉毛皱起,手腕一抖,五星聚灵阵阵盘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的这些东西,不是留着自己用的,而是实打实的要用在这头龙岩兽身上。

    当初这家伙为了救钱长老,精血耗尽,按照正常情况,只需给对方补充血液,或者服用一些大补的物品,又或者用灵气滋养,数年功夫就能复活。

    可钱长老啥都没做……

    地宫灵气极其稀少,这家伙连维持生机都做不到,五十年下来,就算没死,生命也变得岌岌可危,如同风中蜡烛,随时都会熄灭。

    换做别的医师,哪怕七星、八星,甚至九星,恐怕都回天乏术,但张悬不同。

    他拥有天道真气,精纯如水,只要还有生机,就能保持不死。

    不过,光天道真气还不够,它损失精血,又被埋在地下几十年,还需要增加生机的药物以及浑厚的灵气支撑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……巫魂手段!

    和那位长老猜的一样,淡青香,紫菱烟的确是巫魂师才用的东西,对方的灵魂,虽然不像当初的路冲一样,陷入沉睡,五十年没醒来,也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需要这些召唤巫魂的物品让其恢复,才能救活。

    至于绿尾蛇的蛇涎,秦堂主说的不错,的确是剧毒之物,不过,不是用来毒杀,而是刺激穴道,以毒刺激肉身,让其苏醒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一下治疗,驯兽师、巫魂师、医师、毒师、名师……诸多手段都用了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还真难以完成,也就张悬这个怪胎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阵盘落地,将刚才那位长老送出的灵石扔入其中,顿时灵气环绕,将龙岩兽的“尸体”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手指一弹,准备好的银针出现在掌心,在绿尾蛇的蛇涎一沾,身影化作闪电,同时五指轻弹,眨眼功夫,一百零八根银针就飞了出去,封住了龙岩兽的一百零八处穴位。

    龙岩兽,属于极其稀有的灵兽,数万年来,将之驯服的驯兽师都不超过两手之数,因此,假死之事,无人能知,也没流传下来。

    连这些都不知道,它的穴位更无人知晓,张悬也是看过图书馆内形成的书籍,才明白穴位的分布。

    封住穴道,张悬身影越来越快,将淡青香、紫菱烟等物按照特殊方位点燃摆好,这才盘膝坐下,精神一动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巫魂离体。

    魂魄在空中,明理之眼运转,看了一圈,突然手掌对着某个地方轻轻勾动。

    动作轻盈,犹如情人间的召唤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召唤,这个地方的银针立刻发出清鸣,好像风中的风铃。

    巫魂特殊手法——招魂手!

    当初从墨魂生那里,得到了玩完整的巫魂传承,招魂手正是其中之一,一旦施展,就算陷入沉沦的魂魄,都能被硬生生撕扯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活人都能被轻松剥离。

    对方的灵魂沉睡了五十年,正常手段想让其清醒太难了,只能使用这种极端手法。

    不成功则成仁!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银针响动片刻,原本躺着的龙岩兽突然晃动了一下,缓缓抬起身体,宛如快要活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看到这,张悬非但没高兴,反而脸色一沉。